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爱情的开关 匪我思存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等人走了之后,周衍照才回过头来看周小萌,她被他扯进窗子的时候太狼狈,膝盖上被碎玻璃划了一道,渗出血来,她随手扯了床单一角按着,可是血流如注,看着很可怕似的。周衍照皱了皱眉头,去浴室拿了条毛巾扔给她,自己转身出门去,过了会儿重新回来,手里拿的正是止血药和纱布。他处理伤口十分熟练,周小萌看他蹲在那里替自己包扎伤口,于是轻声问:“哥哥,你后悔吗?”“有什么可后悔的?”周衍照一会儿功夫就把伤口包扎好了,扔下周小萌,走到窗户边去,把几片明晃晃的玻璃碎片拔下来,那些玻璃反射着日光灯,映在他脸上一闪,仿佛利刃的寒光。“有时候你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孙凌希想干什么,你大约早就心里有数,所以才会将计就计。不过这个时候动手,哥哥就不怕蒋家反咬一口么?”周衍照把碎玻璃片扔进洗手间里,走出来之后才冷冷的反问:“我在外头的事,几时轮到你来过问。”周小萌叹了声气,说:“你不让我问,到底是害我呢,还是为了我好。”周衍照不作声,将一样东西扔在床上,冷笑问:“这是你装在孙凌希房里的?”周小萌拿起来一看,果然是那个窃听器,不由“噗”得一笑,说:“哥哥果然早就知道了,可惜了了,我也没听到什么。”“以后别再干这种事了。”周衍照语气仍旧冷淡:“孙凌希很精明,如果当时被她发现了,你打算怎么解释?”“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当然是哥哥替我背黑祸了。万一被她发现,自然就是你放的窃听器。”周小萌心情渐好似的,缩在床角像猫儿一样伸了个懒腰,端详了一下自己包着纱布的膝盖,说:“哥哥你都没替我打个蝴蝶结!”周小萌第一次帮周衍照包扎伤口,还是在饼市街的时候,那时候他胳膊上不知道被周彬礼拿什么抽破了皮,周衍照打架如同家常便饭,压根没把那点小伤当回事,天气又热,几天下来伤口就红肿化脓了,周小萌看见只觉得触目惊心,于是一定要小光找了纱布和消炎药,替周衍照包扎起来,她那时候哪懂得什么包扎,就是先按上消炎药粉,然后拿纱布胡乱缠几圈,最后还系了个蝴蝶结。周衍照没说什么,她自己倒觉得老大不好意思,讪讪地说:“蝴蝶结好看……”难得那时候周衍照一心哄着她高兴,竟然附和:“蝴蝶结是挺好看的!以后我就系蝴蝶结。”当时只引得她大发娇嗔:“哥哥你还想打架?!”那时候他怎么哄自己的呢,她都已经忘了,不过是几年前的事,却遥远的一如前世了。她一想起来,就觉得有几分恍惚似的,所以脸上露出一种怅然若失的表情。周衍照却没搭她的话岔,只是问她:“你怎么知道孙凌希有问题?”周小萌偏偏淘气:“不告诉你!”周衍照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终于说:“下个星期你跟萧思致去泰国,去向四面佛还愿。他走了一趟缅甸,还挺可靠的,人也还机灵。”周小萌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淡了,最后才说:“四面佛那么灵,还愿一定要自己去。哥哥许的愿,哥哥自己去还。”周衍照难得语气温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听话!”周小萌一偏头就让过去了,没有让他温热的掌心触到自己的发顶,她语气尖刻:“要还愿你自己去,我哪里也不去!”周衍照慢条斯理点了一支烟,说:“孙凌希这枚棋子埋得这么深,姓蒋的一定是处心积虑已久,可惜他算来算去,没算到专案组这时候还没走,他不敢轻举妄动,你放心,他不会拿我怎么样。”“那我为什么要去泰国!”周小萌说:“我哪儿也不去,就呆在南阅。”周衍照终于抬头瞧了她一眼,说:“那好吧。”周小萌知道最近不比寻常,但也没有想到事情急转直下,第二天萧思致到周家来,给她带来一个重磅消息:蒋庆诚的二奶连同孩子一起,被连车带人沉在南阅江里。捞起来的时候自然是不行了,现场的情形人人看了都觉得残忍,才一个多月大的婴儿,是活活被呛死的。一时间蒋庆诚跟疯了一样,立刻扬言要跟周衍照拼命。现在外面的情形一触即发,就像是导火索已经快要烧到了火药库,人人自危。周小萌脸色刹那间就变了,说:“哥哥不会做这样的事。”萧思致短暂的沉默了一下,说:“这种时候,不是他做的,所有人也会认为是他做的。”在家里说话不便,周小萌也没有询问更多。等萧思致一走,她就打电话给小光:“哥哥呢?”小光永远是那种不冷不热的腔调:“十哥在忙。”“那他今天晚上回家吗?”“十哥没有说。”周小萌有无数的话想要说,可是每一句话到了嘴边也只是咽下。她在电话那端沉默了良久,最后还是小光懂得她的心思,说:“你放心。”只是三个字,周小萌却懂得他承诺的分量,她说:“你自己也要小心。”“我明白。”小光很快的挂断了电话,周小萌抬眼看向窗外,最近两天周家加强了保安,连唯一的监控器死角,也新添了一架监探探头,正对着她的窗子。现在谁也不能爬树了,只怕有只苍蝇飞过,都会被拍下来。周小萌却没想到这时候蒋泽会打电话给她,语气还挺轻松似的:“小萌,是我,蒋泽。”周小萌十分谨慎,问:“蒋二哥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就看看你还好不好。”“我挺好的,谢谢蒋二哥。”“能不能不这么虚伪啊!一口一个二哥的,你哥都快跟我哥你死我活了,怎么样,你想不想把这事给抹过去?”“人命关天,不是随随便便一句抹过去,就抹得过去的吧?而且我哥哥的事,我从来不管,蒋二哥,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我还有论文没写……”“别装了,周小萌,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哥哥那个人太多疑了,我的电话他现在都不接了,你跟他说,十五的债了了,可是初一还欠着呢,叫他别忘记了!”周小萌怔了一下,蒋泽已经把电话挂了。她心中疑惑,只好又打给小光,将蒋泽打电话给她的事源源本本讲了一遍,没想到小光大为紧张,立刻说:“你呆在家里哪也不要去,我马上回来。”小光赶回来之后也没对周小萌说什么,只是交给她一只黑色的袋子,说:“二小姐拿着防身吧。”周小萌全身发冷,她并没有打开袋子,而是追问:“哥哥怎么样?”“十哥现在挺安全。”小光顿了一下,说:“二小姐别再接蒋泽的电话了。”“蒋泽怎么了?”小光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她了:“原本十哥跟蒋泽说好了,等孙凌希出门的时候,就给个机会让孙凌希去见蒋庆诚,顺便引蛇出洞,看看他们到底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可是没想到孙凌希死了。十哥原先以为是蒋庆诚发现什么破绽才杀孙凌希灭口,今天才知道是蒋泽干的。这个人,心狠手辣,连二嫂跟侄子都能活活淹死,蒋庆诚现在估计自身难保了,蒋家迟早要落在蒋泽手上,以后的事就更难说了。”周小萌便觉得如同晴天霹雳,一个接一个似的,就响在自己头顶上,她追问:“蒋泽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初一,什么十五?”“原先十哥答应过他,如果把蒋庆诚给拉下马,就跟他井水不犯河水,从此绝不踩过界到城西,还介绍缅甸的老板给他认识,将手头的货源都转给他。没想到蒋泽志向大得很,压根想的就不是把蒋庆诚从坐馆的位置上推下来,而是斩草除根,自己话事。十哥当初答应他的事,其实都办到了,就只有一样,没答应他。可没想到蒋泽追着不肯放。”周小萌问:“什么?”小光又犹豫了一下,才说:“蒋泽说,十哥的话他是肯信的,但他出的力多,十哥总得表示点诚意,要十哥把你嫁给他。十哥没答应,说他们蒋家是亲兄弟还翻脸呢,做了姻亲也是靠不住的,况且这个妹妹也不是周家亲生的,没意思。当时蒋泽就只笑了笑,没想到今天又提起这话头来。我觉得,他并不是真要提亲……”还有半句话就不必说了,周小萌低着头,抓着那个黑色袋子,小光说:“十哥懊悔的不得了,说孙凌希肯定不是蒋庆诚的人,八成是蒋泽的人,不该带她回家里来,一定是她看出什么来,最后还告诉了蒋泽。蒋泽杀了她,一是为了灭口,二是为了给十哥下战贴……他能杀孙凌希,就能动你……”周小萌低头想了片刻,却抬起头来,缓缓的笑了笑,说:“你跟哥哥说,放心吧,我又不是孙凌希,蒋泽想把我怎么样,没那么容易。哥哥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反正我不会在他前头先死。”小光不动声色,就像没听见她这么古怪的话一般。他只是把袋子拿过去,将袋子里的东西都倒出来,然后一一交待周小萌如何用法,又告诉她,周家什么地方还藏着武器,紧要的时候可以拿出来救急。这些事,周小萌从前是并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倒也觉得没什么意外。周衍照是个谨慎的人,大浪袭来,他一定会事先收了帆,然后驾船朝着浪尖冲去。她不会将自己置于险境,因为她不会连累他。

孙凌希出事的时候,周小萌正和萧思致在一起。萧思致刚刚从缅甸回来,周衍照交待他的事,他办得很顺当,因为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只是交割的时候,对方对突然换了个新人来很谨慎,核对身份时多耽搁了一些时间。然后萧思致又不能搭飞机,从云南边境一路坐长途大巴回来,风尘扑扑。周衍照对他倒是很客气,在公司办公室里见他,道了辛苦,亲自抽了份子钱给他,说:“小萌有话跟你说,你中午跟她吃饭吧。”萧思致觉得有些意外,不明白为什么周衍照这么说,等见了周小萌才知道,周小萌说:“哥哥带我去相亲,对方是蒋庆诚的堂弟。”萧思致略略一惊,问:“他打算跟蒋庆诚联手?”“不知道。”周小萌说:“也许他只是觉得,我还有点用处,不如拿来当枚棋子。”萧思致觉得一别几日,她格外憔悴似的,还以为是相亲给她的压力,于是安慰她:“没有关系,你大学都还没有毕业,你哥哥再急,也总不能在这时候把你嫁出去。”周小萌却是笑容浅浅,神情有一丝恍惚似的,过了片刻才说:“他这个人,还真说不定。”“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你哥哥的意思是让我跟你分手吗?”萧思致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他是不是看出什么破绽?”“应该没有。”周小萌简短的说:“他只是觉得没必要瞒着你,我们两个人,对他来说,都是无足轻重。他可能希望你别捣乱。”就在这时候,萧思致突然接到小光的电话,劈面就问:“在哪?”“在吃饭。”萧思致觉得小光的语气大不同往常,于是立刻问:“光哥,出什么事了?”“二小姐跟你在一起?”“是的,她在这里。”“马上带她回家。”萧思致很机敏,立刻就知道是真的出事了,马上对周小萌说:“走吧,我们先回家。”司机原本在楼下等,他们上车就走,回家周家之后才知道,原来今天孙凌希去医院做第一次产检,周衍照本来陪着她,但临时接了个电话去处理一件要紧事,于是就先走了,留下司机和保镖陪着孙凌希。到公司之后周衍照接到孙凌希的一个电话,但没说话就挂断了,周衍照立刻打给司机,司机的手机已经关机。一个小时后头破血流的保镖被人发现倒在出城的高速公路收费站之外,不醒人事。而司机连车带人,包括车上的孙凌希,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南阅是千万人口的城市,在偌大的城中藏起一辆车或者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只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周衍照并没有回周家,他留在公司办公室里,家里的气氛无端端也显得紧张起来,周小萌听说孙凌希失踪,只是怔了一怔,萧思致却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一连三天,整个南阅市表面上却是出奇的平静,连公交车上的小偷小摸都少了许多。周衍照的人几乎没将整个南阅市给翻过来,一声不吭将半座城都搜了个遍,连一些特殊的关系都动用了,查看医院之外的交通监控纪录。道上的人都知道要出大事了,就像是预知未来的暴风骤雨,小鱼小虾们都潜入自己的洞穴,不再出来惹事生非。第四天的时候孙凌希的尸体在郊区一个水渠里浮起,刑警大队的队长亲自出的现场,去刑警大队的停尸房认人的时候,周衍照冷静的几乎像是去赴一场饭局,他看了一眼就说:“是她。”孙家父母早就已经哭脱了力,被亲友们叫了急救车送进医院,刑警大队的队长送周衍照出来,他是知道周衍照的脾气,于是皱着眉头对他说:“老十,你可别乱来。”周衍照冷笑:“一尸两命,你还劝我不要乱来?方队长,要是你女朋友出了这档子事,你会不会乱来?”孙凌希到底是被谁害了,一时间满城风雨,各种传闻都有,周小萌因为家里出了这种事,也请了好几天的事假没去学校,萧思致受了派遣,负责处理孙凌希的后事,从周家到医院两头跑。只是周衍照大约是伤心的狠了,竟然像换了个人似的,回家就倒头睡觉,白天在办公室里就跟小光一起关着门说事,小光则进进出出忙得很,只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第五天的晚上周小萌才见着周衍照,他半夜大约是饿了,下楼去地下室拿酒,却没想到周小萌坐在地下室的桌子旁,倒是醒了一瓶好年份的红酒搁在那里。周衍照这几天瘦得人都走了形,睡衣穿在他身上,都宽大了几分似的,他并没有瞥周小萌一眼,径直拿起桌上的醒酒器,给自己倒了杯酒,一仰脖子,像喝水似的就喝完了。再倒第二杯的时候,周小萌冷冷的问:“哥哥做了什么亏心事,也怕半夜睡不着么?”周衍照二话没说,*桌子上的醒酒器就朝周小萌砸去,周小萌早就知道他会发作,身子一闪就避过去了,玻璃的醒酒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红酒四溅泼洒在米白色的地砖上,倒像是血迹般触目惊心。周衍照已经扑过去,拧住她的胳膊,将她狠狠按倒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说:“我做了什么亏心事?你怎么不说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周小萌虽然背部被撞得巨痛,却是笑靥如花,她呼吸间仿佛有红酒的醇*气,她仰起脸来,就在周衍照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嘴唇又香又软,她的声音亦是:“哥哥都已经布置好了,我怎么能不推哥哥一把呢?”周衍照冷笑:“我布置好什么?”“孙凌希这么香的饵,不是哥哥用来钓鱼的么?这么好的借口,要灭了蒋家,正是时候。”周小萌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愉悦,趁着周衍照手劲稍松,她将自己的双手抽出来,然后伸手搂住周衍照的脖子,仿佛娇嗔:“我就知道哥哥讨厌姓蒋的,我也讨厌,现在我终于不用嫁给姓蒋的啦!”周衍照“哼”了一声,将她推开,自己走到红酒架子前去,重新选了一瓶酒,然后抽出来用开瓶器打开。周小萌瞥了他一眼,说:“连醒酒器都摔了,还喝什么酒?”周衍照没有理她,自顾自给自己斟上一杯酒,周小萌却好像菟丝花似的缠上来,软语娇声的问:“你到底会不会把我嫁给别人?”“你不是要嫁给萧思致吗?”周衍照仍旧没什么表情,“女孩子老不嫁人,总不像话。”周小萌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背上,轻声的说:“我谁也不嫁,你要是让我嫁给别人,我就一刀把你杀了。”周衍照终于笑了一声:“那你杀杀看。”周小萌慢慢地放开手,却凄然的笑了笑,侧着脸看着周衍照,说:“欺负我打不赢你么?还是欺负我心里总是喜欢你的?”周衍照没再说什么,只是又喝了一杯酒,周小萌问:“你这个人啊,就是这么铁石心肠,孙姐姐那么喜欢你,你也下得去手。我这么喜欢你,你还想着要把我嫁给别人。”周衍照倒了一杯酒,推给她,说:“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喝了上楼去睡觉!”周小萌端起那杯酒,只是呷了一口,就皱着眉,仿佛喝药似的喝下去,将杯子放下,长叹了一声:“我是真的做了亏心事睡不着了,哥哥陪我睡吧。”周衍照未置可否,周小萌已经凑过来吻他,她的吻带着红酒的醇香,非常的动人,周衍照不知不觉就搂住了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正是意乱情迷的时候,突然听见周小萌问:“哥哥,你别再拿旁的女人来气我,好不好?”他仿佛被一桶凉水从头浇下,顿时*无全,他推开了周小萌,拿起酒杯,晃着杯中的酒,说:“我没拿孙凌希来气你,你也别想多了。咱们俩的事,早就过去了。你还是正经找个喜欢的人嫁了,你嫁的人,将来也可以当我的帮手,公司的事多,多一个自己人,总是好的。”周小萌仍旧笑着,只是眼中的落寞却是再也掩不住:“你都把我害成这样了,你以为我还能喜欢别人么?”“萧老师不是挺好的吗?你不也挺喜欢他的。”周小萌咬住嘴唇,过了几秒才放开,牙齿早就咬出一个浅浅的白印,她说:“是啊,我挺喜欢萧老师的,因为他转身的时候,最像你。”周衍照丝毫没有为之所动,他说:“萧思致悟性是差了点,好在也不是呆子,我带他一阵子,想必他也能学会做生意。到时候你们自立门户,过日子总不成问题。”“哥哥就这么想把我扫地出门吗?”周小萌的语气不由变得尖利:“好啊,我一毕业就嫁给萧思致,保证不再在家里碍哥哥的眼!”周衍照却像是早就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不论她如何冷嘲热讽,并不为之所动,反倒拿了那半瓶酒和一只杯子,说:“我上去睡了,你也少喝点。”周小萌气得抄起一只杯子就朝他扔过去,他身手好,自然是砸不到的,但杯子落地的声音还是令她觉得心如刀绞,她赌气似的也拿了一瓶酒上楼去,进了房间之后却没有开酒,反倒从窗子里爬出去,一直顺着树干走到主卧的那边,敲着窗户玻璃。周衍照拉起窗帘一角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开窗,周小萌恨得拿酒瓶砸在窗户上,“哗啦”一声玻璃碎了,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动静大,后花园里养的狗吠起来,还有保安室里出来了人,朝这边走过来。周衍照没有办法,只好打开窗子,将她拖进来。这时候值班的保安已经走到了树底下,仰头只看见周衍照站在窗口,树下闪闪烁烁,有什么东西映着庭院灯的光,仿佛是碎玻璃,于是问:“十哥,怎么了?”“玻璃打碎了。”周衍照说:“没事,我一时失手,你回去吧。”作者有话说:最近卡文卡得厉害,其实后面的情节都早想好了,只是觉得没有适当的手法一气呵成,容我慢慢折腾吧,但愿可以慢慢理顺。

周小萌休完两天病假才去上课,因为拉下好几节课,所以借了同学的笔记去复印,在校门外复印的小店里正好遇见萧思致。周小萌拿不准他是否是特意挑了这个地方见面,还是偶遇,只得笑着叫了声:“萧老师。”萧思致是来复印一些资料的,周小萌身上正好没零钱,萧思致就把钱一并给了,周小萌于是说:“萧老师,我请您喝饮料吧。”萧思致笑咪咪的答应了,两个人去小超市买了汽水,一边喝一边走,随意的聊着,看在别人眼里,似乎再正常不过。萧思致一手拿着复印好的那些资料,一手拎着瓶绿茶,脸上虽然笑着,语气却挺严肃:“我让你去我的办公室,你怎么不去?这两天你请病假,是真的病了吗?”周小萌明知道前后左右都没有人,也没人听得见他们的交谈,但仍旧觉得非常担心,说:“我哥哥找人查你了,我怕他生疑。”“你哥哥说什么了?”“他说你玩百家乐,赌得很大。”萧思致笑着说:“他还真是名不虚传的谨慎,想必连我欠多少高利贷都查得一清二楚……”周小萌一直想问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你那天为什么救我?你一直在跟踪我吗?”“老板交待过,一定要保障你的人身安全。那天我出手是冒昧了一点,可是那些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不是普通的绑票,我怕你生命有危险。”萧思致说:“幸好我在大学学的是体育,身手好一点,也不至于让他生疑,所以我就冲上去了。”“要是万一……”周小萌觉得很忧虑:“我哥哥那个人喜怒无常,他那天晚上见你……也许并不因为你救了我……”“老板都安排好了,你不要担心。”萧思致说:“其实我急着找你,是因为另外一件事,孙凌希的底子有问题。”周小萌的心一跳,问:“什么?”萧思致仍旧是笑咪咪的,提醒她:“不要紧张,你正在跟辅导员说话,不要看上去这么紧张。我又没有权利宣布你哪科不及格。”“对不起。”她就是做不到像他一样,明明在讲大事,却跟开玩笑似的。远远的被人看见,一定以为他们是在说些不相干的闲话。“你没受过专业训练,所以老板很担心。叫我一定照顾好你。”萧思致说:“老板让我转告你,让你别在家里打听什么了,省得周衍照生疑。”“孙凌希她……”“看上去太干净了,对吧?所以老板才觉得她有问题,现在几处外调的人都回来了,资料汇合在一起,查出来她真不是那么简单,她爸爸肾衰竭,前年才做了换肾手术,你猜猜谁替她找到的肾源?是她一个远房堂兄,街头小混混孙二,你知道孙二真正的老大是谁吗,你哥哥最大的死对头,西城蒋门神蒋庆诚。”周小萌迟疑了一下:“哥哥知道吗?”“应该不知道吧,否则以你哥哥那疑心劲儿,他要知道孙凌希跟蒋庆诚沾边的话,早就翻脸了。”周小萌沉默了片刻,萧思致说:“我们的人盯了这么久,一直都没发现她跟蒋庆诚的人有接触,也或许,是我们想太多了。不过如果她真是蒋庆诚的人,那你哥哥,这次可真中美人计了。”周小萌咬了咬嘴唇,萧思致安慰她:“也不是什么坏事,一来她不见得是蒋门神的人,二来,跟咱们没关系。老板已经让盯着的人留神,孙凌希在明我们在暗,不会有什么破绽的。”周小萌问:“能再给我一个手机SIM卡吗?原来那张,我当时害怕的很,上次给你打完电话之后就剪碎冲进洗手间了。”“可以,回头我混在书里给你快递到寝室。”萧思致笑咪咪的说:“这次我给你挑了两本东野圭吾,可好看了!”周小萌隔了两天才收到书,小小的SIM卡被双面胶粘在书腰封的卡口内侧,很隐密,她差点找不到。那两本崭新的东野圭吾她拿起来翻了翻,觉得开头挺吸引人,于是就一口气看下去。这一看就差点忘记了时间,直到司机打电话来,她才发现已经到了回家的时间。自从上次她出事之后,司机就换成了经常给周衍照开车的老贾,老杨到哪里去了,她也没敢问,怕问了之后自己内疚。她任性出事,总是连累身边人倒霉。若是关心老杨的下落,没准更惹毛了周衍照。老贾开车比老杨还要沉默,一路一句话都不说,周小萌也不想说话,车窗上贴着深色的反光膜,往外望去,整个世界都隔了一层,疏离则冷漠。她其实很想跟同学一样,搭公交回家,把脏衣服床单带回去洗,拿干净的来换上,到家大包小包的脏衣服,就会被妈妈念叨不懂事……可是入学第一天,她就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父母送来报道,只有她是司机和保姆,两个阿姨替她收拾的床铺,寝室里的人都知道她家里条件特别好,每天司机接送。车子驶进周家大门,远远看到旁边车库里门还没关上,正是周衍照的车,大约是刚回来。果然一下车李阿姨就告诉她:“十少爷回来了,还带了孙小姐来。”周小萌听说孙凌希来了,心情不由得有些复杂。周衍照这样子,是真的认真了吗?客厅里气氛倒还好,孙凌希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放着一杯茶,今天孙凌希穿了条宝蓝色的裙子,长长的卷发束起来,看上去整个人既温柔,又甜美。而周衍照就相对懒散许多,衬衣扣子解开了,领带也歪着,两只脚跷到脚凳上,也不知道正听孙凌希说什么。周小萌很少看见他穿正装打领带,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哥哥,孙姐姐好。”“小萌回来了。”孙凌希微笑着站起来,倒像是女主人迎接客人的样子。周小萌看了周衍照一眼,说:“哥哥,没事我就上楼去了。”周衍照有些心不在焉,点了点头。周小萌上楼换了件衣服再下楼,原来今天是孙凌希的生日,所以周衍照带她回家吃饭。周小萌得知之后不由说:“哥哥也不早点告诉我,我好给孙姐姐准备一份礼物。”“得了吧,你的钱不全从我那儿挣的,还给人买什么礼物。”周衍照一边说,一边轻轻笑了声,转过脸去对孙凌希说:“我这个妹妹,成天管我要钱,就嫌钱不够花。”周小萌忍住不让自己发抖,她想自己的脸色一定难看得很,只听孙凌希含笑答:“小姑娘其实都这样,零花钱永远觉得不够用,我从前也是这样,只管问父母要……”周小萌借口要去厨房看菜,就走开了。晚饭吃到一半,小光却拿着手机进来,交给周衍照。一定是很重要的电话,因为周衍照看了一眼就起身,上楼接电话去了。没一会儿他下楼来,歉意的说:“公司那边临时有点事,我得去处理一下。凌希,真对不住,今天你生日……”“没关系,没关系。”孙凌希挺善解人意的:“正事要紧,再说生日年年过,有什么打紧的。”周衍照就这么匆匆走了,周小萌不知道他接了谁的电话,又是去处理什么样的事情,所以有点心不在焉。而孙凌希反倒过来照顾她:“小萌,你吃菜呀,饭都凉了。”两个女人没滋没味的吃完了饭,把只喝了一点汤的周彬礼送回了房间。孙凌希本来打算告辞,周小萌却改了主意:“孙姐姐,我请你看电影吧?”孙凌希没想到她会主动邀约自己,怔了怔才笑着说:“好呀。”司机听说她们要去看电影,却为难起来,说:“十哥交待过,电影院里太黑……”周小萌等的就是这句话,说:“电影院太黑?这算什么话,哪里看电影不黑?”司机不再分辩,却说:“小姐,您给光哥打个电话吧,光哥要是答应,我就送你们去。”周小萌说:“那你就打给他,难道还要我打电话给他?”司机只觉得今天的小姐脾气格外大,只得打电话给小光,讲了几句之后,就把电话递给她:“光哥说,他跟您讲。”小光的声音仍旧那么平静:“小姐要看电影?”“是的,我想看电影。”“XX影院7号厅,让老贾送您和孙小姐过去。”周小萌带着孙凌希去电影院,果然安排好了,那个影厅在单独的一层楼,只有一条走廊进去,门口有两个人,厅里还有四个,都认得老贾。周小萌坐下来,影院经理就问:“两位小姐要不要爆米花?饮品需要点什么?”周小萌要了特大桶的爆米花,孙凌希只要瓶矿泉水。偌大的影厅里,就他们几个人看电影,门口的应急灯还亮着,雪白的光线很刺眼,映得银幕都发白。周小萌一边吃爆米花,一边对孙凌希说:“瞧见了吧,以后你要是跟我哥哥看电影,比这个阵仗还要大,门口起码有四个人,后门四个,另外还有两个人在放映室,十来个保镖守外围,你说,他到底有多怕死?”孙凌希笑吟吟的:“如今世道不太平,生意做得大,招人眼红,谨慎一点也好。”“你怎么认识我哥哥的?”“说起来也挺偶然的,你哥哥的公司办公楼,不紧邻我们图书馆吗?他那办公楼四楼平台上的中央主机,正好对着我们图书馆的办公室窗子。夏天一开中央空调,我们办公室就成了蒸笼。所以我们领导就去找你哥哥,希望他们能把中央空调挪一挪。不过去了几次,你哥哥都不在……别人又都推说做不了主……”周小萌心想,他哪怕天天在办公室,也可以装成不在,不愿意见的人,叫秘书挡驾就是了。果然,孙凌希说:“我们领导猜他是避着我们,干脆就想了个守株待兔的主意,给所有员工,排了一个时间表,每个人都必须交接班,天天盯在你哥哥的办公楼里,就希望能把他给堵住。”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小说日志,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九章 爱情的开关 匪我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