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柳岸】罐罐(微小说)

罗大妈搬到商州城大堰村时,已经53岁了。她以前在那里住,家里有几口人,以啥为生?没人打听过,说不定有啥伤心事呢,谁愿意去戳?唯一知道的,是她来时带了一个孙女,还有许多的盆盆罐罐。
  她有一门腌菜和泡菜的好手艺。这些,是需要一些罐罐来储存。那些瓶瓶罐罐就派上了好用场。
  一到开春,山上那些抠门菜,乖古针,水边的芹菜,龙兰都成了酸菜首选的材料。夏天到了,她腌制蒜薹,黄瓜,秋季了,泡制酸辣酱,萝卜干。冬季了就是雪里红,大白菜。一年四季,小院里飘着一股浓浓的味道。整个村庄,似乎都有了家的味道。过路的人,就要忍不住停下来,吸一下鼻子闻闻,然后判断一下对否。
  罗大妈的腌菜是要带到大街上卖的。一碗浆水,一元钱。一勺泡菜,一元五角,童叟无欺,永不涨价。那些城里人乐滋滋地买回去,融到锅里碗里,就成了一顿美味的佳肴。一年下来,贴补一下生活费,还是绰绰有余的。她忙着,嘚瑟着,乐此不疲。
  有人夸奖道:“大妈,你都快把这发展成一项致富产业了!”
  “老婆子,你的秘制腌菜,可是满城飘香啊。”
  “老姐,你了快六十了吧,还忙乎啥啊。快歇歇吧。”
  人们殷勤的和她打招呼。她也享受着人街坊邻居的问候,心里很滋润,如夏夜的凉风,扫过田野一样。
  每一天,罗大妈都要将那些盆盆罐罐搬出挪进,让它们晒晒太阳,或者消消毒。院子前的那些罐罐,成了最好的广告。要找“罗师秘制菜”,找到罐罐了,就找到了人。
  有一天,一个骑摩托的喊着收古铜烂铁,针线盒脑的小伙子来到了大堰村,看到了她的罐罐,停下了脚步。他走到其中一个罐罐前,手不停地摩挲着,敲打着,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彩。
  “大妈啊,你这是个宝贝啊。放置腌菜,太可惜了!”
  罗大妈笑道:“小伙子,你说笑了。我都用了快20年了,也没人说它是个啥宝贝。”
  “是这样,大妈,你随便开个价,我将这一只罐罐买了。”
  “你认为是个宝贝,就拿去吧。你给我倒换一个放腌菜的罐子就行!”魏大妈一边忙着,一边说。
  小伙子听了,赶紧掏出一沓钱,递到罗大妈手中,“说话算话!我这就给你买一个罐子去!”不多时,他就买了好大一只罐子,跑来了。然后,将腌菜倒在这个新缸里。绑好那个罐罐,一路飞跑,消失在茫茫的原野里。
  魏大妈捧着一沓子钱,嘴里咕哝着说:“这小伙子。我说不要钱,还硬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事情过去了一个月左右,魏大妈像往常一样蹬着三轮车去市场卖她的秘制腌菜。大家正在议论早晨发生的一个流血事件。原来,一个小伙子带着一个蛇皮布袋下了班车后,被劫匪捅伤了。那个布袋里装着北宋啥钧窑的一个罐罐。两人撕打了好久。罐罐被抢跑了,只留下满地的血。小伙子被送到医院抢救去了,警察已经出动了!
  罗大妈一听,瞬间想起了那个“好人”,她的心头不由得揪紧了。

  父亲最近迷上了央视的《鉴宝》节目,每日下午,都要雷打不动坐地在电视前,看着上边的人一个个兴致勃勃地抱着古玩走上来,然后败兴而归,也有人抱来一个不起眼的东西,却意外地被鉴定是一件无价之宝。父亲的情绪就跟着人家起起伏伏的。尤其,当他看到有人抱来一个不起眼的坛坛罐罐,经过鉴定,竟是价值不菲的宝贝,父亲就后悔,说当初自己也在土壕里挖出过这样的罐子,那时不懂,随便用来装了豆子什么的,结果打碎了。要是那个罐子还在,那该值多少钱啊……
  从此,每到集日,父亲看到街边那长长的一行卖古董的摊点,就有点流连忘返了,经常一蹲半天,一个个地拿起观赏,可是他到底不识字,也不知道那些东西的来历,看了,并不敢买。
  这天,父亲正在一个摊位前观看,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是个裤腿上满是泥巴的粗壮汉子,黑黝黝的脸上,还有一道污迹。他神秘地对父亲说:“叔,我有一个宝贝,给你看看。”
  说着把父亲拉到一个角落,四顾无人,方才小心翼翼地从一个化肥袋里,拿出一个土黄色的罐罐:“叔啊,我在开发区那个工地干活,从地下挖出一个古墓,我弄到这个罐罐,这可是一个无价之宝啊,听说咱西安那个什么半坡就有一个,是咱的国宝呢……”
  父亲当然不知道半坡是啥地方,可他知道自古陕西这个地方就是埋皇上的,随便一块土地上下,可能都有宝贝,自己当初不是也从土壕里挖出这样一个罐子吗,两个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做的,电视上那专家还说一件上百万哩。
  父亲来了兴趣,问那人:“多少钱?”
  那人压低声音说:“叔,这是无价的宝贝啊,我本来不想卖,可我是打工的,没处放啊,随身带着不安全,看你是个好人,我就一万元卖给你吧。”
  父亲嫌太贵,两人讨价还价,最后父亲用四千元买下,高高兴兴抱回家。
  听父亲说自己拣了个宝贝,一家人围着罐子转来转去,只见那罐子黄扑扑的沾满泥巴,上边没有任何图案,文字,大家也弄不清到底是不是宝物,正好我的朋友在博物馆工作,让他来看了看,他说:“什么宝贝啊,这是民国时土窑烧制的陶罐,到处都是的,不值什么钱……”
  四千元买了一个没用的陶罐,父亲让母亲狠狠骂了一顿,说你人老了,瞎折腾啥哟,咱都过一辈子了,还想啥发财的事呢?父亲低着头一直没有吭声,他总算明白了:天上哪能真的掉不下馅饼来,就算真有好东西也轮不到自己。因为现在收藏热,就算有个真的宝贝,也都让人家抢着买去了,那还能跟大白菜一样,摆到小摊点上来卖啊?……
  从此父亲再也不逛那些古董摊点了。                                 

最近喜欢腌菜,做了各种辣黄瓜,腌了一桶酸菜。还买了山葡萄,泡了一罐葡萄酒。又买了泡菜坛子,想做泡菜,觉得做了这些还不过瘾,还想用邻居给的有机白菜做上一盆辣白菜。这个秋天啊,似乎觉得只有做了这些才对得起这个季节,才能让人心安。至于这些菜们做好后是否吃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享受这个过程才是真正的目的。

从去年开始,我喜欢上了买各种菩提手串和手把件。喜欢晚上没事的时候,边看电视边盘它们,这时心会静下来,也会看着它们一点一点包浆油然而生出一种成就感。现在又感觉玩它们不过瘾,又迷上小叶紫檀手串,也买来盘着,好不忙碌啊。很多时候,看着它们静静躺在书桌上的纸盒里,散发着盘后自有的光茫,我就会很开心,也会很纠结,不知接下来先盘它们谁好。哪一串都是我的最爱啊。哪一串都是身外之物。就会想着它们在百年之后又会成为谁的玩物呢?如此一想,就会对一些事情越发淡然。也好。

许是因为看雪小禅的《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那本书影响,开始对古朴的盆盆罐罐产生了兴趣,只是看着它们不便宜的价格,不敢轻易去买,很怕毛手毛脚的我,不小心把它们弄碎了。所以只是在网上把相中的几款器皿放在购物车里,没事的时候找来看上一看,过个眼福,想着哪天有了意外之才再买之吧。每天因为有了这些盼望才觉生活原来也美好。

把我的这项新喜欢说给同事听,他直说我是败家子。我听了也不生气,一笑了之。活到如今,不管有钱没钱,我越发花钱随心所欲起来,越发喜欢把一些钱花在了一些看似没用的东西身上。有时也会自责,但今天看了微信里署名陈道明的文章就释然了。他说,这个世界上许多美妙都是由无用之物带来的,一场猝不及防的春雨或许无用,却给人沁人心脾之感; 刺绣和手工或许无用,却带给我们美感和惊喜; 诗词歌赋或许无用,但它可以说中你的心声,抚慰你的哀伤。是啊,他所说的这些也是我所喜欢的。也许有些人会觉得这些无用,但是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做这些事的人乐在其中就是最幸福的事,子非鱼,安之鱼之乐?

还有一样事,我要说,这一年我买书有瘾,买了数十本书,大多是网上淘的,正版盗版都有,只要是想买就买。当然结果也和腌菜一样,看与不看是另一回事。买是因为我喜欢。况且,书都买了,离看还远吗?

说了半天我的这些喜欢,似乎都是关乎心灵的东西,而少了一些化妆品和衣物。忽有些窃喜,感觉同样是败,是不是这样的败更加高大尚呢?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小说日志,转载请注明出处: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柳岸】罐罐(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