第五章 黄色之心(2) 九幽、维夏 彭柳蓉

4.命运的叹息 暮色沉沉。 儿童福利院里,小柔乖乖地看着电视。 屏幕上正在播报本市的新闻:本市模特儿信野死于一起凶杀案。信野的家人目前正在向警方抗议,要求警察严惩犯罪嫌疑人小栖,信野的母亲拿着小栖的照片,声称警察被小栖买通,任凭杀人凶手逍遥法外。 电视上,方天问警官的脸色铁青。 小柔眼睛一亮,眸子里有黄色光点闪烁。那个小栖不就是把她从阴月王朝卷入这个世界的心小栖吗? 小柔手中玩着的玩具娃娃被她拧断了脖子,她站了起来,“我要找到你,小栖。” 方天问在警察局里郁闷地坐着,心情很是不爽。不知道哪个蠢货胡乱泄漏案情,令信野的家人出来闹事。 信野被杀案还有好多疑点,直接的目击证人没有,并不能证明小栖就是凶手。根据小栖的口供,他可以断定,信野和他的同伴根本不是什么好鸟,尽干些下三滥的勾当。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女同事推门而入,“方警官,你有客人。” 方天文抬头,看到了楚楚可怜的小柔。 小柔露出甜甜的微笑,“大哥哥!” 方天问吃惊地看着小柔,“你找大哥哥都找到这里来了?” 女警神色异样,“小柔说,她认识小栖。小柔被找到和小栖失踪回来是在同一天。” 小柔的手里拿着女警给她的棒棒糖,“小柔在电视上看到了小栖姐姐的照片。小柔记得小栖姐姐。” 方天问狐疑地看着小柔,“难道你是小栖的妹妹?” 小柔仰着小脸,祈求方天问,“大哥哥,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小栖姐姐的家?” 阿守墓屋。夜色的降临令小栖不安。 小栖因为阿守那怜悯的眼神,越发不安。 “阿守,你可不可以帮我把月镯取下来?”小栖问。 阿守看着小栖手腕间流光溢彩的月镯,“月镯一旦被人戴上,就会缩小,除非你把自己的手砍下来,否则你根本取不下月镯。” 小栖咬了咬牙,“或者我找人切断月镯。” 阿守为小栖的孩子气失笑,他优美的唇线微扬,仿佛冰雪融化暖意融融,“月镯应该不是能切断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小栖的手指按在月镯上,心中惆怅。是否弄断了月镯,她就可以远离阴月王朝的阴影。可是,她也就再也“看”不到阴月王月倾城了吗? 紫色的光突然从月镯上爆发,裹住了小栖! 在一旁的阿守,只觉得小栖的眼睛也变成了浓艳的深紫色。 小栖“看”到了月倾城! 阴月王朝的世界,月光柔和美丽。 夜色下,阴月王月倾城正走入巨大而辉煌的王宫,刺绣着金纹的白袍衬得他风神俊朗,清雅而高贵。 王宫道路两侧是蛇形的巨大石像。古老的石像在月光里仿佛拥有魔力一般,随时会睁开眼睛。 侍卫们低着头,不敢看阴月王的脸,他们明亮的铠甲上是盛放的月之花,显得华贵而威武。 支撑王宫的一百零八根巨大的白玉石柱上雕刻着阴月王朝的神话故事。 小栖看着月倾城头顶的黑气,心中惊惧。她望向黑气的源头。它来自王宫最中央的神殿。 阴月王宫中央的神殿全部由巨石砌成,是众生给天神建造的居所。 神殿的墙壁上是巨大的壁画,壁画是一部预言构成的史诗。它讲述着阴月王朝的诞生和繁荣,也讲述这阴月王朝的衰败和崩溃。 神殿里,一个穿着黑纱的女巫戴着面纱,一双眸子明亮如秋水,“暗王,阴月王回到了王城。” 阴暗的角落里,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轻笑了起来。 “月倾城终于敢面对我了吗?这一次,我会杀死他,夺走他的身体。有司,你会帮我的吧?”暗王的声线华丽而优雅,又带着奇异的魅力。 “我的王,我会为你做一切事情。”黑纱女巫有司轻声说。 “也许在今夜,我就可以得到阴月王的躯体,不再是一个灵魂。那句身体本来就是我的,我本就是阴月王!”暗王的声音里有着快意。 黑纱女巫似乎感觉到了小栖的窥视,警觉地望向了小栖“视线”所在的方位,“谁?” 小栖害怕地缩了缩肩膀。 “有人在窥视?”暗王在黑暗里问。 黑暗笼罩整个神殿,小栖再也“看”不到什么了! 大口喘着气,小栖“醒”了过来,阿守正担忧地看着她。 “小栖,刚刚你被月镯里的紫光包围,然后你的眼睛就变成了深紫色,怎么叫你,你也没反应。”阿守忧虑地说。 小栖想着神殿里那个黑纱巫女有司和暗王的对话,震惊而害怕。 他们要害月倾城! 她该怎么办? 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月倾城被杀? 小栖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水,她抬头看着阿守,“阿守,如果我去阴月王朝,我还可以再回来吗?” 阿守在心底叹息,“你只要在下一个月圆之夜回到你这一次去那里的地点,就可以回来。你还有月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也许不用等到月圆之夜。只是,你真的打算去那边?你不是说那边有危险吗?” 小栖苦笑,眸子里是坚决,“我有我不得不回去的理由。” 在那个深深的湖底,是月倾城救下了她的命。 他甚至答应她的请求,要带她离开流云城。 她欠他太多。 小栖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要和朋友一起出去狂欢,庆祝读大学。手机快没电了,就不多说了。 妈妈同意了,只是说要小栖注意安全。 小栖讲手机关机,转过头对阿守说,“我要好好准备一下旅行背包的内容。”她不知道,与此同时,方天问带着小柔站在了她家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月亮升起来了。 小栖背着一背包的野外生存必带物品,站在了月影镜前。 镜子里的自己那么清晰又那么模糊。 “小栖,你一定要小心。”阿守说。 “帮我祷告吧。”小栖微微一笑。眸子因为想到某个人变得柔和。 月影镜里的光点越来越多,多的仿佛夏日的萤火虫在小栖的身后飞舞,渐渐围绕住了她! 与此同时,月光照在了窗边的一面小铜镜上,铜镜将月光笔直地反射到了墙上的某处,几经折射,月光从开着的洗漱间的门笔直地落在了小栖的身上。 月光仿佛巨大的蚕茧将小栖包裹住,紧接着,这光之茧被黄色的光点拉入了巨大的月影镜之中! 呼啦啦噜啦啦哗啦啦呼啦啦 小栖的眼角是晶莹的眼泪。 月倾城,我为了救你回到阴月王朝,你一定不能有事!

第七章月光下被遗忘的人 1.睡王子 10月9日的中午. 深海大学校园的一角 冷漠而俊美的阿守正淡淡地拒绝着学妹的表白。 他的眸子平静而清澈,毫无情绪的波动,“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 可爱的学妹脸色苍白,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她战战兢兢的问,“可是可是我们从来都没有看到你的女朋友.你其实没有喜欢的女孩吧?” 阿守没有回答学妹的话,他转过身静静地离开。对于一个只能再活一年的人来说,爱情是奢侈品。更何况 阿守的眼底是若有若无的的波澜。小栖通过阴月镜进入阴王朝已经快一个月了。 女儿再度失踪令小栖的父母忧心忡忡。小栖打了个电话说要和同学庆祝考上大学,却无影无踪。她问遍了小栖所有的同学,那晚,他们谁也没有见到小栖。要阿守匿名发了一封邮件给小栖的妈妈,说小栖一切都好,很快会回来,让小栖的妈妈去学校为为小其办理了病假相关的事宜。很巧,小栖居然考上的也是深海大学新闻系。 深夏的炎热天气令身体不好的阿守有些受不了。 他回到家中,在老屋里暗淡的光线下躺在沙发上,久久无法起身。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楼上传来了异响。 小栖回来了?! 这个老屋被阿守设置了迷阵,小偷进来根本找不到楼梯,看不到二楼的存在。 阿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爬上楼梯,推开了浴室的门。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被塞得满满的浴室。 阴月镜前,一具水晶棺躺在地板上。水晶棺里沉睡着一个极其美丽高贵的男子。和阿守的年龄看起来差不多。 异域古装打扮的小栖靠着水晶棺,睡得正香甜。 阿守淡淡一笑,水晶棺里的人就是小栖无法舍下的羁绊吗? 他靠近小栖,伸出手,捏了捏小栖的脸颊。嫩嫩脸颊,手感很不错。 “喂,你还要在我家的浴室睡到什么时候?”阿守一边捏一边问。 小栖的嘴角还有口水的痕迹,阿守皱眉,“小栖!” 小栖的眼睫毛颤了颤,茫然的睁开了眼睛,终于看清楚了阿守的脸。 “YES!”小栖开心的笑了,“我终于回来了!” 她侧过头,望着水晶棺里的月倾城,眼神里有着情不自禁的一脸。 阿守微微一笑,“你的王子还在睡觉吗?还是他也有毒苹果卡在喉咙里?” 小栖声音温柔,“他叫月倾城,他只是换了一具身体,没有了灵魂,只有记忆。” 阿守愣了愣。只是吗?小栖的神经还真是剽悍。 “小栖,你先打个电话安抚一下你的妈妈。”阿守善意的提醒。 小栖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想去阴月王朝告诉月倾城不要去阴月王宫,没想到她在阴月王朝呆了那么久。 阿守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小栖,“你的手机早没电了,用我的手机打给她好了。” 拨通了妈妈的手机,小栖忐忑地开口,“妈,我回来了。我只是出去旅游散散心而已。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手机那头,是妈妈哭泣和抱怨的声音,小栖的心纠结着,“妈妈,对不起。” 小栖的妈妈叮嘱小栖,“我已经为你向校长请了假,明天你好好去学校报到。” 小栖连忙答应。 小栖的妈妈沉默了几秒,然后告诉小栖,“我和你爸已经离婚了。他已经和那个女人登记结婚。” 小栖愣了愣,笑了起来,“那很好呀。妈妈你也快点结婚吧。我已经是大人了,不用这么担心我。妈,记得帮我给爸爸说一声回来的消息。”明明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结局,为什恶魔还是忍不住心酸? 小栖的妈妈挂断了电话。她转过身对着身后可爱的小女孩柔声说,“小柔,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小栖,你在我这里。”小柔可爱的笑着,“因为小柔想明天给小栖姐姐一个惊喜呀。” 小栖的妈妈笑了,“这些天要不是小柔陪着阿姨,阿姨大概撑不下去了。” 小柔扑进了小栖的妈妈的怀里,“我最喜欢阿姨了。” 和妈妈通话完毕后,小栖的脸上还维持着僵硬的微笑。 阿守在一旁看着小栖,“你笑的好假。” 小栖清亮的眸子里有着便扭,“你管我。” 阿守侧身看着水晶棺中沉睡的月倾城,“他要怎样才会醒来?” 小栖望着水晶棺里的月倾城,苦恼地皱眉,“我也不知道。或许你帮我吻醒他?” 阿守仿佛吞了毒药一般,惊悚地盯着小栖,“你的脑袋里装着什么?” 小栖默默地看着水晶棺里的月倾城,指尖轻触棺盖,“我只是害怕了很久,好不容易放松下来。好不容易”失而复得了月倾城。 阿守的眸子里有着了悟,“这一个月,你吃了许多苦。” 小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暗王和有司的面容。 她微微有些惘然,喉咙干涸,“并没有人伤害我。只是” 阿守微笑,“我去给你拿饮料。” 小栖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水晶棺里的月倾城。月倾城闭着眼,仿佛时间最精致完美的玩偶。 阴月镜里,些许金色的光点飞出,在水晶棺的四周盘旋飞舞。 小栖的受伤的月镯亮了,紫色的光华笼罩住了她和水晶棺里的月倾城! 就在这如梦似幻的时刻,小栖看到月倾城的眼睫毛抖动了记下,然后,她看到了一双她熟悉的眼睛。 那爽眸子里有着迷惘,渐渐地变得清晰。小栖推开棺盖,握住了月倾城的受。 “小栖”月倾城的声音轻柔,仿佛天籁。 小栖的眼泪落了下来,心中满溢的狂喜,“月倾城” 月倾城看着泪如雨下的小栖,心底欢喜又迷惘。他的意思不是应该消失了吗?他记得,和暗王融合后,暗王得到了他身体里的意识主控权他分明消失在了阴月轮前。眼前的小栖会不会是自己最后的执念里的美梦? 握着小栖的手,月倾城的心中有了惶恐。为什么他感觉不到小栖手指的温度?连小栖滴落在他脸上的泪滴也没有温度! “小栖,这里是哪里?”月倾城环顾四周,轻声问。 小栖严重是幸福的泪水,“这里是我的世界。当初我就是从这面阴月镜去了阴月王朝,遇到了幂。” 月倾城从水晶棺中走了出来,甚至发软,有些力不从心。 小栖扶住月倾城,“这个身体不是你原来的身体。是暗王曾经使用过的身体。有司把我的阴月镯里你的记忆引入了这具身体。” 月倾城低头看着小栖,眼中是盈盈笑意,“只要能再次看到你。我就已经满足了。”暗王曾经用过的身体?用巫力创造的身体非常珍贵,但是无法和真正的人类的身体比拟。原来,这就是他无法感觉到温度的原因。 小栖望着月倾城的脸,有些迷惑地伸出手轻轻触碰他的连,“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幸福得害怕了起来,害怕这只是一场梦。 月倾城握住了小栖的手指,明媚清亮的眸子里是小栖的倒影,“我活生生的在你的面前。我们不会分开。” 阿守拿着冰饮在浴室门口看着小栖和月倾城互诉衷肠,心底的感觉复杂。 “我说,你们其实可以出来慢慢聊天。浴室里的气氛不够好。”阿守俊美的脸上是深思的申请,他看了一眼漂浮着光点的阴月镜,“月倾城是吧?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换上我的衣服。你们穿这样可能没办法出门。”小栖喜欢着的月倾城看起来是一个温柔而高贵的人。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小栖应该会很幸福吧。

2、伪装 是谁在梦里叹息?仿佛失去了最心爱的人。 小栖睁开眼睛,闻到了花香。 衣服被人换过,连身体似乎也被擦拭过,气息洁净。 她记得自己被卖面具的小贩迷晕带走,心中不安,却听到身后有人轻笑吗“你的衣服是我的侍女换的。” 小栖转过头,望着白衣胜雪的男子,“月倾城!” 茶案后,“月倾城”拿着一卷书,气质清雅,眼中含笑。 “月倾城,我这次就是回来找你的。你要小心暗王和巫女有司。”小栖急急地站了起来,拉住月倾城的衣袖。 “月倾城”凝视着小栖,眼神成谜,“小心暗王和巫女有司?”笨蛋少女还真是令他惊讶。 小栖点头,“暗王和巫女有司会在三天后的月夜杀死你,夺取你的身体。” "月倾城”脸上的惊讶恰到好处,他轻抚着小栖的长发,声音轻柔,“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小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我就是知道。月倾城,这里是哪里?” “月倾城”轻嗅小栖发梢的香气,漫不经心地回答,“这里是我的别院。” 小栖微微有些羞涩,她放开“月倾城”的衣袖,“我我在流云城失踪后,你有没有担心?” “月倾城”眼底幽光闪了闪,他看着晨光中的小栖,嘴角含笑,“你失踪后发生了什么事?” 小栖想起月影镜以及爸爸在医院的情景,心中隐隐作痛,“我我回家去了。但是,我知道你可能会死,所以我来到王城想找到你。我过一段时间就会回家。我的家很远,也许我不会再来王城了” “月倾城”轻轻抓住小栖的手腕,眼中仿佛有波光流动,“你戴着月镯,就是命定之人。” 小栖眨了眨眼睛,有些迷惘,“这个月镯是月紫希送我的。它和命定之人有什么关系?” “月倾城”的手指修长有力,被紫色月镯衬得晶莹剔透,“这个是阴月王朝的皇族送给心爱的命定女子的信物,代表着一生的约定。月紫希没和你说过吗?”原来这月镯是月紫希送给眼前的少女的,不是月倾城。有司说过,月倾城的命定之人是阻止阴月王朝崩溃的关键。眼前这个少女怎么看也没有那样的能耐。 小栖呆住。心爱的?月紫希喜欢她?不可能吧。 “月紫希大概喜欢男人吧,所以才恶作剧把月镯给了我。”小栖斩钉截铁地说道。无忧姬美艳无双,月紫希享尽艳福,看似多情却又似无情。 “月倾城”握着小栖的手腕,眼色迷离,“那你喜欢的是谁呢?” 小栖看着魅惑的“月倾城”,心跳加快,“我” “月倾城”的手指能够感觉到小栖的脉搏在加快,他嘴角的笑意更深,离小栖更近,“月紫希三天后也会来王城参加阴月王的加冕典礼。在这之前,你就好好待在我的别院陪我。” 小栖有些迟疑,“你要早做准备,巫女有司和暗王似乎很厉害的样子,或者,你现在就离开王城。” 看着情急心切的小栖,“月倾城”轻叹,“我明白你在担心。”这个笨蛋对月倾城倒是一片真心。 神庙。 女巫有司从火焰中得到了妹妹无忧传来的讯息。 她对着黑暗里的阴影低声说,“无忧说,月紫希的确是把月镯给了一个叫小栖的流民。她派出傀儡小柔追杀小栖,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小栖和小柔一起失踪了。期间,她曾经感应到小柔在极遥远处的呼唤。种种迹象表明,小栖是不阴月王朝的流民而是天人” 黑暗中,暗王声音低沉悦耳,“天人阴月王朝很久没有天人降临过了”小栖那么笨,完全没有天人的感觉。 女巫有司戴着黑纱,眼睛明亮而妖异,“我的王,那副备用的身体用起来可有不适?”她耗费巫力,借用月倾城的头发,催长出了真人般的身躯供暗王使用。只是那身体每日都需要一个人的精气来修复,否则就会崩溃掉,无法使用。 暗王在黑暗处轻笑,“我们的谈话极其秘密,却被小栖知道。我这三日要好好陪着她,看看这天人到底特别在哪里。”一直以来,他对天人所在的世界都很感兴趣,如果天人来自另一个世界,那么,那个世界是怎样的呢? 女巫有司靠近暗王,依偎在他的怀中,“我有些担心,也许你会喜欢上那个天人。” 暗王轻抚有司的长发,优雅地轻笑,“别担心。这个世界,我谁也不喜欢。喜欢这种令人软弱的情绪,早就在十年前被分离到了月倾城的灵魂里。” 女巫有司痴迷地仰卧着暗王,“不管怎样,我都深深地爱着您。” 终年不见阳光的神庙里,火焰妖娆燃烧,光与影投在古老的墙壁上,虚幻而美丽。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小说日志,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章 黄色之心(2) 九幽、维夏 彭柳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