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相当大心见到阿爹写

  (一)
  刈陵,月亮湾夜总会。
  “刚来不久,请多关照。”小倩微微含笑,对众姐妹说。
  大部分的姐妹都被叫去了,小倩还在化妆间里呆坐着。笃,笃,笃,听到领班师姐高跟鞋的触地声,小倩的心随着笃笃的节凑狂跳起来。很快,门外显出一张艳妆浓抹的俏丽面孔,笑迷迷的,十分灿烂。看得出来,领班师姐的心情似乎很是不错,也难怪,今天的姐妹们大都派上了活,几乎不够用了。
  “小红、小春、小娟,你们三个,跟我来。”领班师姐随口又点了几个姐妹,领着她们去了夜总会最大的包厢。
  这个包厢平常利用率只有六成,因为消费很贵,一般人玩不起。再说了,这个大包厢几乎成了少数人的领地,领地里这几个巨豪,一个比一个牛逼,一个比一个霸道,谁敢轻易在老虎头上拨毛?除非活得不耐烦了。
  怪不得领班师姐今天如此开心。能订起这个大包厢的,除了数得过来的那几个大款,好像没几个人了。那么,今晚在大包厢里潇洒的,会是哪路大神?出于好奇,领班师姐走后,小倩欲向另一位正在化妆的姐姐小丽打听,然,小丽姐姐却笑而没有正面答。
  “小妹,既然没点你,说明这个客人不是这里的常客。在这种地方,不必要去关心别人,只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
  “嗯。姐,其实,我连自己都不一定能照顾好呢。”
  小倩知道姐姐说的都是心里话,大实话。这位姐姐来的时间较早,应该说积累了不少经验,听她的没错。然而,虽说没必要去理会别人的事,但小倩的心里还是莫名其妙地升腾起一种浅浅的焦虑感:不会是他吧?但马上自己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会的,如果是他,没有不点小倩的道理。不错,人人都说婊子无情,但我小倩不是真婊子,我小倩是受生活所迫,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选择了这个职业。说实话,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却干出了几件轰轰烈烈的事件,在月亮湾夜总会引起不小的轰动。我小倩确实不是做这个职业的“料”,我曾经怒搧流氓老板一耳光,曾经往一个把一只肮脏的手游走在小倩私处的流氓老板脸上泼红酒,曾经怒斥一个流氓老板:“请你不要非礼,要不,请你滚蛋。”
  我小倩一而再,再而三地得罪客人,总是搞得自已身心疲惫,受了不少了罚,还没赚到几个钱。唉!
  来这里的未必全是披着人皮的野兽,也有个别坦荡“君子”,他就是其中之一,尽管小倩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她知道,只要他来这里消费,十有八九要点她小倩的。或许,这就是缘。
  在化妆室里呆了一会,仍然没有人点小倩。
  小倩突然感觉有点失落,难道就因为咱是个刺儿头?其实这种失落感自进夜总会后就一直陪伴着她,小倩就这样时常处于极度的矛盾之中,既希望有人能点到她,因为小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挣钱,挣大钱的,挣不到钱,还有什么意义?但真正点了她,小倩又很害怕,总是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惧感,感觉就像羊入虎口,每每看到那些苍蝇一样恶心男人的语言、神态与动作,小倩就想吐。特别是自己那道重点坚守的防线,屡屡遭到大款们“砖头”的豪砸,在成捆红色人民币的诱惑下,好多次就差那么一丁点就给突破,太可怕了,幸亏小倩还有她的底线,并一直坚守绝对不让任何人来突破。
  但小倩也知道,在这种隐伏着极度危险的地方,曾经有不少姐妹被下了迷药而失身,这道最后的防线能坚持多久?她自己也难以预料。
  “唉,怎么这样命苦?是家门不幸,还是小倩我自找苦吃?”
  “小倩都做了些什么?作茧自缚者,是小倩我自己。小倩不该那样冲动,小倩那样做是对,还是错?”
  她本是好端端的一个大学生,沦落到这种地步,怨天,还是怨地?不怨天,也不怨地,小倩觉得,这完全怨她自己。
  她手托香腮,思绪又回到进夜总会之前甚至更远。
  
  (二)
  二十年前,一个女性小生命呱呱落地。
  这个小生命,就是二十年后的小倩。现在的小倩,像一朵含苞怒放的玫瑰,人们都说,小倩长得比西施还好看,明目皓齿,肤色白晰,丹凤眼,柳叶眉,樱桃小口,一米七○的个头,真有沉鱼落雁之容,倾城倾国之貌。
  小倩是个在校的大三学生,有一顶校花的贵冠,可惜这校花是一朵十分扎手的玫瑰。
  门外响起脚步声,这脚步声小倩再熟悉不过了。
  “爸,你回来了?”
  接过爸的衣服挂好,小倩急忙将已经泡好的茶水奉上:“爸,你喝茶。”
  “嗯,闺女真孝顺。”老爸笑着点点头说:“爸没白养活你。”
  听到爸爸的赞扬,小倩心里非但没有些许高兴,反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甚至,小倩觉得爸爸的表扬像一把小小匕首,刺破小倩的肌肤直达小倩的心脏。小倩轻轻地颤栗了一下。为了掩饰与表扬不成比例的表情和神态,小倩赶忙紧紧围裙带子说:“爸,小倩去做饭了。”
  “倩儿,你不是说好署期要去打工的吗?什么时候走?”
  小倩停下手里的话,脸扭向客厅,高声回答说:“爸,过两天就走。”
  锅里的油在翻着气泡,很快,有油烟冒出,逐渐地油烟越来越浓。小倩呆呆地望着铁锅里的油烟,似乎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嘭”地一声响,油烟变成火苗,涮地窜起老高。一惊,方才回过神来,迅速把洗好的菜倒进锅里。随着喳啦一声暴响,上窜的油烟火苗猛地向上飘忽了两下,灭了。
  “我的天啊,小倩这是怎么了?”
  不要说炒菜是这样,小倩发现她最近一段以来,做什么事分都分心,心思不能集中到一块。尤其是看到爸爸,心里更是莫名其妙地乱,乱得像一团麻。不,还不如一团麻,一团乱麻还能慢慢理顺,但她这颗麻乱的心总是乱得找不到一丝头绪。
  她是个孝女,也想伺候好爸爸,但又感觉有点不情愿。非但不情愿,甚至有时还萌生出放在茶水里一撮毒药,把老爸毒死的荒唐念头。
  “如果不是来自你的血统,小倩是你的亲生女儿,我真的会当着众人的面数落你一番,臭骂你一顿。”小倩用刀一边狠狠地将一根红萝卜剁得粉碎,一边小声而愤愤地说。
  她为什么这样恨老爸?原来,妈妈自嫁给老爸那天起,妈妈没有一天不受老爸的欺凌。
  “妈,再不行,你就和我爸离婚吧,小倩随你走,伺候你一辈子。”
  “不。”妈妈哽咽着说:“孩子啊,妈不能让你和你哥哥生活在一个残缺一方爱的家庭里。在这里不幸福,未必另找一个就幸福了。也许是前世欠他的,让我今生来还。算了,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离啥子婚啊。”
  说什么妈妈也不和爸爸离婚。不离就不离吧,其实静下心来后细细一想,还也真是,就是和爸爸离了,再找一个后爸,没准还是恶魔一个,到时哭皇天都没泪。
  “但是妈。”小倩在心里这样说,但她决计没敢说出口:“女儿二十一岁了,长大了,总不能对这样的家庭暴力不闻不为吧?小倩要瞅个合适的机会,小小惩戒老爸一下,让他知道其中的厉害,如果能让他迷途知返,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小倩忌恨老爸,不是一天两天了。
  她曾经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你,爸爸,大男子主义也太厉害了。自小倩懂事起,就见你经常和我妈吵架。锅碗瓢盆经常碰撞,夫妻俩吵几句到也没什么不正常。但是爸,你动轧就挥动拳头,把我妈往死里打,经常打得她满身伤痕。爸爸,小倩是在看着你暴打我妈妈中长大的,二十年来,小倩没有一天不是在恐惧中度过,我每天晚上总是梦见妈妈浑身是血,圆睁着哀怨的眼睛,流着血泪在凄风苦雨中狂奔、呼喊。我总是被恶梦惊醒后,在黝黑而深邃的长夜,透过玻璃窗仰望着天上的星河,指点着那两颗最亮的星星说,那是爸爸和妈妈。小倩就纳闷了,你们俩既然肩并肩运行在同一个轨道上,因何就不能相融呢?妈妈是个温柔敦厚能够勤俭持家的贤惠妻子,她那里对不住你了?尤其是在你酒醉后,在酒精的作用下,你的魔鬼一面暴露无余,不要说饱受摧残的妈妈,就连小倩都不寒而栗。爸爸,你到底是人,还是魔?有时候小倩真不敢相信,站在小倩面前的,是她的父亲。
  突然,小倩听到爸爸接了一个电话,尽管他把声音放低了,但小倩还是能听得清。只听爸爸说道:“喂,老伙计,问我找你干吗?你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咱俩合伙不是一次半次了,既然给你打电话,就是有事呗。”
  
  (三)
  “有啥事?老哥你说。”电话那头声音虽小,但老爸设置的音量较大,小倩二十一岁的一个年龄段,耳朵功能正强着呢,仍然能听得清:“小弟就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没有坏事,是好事,好事你懂吗?”
  “懂,怎能不懂?我是你的兄弟啊。”
  小倩从厨房里向客厅方向瞥了一眼,见爸爸斜躺在沙发上,一只手两指夹着烟,一缕细细的轻烟袅袅升起。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小子,你听着,今晚十一点半,咱们开始行动,到咱厂子里,偷些盘条出来,卖了换酒喝。”
  “好,好,晚上咱们再联系。”
  天终于暗了下来。
  爸爸草草吃了点饭就出去了,小倩知道他干什么。所以,她耐心地等,她要待到十一点半以后才能出手。
  “睡吧孩子,不早了。”妈妈从里屋喊道。
  “没事妈妈,你先睡吧,小倩再上一会儿网。”
  “嗨,你这孩子,不要磨几得太晚了啊。”
  “好的,妈妈。”
  小倩起身走向里屋,将妈妈的房间门关好了,缓缓地踱到沙发上坐下,掏出手机,打开手机QQ版,进入聊天室。
  她犹豫了,该不该这么做呢?做吧?于心不忍,他毕竟是咱老爸。不做吧?更不忍心让妈妈整天挨拳头,吃皮鞋。她有点迷茫,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在客厅里轻轻地来回踱步,一边走,一边想,想了很多,妈妈挨打的镜头,爸爸凶恶的面孔,妈妈满身的伤痛,爸爸高扬的拳头,妈妈满是泪痕的脸,爸爸东倒西歪的醉态,一个个让她寒心的镜头重复在她大脑中闪过。
  “不行,必须趁这个机会让公安把老爸抓了关进去,一来让妈妈清静几天,不用再挨打,二来也给老爸一个教训,让他迷途知返,重新做人,做个靠自己劳动创造自己生活的人。”
  想到这里,小倩银牙一咬,坐回沙发上,迅速点击了男友的QQ:
  “冲哥,在吧?”
  “是的小倩,吃过饭了吗?”秦冲马上就回话过来。
  “冲哥,帮小倩一个忙,好不好?”小倩打出这一行字后,抬脸看了看妈妈的房间,这一看,增加了勇气,坚定了信心。
  “什么忙,只要我能到的。”
  “冲哥,能做到,这个很简单,午夜十二点时,你马上帮小倩拨通110,说有人在某厂的露天仓库偷钢材呢,让他们快去捉拿。”
  那头的秦冲愣了一下,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小倩,他这是干吗?于是给她发来回复:“倩,你怎么知道有人在那个时段去厂子里偷钢材?”
  “冲哥,你就不用多问了,照小倩的话去做,只管打就行了。”
  “行,好吧。”
  再说小倩他爸,伙同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中年人,另一个不到三十。十一点半,三人准时碰了头,小倩爸爬墙潜入厂区的露天仓库,中年人骑在墙头上接货。仓库里边有很多是截成小团的盘条,他专捡三二十斤重的小捆,中年人从墙头上用绳子吊起来移到墙外,再由那个在墙外胡同里守候着的年轻人放到车上。
  正干的起劲,蓦然仓库大门被打开。
  “别动,举起手来。”
  随着一声大喝,几把强光手电一齐照向他们,同时数盏五百瓦灯泡瞬间开启,小倩他爸和在墙头上趴着的那人,一齐被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而在墙外接应的那个年轻人大惊,暗道一声不好,刚想逃走,就见小巷两头也都亮起强光手电,怎能逃得了?被抓了个正着。
  小倩他爸等三人被带到派出所问话。
  令她始料不及的是,其中那个年轻盗贼向警方透露说,小倩他爸是主谋,跟上小倩他爸,干了许多鸡鸣狗盗的事情。严重的是,那小子还供出了一个尘封了十年的厂财务科现金被盗案件,数罪并罚,竟将小倩老爸判了二十年的刑。
  小倩后悔了,他本想稍稍对老爸惩戒一下,没想到玩得出格了。
  
  (四)
  因为玩得出格了,把老爸玩到了劳改场。
  从此小倩倒了大霉。
  “唉!女儿啦,你干得这叫什么事啊。这,这闹成啥了啊,你个不孝女!”妈妈嚎啕大哭,哭得死去活来。
  “妈。”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今天你能把你爸送上法庭,判了刑,指不定明天就会对我干出甚么事来!”一惯软弱可欺,逆来顺受的妈妈,此刻一反常态,瞪着血红的眼,怒吼着,咆哮着,拿了杆面杖,朝小倩的头上就砸过来。
  小倩急忙将脑袋一歪,脑袋算是躲过了,但娇嫩的臂膀上,还是扎扎实实挨了一杆杖,疼得她直冽嘴咬牙喊叫。
  “妈,我这也是为了你。”
  “哈哈哈哈,为了我,为了我就让你爸去坐牢?为了我就让我守活寡?你爸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到好,我看咱娘儿三日后还怎么活?”
  “不是,不是还有我哥吗?”
  妈妈看了哥一眼,哇地一声哭得更厉害了:“你哥?呜呜,能指靠得上他?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

  夜幕降临,月亮弯夜总会。
  小倩蜷缩在宽大的沙发里,总感觉这里的氛围有点别扭,到底怎么别扭,她一时也说不清楚。
  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站起身来,扭着屁股走到小倩面前,在她的脸蛋上轻轻摸了一把,咯咯笑着说:“哟,新来的吧?好嫩的妞儿。”
  “哼!”另一个妖艳女子红唇一嘬一歪,将脸扭到别处。
  小倩的脸一下子红了,感觉面颊上像有一团烈火熊熊燃烧。她低下了头,在心里呼喊道:“小倩,你来到这里,是对,还是错?”
  
  (一)
  二十年前,一个小生命呱呱落地。
  二十年后,小倩长成一个十分漂亮的大姑娘,像一朵含苞怒放的玫瑰。人们都说,小倩长得比西施还好看,明目皓齿,肤色白晰,丹凤眼,柳叶眉,樱桃小口,一米七零的个头,真有沉鱼落雁之容,倾城倾国之貌。
  现在的小倩是个在校的大三学生,一顶校花的桂冠光芒四谢,众多的小男生为了她整天魂不守舍。可惜,这校花是一朵十分扎手的玫瑰,男孩子们只能远望赏色而无法近身闻香。
  放暑假后,小倩决定先回家小住几天,然后去深圳去打工,冲哥那边已经联系好了。今夜无云,天上繁星点点,已经十点多了,老爸串门还没回来,她一直在等,每天睡前,她必须为老爸做一件事:洗脚。
  门外响起脚步声,这脚步声小倩再熟悉不过了。
  “爸,你回来了?”
  接过爸的衣服挂好,小倩急忙将已经泡好的茶水奉上:“爸,你喝茶。”
  “嗯,闺女真孝顺。”老爸笑着点点头说:“爸没白养活你。”
  听到爸爸的赞扬,小倩心里非但没有些许高兴,反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甚至,小倩觉得爸爸的表扬像一把小小匕首,刺破小倩的肌肤直达小倩的心脏。小倩轻轻地颤栗了一下。为了掩饰与表扬不成比例的表情和神态,小倩赶忙紧紧围裙带子说:“爸,小倩去给你做饭,西红柿加鸡蛋,这是你最爱吃的。”
  “倩儿,你不是说好署期要去打工的吗?什么时候走?”
  小倩停下手里的话,脸扭向客厅,高声回答说:“爸,过两天就走。”
  锅里的油在翻着气泡,很快,有油烟冒出,逐渐地油烟越来越浓。小倩呆呆地望着铁锅里的油烟,似乎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嘭”地一声响,油烟变成火苗,涮地窜起老高。一惊,方才回过神来,迅速把切好的西红柿倒进锅里。随着喳啦一声暴响,上窜的油烟火苗猛地向上飘忽了两下,灭了。
  “我的天啊,小倩这是怎么了?”
  不要说炒菜是这样,小倩发现她最近一段以来,做什么事分都分心,心思不能集中到一块。尤其是看到爸爸,心里更是莫名其妙地乱,乱得像一团麻。不,还不如一团麻,一团乱麻还能慢慢理顺,但她这颗麻乱的心总是乱得找不到一丝头绪。
  她是个孝女,也想伺候好爸爸,但又感觉有点不情愿。非但不情愿,甚至有时还萌生出放在茶水里一撮毒药,把老爸毒死的荒唐念头。
  “如果不是来自你的血统,小倩是你的亲生女儿,我真的会当着众人的面数落你一番,臭骂你一顿。”小倩用铲一边狠狠地翻腾着锅里的西红柿,一边小声地嘟哝着说。
  她为什么这样恨老爸?原来,妈妈自嫁给老爸那天起,妈妈没有一天不受老爸的欺凌。
  昨夜,妈妈又挨了老爸一顿毒打。在厨房里看到妈妈痛苦的表情,小倩咬了咬牙,低着头说道:“妈,再不行,你就和我爸离婚吧,小倩随你走,伺候你一辈子。”
  十年前她就想对妈说出这句话,但怎么也说不出口。
  “不。”妈妈哽咽着说:“孩子啊,妈不能让你和你哥哥生活在一个残缺一方爱的家庭里。在这里不幸福,未必另找一个就幸福了。也许是前世欠他的,让我今生来还。算了,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离啥子婚啊。”
  说什么妈妈也不和爸爸离婚。不离就不离吧,其实静下心来后细细一想,还也真是,就是和爸爸离了,再找一个后爸,没准还是恶魔一个,到时哭皇天都没泪。
  “但是妈。”小倩在心里这样说,但她决计没敢说出口:“女儿二十岁了,长大了,总不能对这样的家庭暴力不闻不为吧?小倩要瞅个合适的机会,小小惩戒老爸一下,让他知道其中的厉害,如果能让他迷途知返,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小倩记恨老爸,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
  在读高中时,她就曾经在日记中这样写道:爸爸,自小倩懂事起,就见你经常和我妈吵架。锅碗瓢盆经常碰撞,夫妻俩吵几句到也没什么不正常。但是爸,你动轧就挥动拳头,把我妈往死里打,经常打得她满身伤痕。爸爸,小倩是在看着你暴打我妈妈中长大的啊。
  二十年来,小倩没有一天不是在恐惧中度过,她经常在晚上做恶梦,梦见妈妈浑身是血,圆睁着哀怨的眼睛,流着血泪在凄风苦雨中狂奔、呼喊。我总是被恶梦惊醒后,在黝黑而深邃的长夜,透过玻璃窗仰望着天上的星河,指点着那两颗最亮的星星说,那是爸爸和妈妈。小倩就纳闷了,你们俩既然肩并肩运行在同一个轨道上,因何就不能相融呢?妈妈是个温柔敦厚能够勤俭持家的贤惠妻子,她哪里对不住你了?尤其是在你酒醉后,在酒精的作用下,你的魔鬼一面暴露无余,不要说饱受摧残的妈妈,就连小倩都不寒而栗。爸爸,你到底是人,还是魔?有时候小倩真不敢相信,站在小倩面前的,你还是不是我的父亲。
  突然,小倩听到爸爸接了一个电话,尽管他把声音放低了,但小倩还是能听得清。只听爸爸说道:“喂,老伙计,问我找你干吗?你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咱俩合伙不是一次半次了,既然给你打电话,就是有事呗。”
  
  (二)
  “有啥事?老哥你说。”电话那头声音虽小,但老爸设置的音量较大,小倩二十一岁的一个年龄段,耳朵功能正强着呢,仍然能听得清:“小弟就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没有坏事,是好事,好事你懂吗?”
  “懂,怎能不懂?我是你的兄弟啊。”
  小倩从厨房里向客厅方向瞥了一眼,见爸爸斜躺在沙发上,一只手两指夹着烟,一缕细细的轻烟袅袅升起。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小子,你听着,今晚十一点半,咱们开始行动,到咱厂子里,偷些盘条出来,卖了换酒喝。”
  “好,好,一会咱们再联系。”
  “好,你小子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不会,我办事,你还不放心?”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
  “爸,吃饭了。”小倩把做好的炒大米端到老爸面前:“你先吃,还有汤,我再去热一下。”
  爸爸草草吃了点饭就又出去了,小倩知道他干什么。所以,她耐心地等,她要待到十一点半以后才能出手。
  “睡吧孩子,不早了。”妈妈从里屋喊道。
  “没事妈妈,你先睡吧,小倩再上一会儿网。”
  “嗨,你这孩子,不要磨叽得太晚了啊。”
  “好的,妈妈。”
  小倩起身走向里屋,将妈妈的房间门关好了,缓缓地踱到沙发上坐下,掏出手机,打开手机QQ版,进入聊天室。
  她犹豫了,该不该这么做呢?做吧?于心不忍,他毕竟是咱老爸。不做吧?更不忍心让妈妈整天挨拳头,吃皮鞋。她有点迷茫,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在客厅里轻轻地来回踱步,一边走,一边想,想了很多,妈妈挨打的镜头,爸爸凶恶的面孔,妈妈满身的伤痛,爸爸高扬的拳头,妈妈满是泪痕的脸,爸爸东倒西歪的醉态,一个个让她寒心的镜头重复在她大脑中闪过。
  “不行,必须趁这个机会让公安把老爸抓了关进去,一来让妈妈清静几天,不用再挨打,二来也给老爸一个教训,让他迷途知返,重新做人,做个靠自己劳动创造自己生活的人。”
  想到这里,小倩银牙一咬,坐回沙发上,迅速点击了男友的QQ:
  “冲哥,在吧?”
  “倩,在的,想我了?”秦冲马上回话过来。
  “别贫嘴。冲哥,帮小倩一个忙,好不好?”小倩打出这一行字后,抬脸看了看妈妈的房间,这一看,增加了勇气,坚定了信心。
  “什么忙,只要我能到的。”
  “冲哥,能做到,这个很简单,午夜十二点时,你马上帮小倩拨通110,说有人在黎侯水泥构件厂的露天仓库偷钢材呢,让他们快去捉拿。”
  那头的秦冲愣了一下,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个小倩,他这是干吗?于是给她发来回复:“倩,你怎么知道有人在那个时段去偷钢材?”
  “冲哥,这你就不用多问了,照小倩的话去做,只管打你的电话。”
  “行,好吧,倩。”
  再说小倩他爸,伙同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中年人,另一个不到三十。十一点半,三人准时碰了头,小倩爸爬墙潜入厂区的露天仓库,中年人骑在墙头上接货。仓库里边有很多是截成小团的盘条,他专捡三二十斤重的小捆,中年人从墙头上用绳子吊起来移到墙外,再由那个在墙外胡同里守候着的年轻人放到车上。
  正干的起劲,蓦然仓库大门被打开。
  “别动,举起手来。”
  随着一声大喝,几把强光手电一齐照向他们,同时数盏五百瓦灯泡瞬间开启,小倩他爸和在墙头上趴着的那人,一齐被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而在墙外接应的那个年轻人大惊,暗道一声不好,刚想逃走,就见小巷两头也都亮起强光手电,怎能逃得了?被抓了个正着。
  小倩他爸等三人被带到派出所问话。
  令她始料不及的是,其中那个年轻盗贼向警方透露说,小倩他爸是主谋,跟上小倩他爸,干了许多鸡鸣狗盗的事情。严重的是,那小子还供出了一个尘封了十年的厂财务科现金被盗案件,数罪并罚,竟将小倩老爸判了十年的刑。
  小倩后悔了,他本想稍稍对老爸惩戒一下,没想到玩得出格了。
  
  (三)
  因为玩得出格了,把老爸玩到了监狱。
  从此小倩倒了大霉。
  “唉!女儿啦,你干得这叫什么事啊。这,这闹成啥了啊,你个不孝女!”妈妈嚎啕大哭,哭得死去活来。
  “妈。”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今天你能把你爸送上法庭,判了刑,指不定明天就会对我干出甚么事来!”一惯软弱可欺,逆来顺受的妈妈,此刻一反常态,瞪着血红的眼,怒吼着,咆哮着,拿了杆面杖,朝小倩的头上就砸过来。
  小倩急忙将脑袋一歪,脑袋算是躲过了,但娇嫩的臂膀上,还是扎扎实实挨了一杆杖,疼得她直冽嘴咬牙喊叫。
  “妈,我这也是为了你。”
  “哈哈哈哈,为了我,为了我就让你爸去坐牢?为了我就让我守活寡?你爸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到好,我看咱娘儿三日后还怎么活?”
  “不是,不是还有我哥吗?”
  妈妈看了哥一眼,哇地一声哭得更厉害了:“你哥?呜呜,能指靠得上他?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
  妈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小倩知道她这个哥的特性,怎么说呢?自私贪婪,好吃懒做,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名符其实的啃老一族。
  啪。哥一拍桌子,嚓地站起身来,眼睛里冒着火,呲牙冽嘴,活像一只猛兽:“小倩,我的好妹妹,你怎么没把你哥一齐告发了,去看守所吃现成饭多好?哈哈,哈哈哈。”
  小倩是有思想准备的,准备挨哥哥一顿毒打:“哥,你打我吧,我该打,我是真心想让哥哥你把我痛打一顿,因为我在这个家里,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把自己的父亲送到了劳改场。”
  然而,令小倩没想到的是,哥哥居然没有发太大的脾气,只是狠狠一跺脚,向她呸了一口,嚎啕大哭,夺门而出,狂奔而去。
  妈妈再次长长哀叹了一声:“倩儿,冤家,你害得妈好苦啊”。
  突然,妈妈身子一软,倒在地上。小倩吓坏了,抱着妈妈失声痛哭:“妈妈,妈妈,你醒醒,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小倩的呼叫,邻居们急忙帮小倩把妈妈送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你妈得的是心脏病,孩子,你妈是受什么打击了吧?”
  小倩嘴唇噏动着,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来:“这,这个。唉!”
  从此,妈妈的心脏病越来越重,不能着一点气,一着气就犯病,一犯病就昏迷。
  更让她难以容忍的,是他的哥哥,这个不争气的哥哥,自老爸判刑劳改后,他几乎彻夜不归,不是泡在麻将场上,就是醉在酒吧里。赌得没钱了,就找妈妈要,每要一回,妈妈就得住上一回医院。
  小倩的心彻底凉了,整日以泪洗面,她觉得自己有罪,是她把这个家庭摧毁了。既然祸自她出,那么,她就理应来承担这个责任。妈妈治病需要大量的钱,她一个幼弱的姑娘家,怎么去赚钱养家糊口,赚钱给妈妈治病?
  更让她料始不及的是,她由此而失去了生活来源,连学费都交不上了。不得已,他只得假装病了,从医院开了张假证明,请了半年假在家里“养病”。多少个日日夜夜,她愁得白天吃不下饭,晚上睡不着觉。
  上学不上学到是其次,总得维持这个家的的日常生活吧?爸爸在劳改场,妈妈病了,哥哥离家出走杳无音讯,能劳动挣钱的,也只有她了。小倩决定外出打工,然而事不如愿,她一连跑了十几个单位,除了做家政以外,没有一份合适的工作。
  除了维持全家人的生活,自己还要读书,做家政工资太低了,每月一千五百元的薪水,连全家人的基本生活都满足不了。可,不做家务又能干啥?想了许久,小倩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早上,老爸从外地出差回来

买了项链、口红、以及丝巾……

我寻思着,口红肯定是给我的

于是喜滋滋准备试色

结果老爸说

这些都没有我的份

是给他老婆的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

兔姐当时就懵了

怎么着也是亲闺女

差距不能那么大吧?

于是眼睁睁看着他拿出了

棒棒糖

给我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2

合着我就那么好糊弄?

也许

这就是所谓的

父母才是真爱

而我只是个意外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3

你们羡慕父母的爱情吗?

有被他们的爱情故事甜到发酸过吗?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令人羡艳的

父母的爱情

01

最原始的浪漫,最初的温柔——

书信示爱

你为喜欢的人写过情书吗?

如果有,现在还写吗?

……

很多人都觉得

现在是电子时代了

书信已经过时了

其实不然

但凡爱情,用书信来表达

都比一切软件来得浪漫、深重

而又情意绵绵

“我爱您”

“我一定争取到您说爱我的那一天

到那时将向您求婚!”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4

@南瓜霸霸H

最近博主@是咻仔呀分享了一组

爸爸写给妈妈的情书

言浅情深、纸短情长

着实甜煞一众网友

以前只知道十指连心

现在才知道原来脚踝也可以连心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5

你最近嗓子哑了

骂我也没力气

要把嗓子保护好,手语骂人很没气势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6

我不喜欢你做某件事

不仅仅因为我不喜欢

更因为那件事让你受伤了

泡面没营养,不能多吃

加鸡蛋也不行!

不要再偷吃了!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7

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

姜女士

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家踏青吗?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8

有仪式感的婚姻,本是就是一种浪漫

今天是你的生日

咱们一起回家,感谢咱爸妈

让我捡了这个大便宜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9

爱情中哪有高攀低攀

真正爱你的人,总怕自己不够好

怕你觉得爱情不过如此

最近你在减肥

我很支持,但节食不好

给你炖了萝卜牛腩汤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0

与其指责说教,不如行动上帮你

所谓真爱,一定是温润细致到了骨子里

你不要担心,什么都没变

我见你如同第一面,还会语塞词穷

你也如此,眼角和以前一样,没有皱纹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1

今天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那就告诉你,不要担心好了

天气阴沉、花也不明亮了

但你永远光彩照人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2

你陪着我的时候,我从不羡慕别人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神仙爱情”吧

女儿问过爸爸

为什么每天能坚持给妈妈写小情书?

爸爸回答

“因为我每天花十几分钟

就能让她开心一整天

很划算!”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3

哪怕别人万般好,也不及你分毫

在我眼里,你一直是最初的模样

……

虽然你我都是普通人

但对你的爱意从来都不普通

滚烫热烈、浪漫赤诚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4

谁说直男没有浪漫细胞?

遇到深爱的那个人

他们不仅能撩,会撩

还能就这样撩一辈子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5

02

为了你,我做了许多傻事

甘之如饴!

年少时代的你

为喜欢的人做过傻事吗?

如果你有过

你的父母自然也有

他们甚至比你们还幼稚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6

我爸,死鸭子嘴硬,自己买了一件衣服,到处跟别人说是我妈送的

@紫色珍珠歌声

为了见面,成了演员

我同学爸爸以前假扮小货郎去她妈妈家门口卖东西据说啥都卖过,她妈妈以前超好看,然后我同学也特好看

@来一杯冰阔落叭:

吃醋老爸,在线锤人

年轻时候我爸吃我妈同事的醋,在食堂故意把同事的饭蹭到自己身上然后借此机会揍了同事……

@C8H11O2NC17H18F3NO

咱啥也不知道,咱啥也不敢问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7

因为喜欢

也是想尽了办法

我爸年轻的时候是个闷葫芦,追我妈但我妈又不理他,然后我妈和小姐妹骑自行车出去玩,他就一直一个人默默跟在后面跟了一天

@拼命大肥馕

爸妈初中同学还是初恋,妈妈喜欢茉莉花 ,爸爸每天都去摘,还被狗追,偷了奶奶的黑白波点雨伞送妈妈,为了让妈妈配波点裙子,后来嫁过去奶奶说,这雨伞不是我的吗???

@陈家大少2333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8

我爸追我妈的时候,经常偷偷去我妈妈工作的单位把我妈的自行车的气给放掉。然后送我妈回家,后来我爸还卸我妈自行车。

@数羊数到一半

俺老爹是学校的混混,有一次打了我舅,我妈跑过去把我爸打哭了。

万万没想到我爸一早暗恋的我妈,但我妈比他大不好追才出此下策诶啊

@蜡笔小新入睡中

甜蜜是甜蜜

但是舅舅又做错了什么?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19

03

初见乍喜,久处不厌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你相信爱情永不消散吗?

这些,父母们都真真实实得经历过

妈妈和爸爸谈恋爱的时候每天都有写日记,有一天妈妈给我看日记得时候发现有一页少了一部分,我就问妈妈去哪了,妈妈说在他俩结婚爸爸穿的西服兜子里,我就去找,在胸口的兜子里找到了,上面写的是,我想嫁给你

@跟你讲哦-

我爸当兵回来,下火车就看到我妈领着包往外走,我爸鬼使神差把包抢过来提着说“这位同志,我想为您服务”

@swagrychain

我爸那会18,我妈20。双方都有相亲要结婚的人了。

我妈去镇子上买东西,吃雪糕遇到我爸,剃一个大光头,骑着二八自行车,我爸把我妈送回家。

然后双方就闹着要结婚,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阵揍!

@吕旭Ryan

大光头还能一见钟情

这得是怎样的神仙颜值啊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20

因为太过喜欢

所以不舍得你做任何事

我爸!追了我妈七年才在一起!到现在我妈还不会做饭…我妈出门打牌车接车送...大概就是愿意为我妈做任何事吧

@今天超想睡懒觉

我妈去纹了眉, 回来和我爸说了说(因为我爸不太善于观察)我爸听见以后,去买了只鸽子炖,给我妈补补

@髙压气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21

我妈干农活的时候我爸家里西瓜熟了,他就挑西瓜给我外婆他们吃。别人的都是拿个西瓜现切,而轮到我妈我爸拿出一个白瓷罐,里面是切好了挑了籽还拌了糖的西瓜。

@狐丽佳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22

我妈从跟我爸谈恋爱到现在厨房都没有进过,家里不管是早饭中饭还是晚饭都是我爸做。

原因是我爸在结婚之前跟我妈说,你是仙女,仙女是不能沾染油烟的。

然后这么多年因为一个承诺到现在我妈一次菜都没烧过。

@XiLin_9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23

04

父母是真爱,孩子是“意外”

你有没有观察过?

在街头牵手的除了年轻人

剩下一小部分是年迈老人

鲜少有中年人

人到中年,似乎很容易搁置爱情

但这是不应当的

比起孩子

伴侣应该更重要啊

还记得某年过年的时候我妈要从柜子上面拿东西,让我扶凳子,我扶着的时候我爸推门进来了,对我一脸严肃的说:“你好好给你妈扶着,你要是把我媳妇摔了,你看我打你不”

我当时???

@Magical的一天

我妈陪着我爸谈了6年异地军恋,第七年我爸我妈结婚了,我高三的时候有点小叛逆和我妈斗嘴。

我爸从部队回来管我 然后和我说你别在家欺负我的女人

@Zz木采采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24

我爸骑车从外面回来嘴里叼着一朵花,我开心的去接,我爸说:“走开,给你妈妈的。”

@地铁真快

想起我爸追我妈时候偷偷攒钱去西安特意给我妈买了个裙子,后来在家里整理衣服被我翻出来试穿,被我爸看到了臭骂了一顿让我脱下给他收好放那,我妈就在旁边笑也不告诉我为什么挨骂。

@我还是扑了火_

问:爸爸妈妈如此相爱

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一定很幸福吧?

答:呵呵,我爸只对我妈好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25

中年人

也可以有硬核爱情

比如备注和情网名

我妈网名:七星瓢虫,我爸网名:我最爱七星瓢虫。ok fine

@我的墙头一个连

想起我爹QQ上给我妈的备注是“我的爱”……

@阿su-an

我妈网名:水晶之恋。我爸网名:恋上水晶

@李佳妮J

我手机找不到用我爸手机给我打电话 毫不犹豫的打给了“宝宝”

然后我妈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我的脸真的好疼

@寒影欲上萧

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 26

.

.

.

其实父母辈的爱情是最容易被忽视的

小年轻有着满腔热血和激情

老年人有相扶到老的默契和感动

唯独中年人,似乎满是生活的疲惫

我们在街头能见到拥吻的年轻人

相偎的老人

却很少有十指紧扣的中年人

但这并不是说

中年人的爱情就不甜蜜

我们用

“从前的车马慢,书信远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来形容老一辈爱情

其实父母那辈

夹带着烟火气,夹带着生活气

的爱情同样令人羡慕

你的父母有怎样的爱情故事呢?

欢迎分享到留言区,大家一起酸酸酸~

{"type":2,"value":"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小说日志,转载请注明出处:【极速体育足球在线直播】相当大心见到阿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