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怦然心动(2) 九幽、阴月 彭柳蓉

3、改变 老屋。阿守看着围着围裙的小栖端着可口的饭菜出来,脸上有着淡淡的微笑,“小栖,如果你天天都做晚餐,我可以考虑让你和月倾城免费住在这里。” “一言为定。”小栖开心一笑。虽然她还是有点害怕老屋里的阴月镜,但是,有月倾城在,她的心就觉得安稳。 月倾城将手边的资料放好,站起来接过小栖手中的盘子,“辛苦你了。”围着围裙的小栖真可爱。 小栖心中甜滋滋的,“我喜欢做饭。” 月倾城想起了什么,将包里的一叠钞票递给小栖,“这是海森给我的定金。住在阿守这里,怎么能不付房租。” 小栖抬头微笑“都听你的。今天的培训课顺利吗?” 月倾城微笑清澈,“挺好懂的。里面有一些类似宫廷礼仪的内容。培训老师说我做得很好。你呢?”他的脑海里闪过优雅强势的海薇的身影。下课前,海森突然出现,拿着合同和定金,还叮嘱他一定要和海薇这个魔女保持距离。这些小事,他不想让小栖烦恼。 小栖低叹,“我遇到了无忧姬的傀儡小柔,我第一次从阴月王朝回到这里的时候,她正要杀我,却被卷入了阴月镯的光芒里,居然也来到这个世界。她找到了我的妈妈,伪装成一个失去记忆的小孩子。无忧姬似乎能够和小柔联系,并下达指令。” 月倾城的心中,走了一丝暴虐的杀意。那负面情绪仿佛本身就存在于这具躯壳之中,被轻易引发。“或者,我去杀掉她。无忧姬的傀儡根本没有心脏,凭借着无忧姬巫力活在这个世界上。”月倾城淡淡的说。 小栖摇头,“无忧姬指示小柔对我妈妈下了同命蛊。小柔死了,妈妈也会死。小柔这一次只是警告我不要回到阴月王朝。我根本不会回去。因为……你在我身边。” 小栖的爱意化解了月倾城内心的暴虐情绪。他的手指掠过小栖的发梢,“我来想办法解决,你别担心。”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愿望就是希望小栖能够幸福。凡是威胁到小栖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晚餐时分,月倾城、小栖以及阿守说说笑笑,气氛融洽。吃着无法吃出味道的晚餐。月倾城的微笑那样幸福。 夜深人静。月倾城离开了老屋,前往小栖妈妈的别墅。 月光流动如夜曲,这夏夜的风轻柔如丝。 小柔睁开眼睛,从梦中惊醒。在刚刚的梦里,她梦见了自己被无忧主人挖去心脏的情景。 无形的杀气令她的房间变得寒冷。小柔发现,窗户正缓缓的打开。 月色下,月倾城站在窗外,仿佛仙人。 “阴月王…”小柔感觉到来自上位者的威压。她的灵魂都在战栗。 “如果你就这样躲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我也许会放过你。但是,你不该做的是,威胁小栖。”月倾城面容冷漠,语调轻柔。 小柔倔强的回答,“我死了,小栖的妈妈也会死。你难道不怕小栖伤心?” 月倾城点头,“我的确怕小栖伤心,但是,我并不打算杀死你。”小柔的惊慌少了一些,“那你深夜到这里是要干什么?警告我吗?我只听无忧主人的命令。” 月倾城突然笑了笑,“小柔,你知道吗?自从换了一具身体,我发现我的心有了变化。以前的我,应该不会想到要杀死你,而现在的我似乎……有了暗王的一些行事风格。” 他的唇印在左手的戒指里的人血和精气,“傀儡有着很强的生命力,不用吃饭不用呼吸也可以活很久。” 他鬼魅一般靠近小柔,将她提起,“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也许不会喜欢,但是,你再也无法威胁到小栖了。”在熟悉这个城市的资料的时候,月倾城发现,这个城市有一个废弃的防空洞。他会在防空洞的最深处,挖一个深深的深深的洞,然后将小柔埋在洞里,填上泥土,浇灌水泥。 可爱的侍女小柔在被无忧姬挖去心脏的时候早就已经死去。现在的小柔不过是藏着无忧姬的一丝魂魄的傀儡。 新的一天。新的早晨。 小栖和阿守刚刚走进深海大学,就有不同的学生递给她一支白玫瑰。有男生也有女生。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小栖一头雾水的想着。 远处,海峰捧着一束娇嫩的白玫瑰向小栖走来。 阿守叹气,“小栖,你怎么会和海峰海大少扯上关系?”小栖无可奈何的跟着叹气,“阿守,你可要保护我不受色狼的骚扰。” 阿守握住小栖的手,“那我就委屈一下自己,扮演你的男朋友好了。” 小栖恨不得掐死阿守,“你很委屈吗?” 看到阿守和小栖手牵手,海峰的脸色微变。新闻系的阿守是本校很多女生心中的理想男友。没想到,小栖说喜欢的男友就是阿守. 阿守微笑着看着走过来的海峰,“海大少,有事吗?”海峰的视线落在小栖的脸上,“小栖,又见面了。”小栖没有回答,只是侧过头对阿守柔声说,“阿守,你看到我被人送玫瑰,吃不吃醋?阿守的嘴角抽了抽,他盯着海峰,音色柔和,“自己的女朋友被别人欣赏,这说明我的眼光不错。亲爱的小栖,你应该学会拒绝。”海峰拿着白玫瑰,在原地站着,眼中是充满兴趣的光,“我很喜欢有难度的猎物。”阿守牵着小栖的手,眼底是氤氲的雾气。虽然是假的男友,却令他得到了一瞬间的幸福呢。只可惜,他活不过二十岁。

2、独占欲 海薇第一眼看到月倾城的时候就爱上了他。 培训课的教室里,月倾城静静坐着,倾听者授课老师杰米的话语。他的侧脸俊美而高贵,在夏日的晨光中仿佛神祗。 昨天,海森叔叔欣喜若狂的对海薇宣告,他找到了未来的巨星。 海薇信任海森叔叔的眼光,却在海森叔叔说月倾城花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乡下小子的时候,心中产生了疑问。 梵寇公司这样的国际型化妆品集团新推出的的少女路线香水对男模的要求极高。很难相信,一个未经专业训练的乡下小子拥有脱俗的气质,能衬托出香水的内涵。 带着疑问,海薇出现了培训教室里,培训老师杰米愣了愣。海薇不仅身份娇贵,更是当红模特儿、她虽然还在上大学,却已经夺得了好几个模特儿大赛的桂冠。 “杰米,我来看看我这次香水广告的新搭档。”海薇微笑迷人,气质高雅。 杰米也很满意月倾城。“你的叔叔眼光真是不错。” 海薇大方的对着月倾城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海薇。” 月倾城知道握手是这个世界的社交礼仪。他轻轻的握了握海薇的手,“你好,我是月倾城。” 近距离的看着月倾城,海薇的心不由自主的激动。 她按捺住想伸手抚摸月倾城脸的冲动,妩媚的笑着,“月倾城,不知道你数否有空和我吃个晚饭,我好和你聊聊香水广告的事情。” 月倾城想起了什么,唇边有温柔的笑意,“不好意思,我要回家吃我女朋友做的晚餐。” 在小栖含笑的摆弄自理,他找到了继续生存的理由。 即使在暗夜里化身为恶魔,他也要努力活下去的理由。 海薇脸色未变,微笑宜人,“那就请她一起来吃饭吧。我也好奇月倾城的女朋友会是怎样的女孩子呢。” 月倾城婉拒,“谢谢你的好意,我西瓦罐能和女朋友单独相处。”想到小栖,当度内心被温暖充满一般,由衷的感到幸福。 海薇的心仿佛被毒蛇咬住,持续的关注着嫉妒的毒汁。她风度很好的小小,“那下次再约了。月倾城,再见。” 海薇风一般的离开,只留下淡淡的迷人的香水味。 她离开培训教师后,脸上的微笑就消失了。 她在心底发誓,一定要的到月倾城。 从来都是天之骄女的她,怎么会败给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海薇想了想,拨了海森的号码,“海森叔叔,月倾城的女朋友是怎样的女孩子?” 海森随口回答,“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看得出月倾城很喜欢她。你看到月倾城了?是不是觉得叔叔我的眼光很赞?” 海薇的声音甜美迷人,“海森叔叔您的眼光当然是没话说。我发现我深深的喜欢上了月倾城,我想得到他。” 海森仿佛是看见了鬼一样叫了起来,“海薇,你别撩拨我的明日巨星。” 海薇的声音里有小小的哀怨,依然优雅动人,“可惜他不受我的撩拨。没关系,我要好好的计划一下。” 海森郑重的警告海薇,“别做出格的事情。感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你何必横插一刀?月倾城的确是很有魅力的男生。只是,就算你们在一起,你以为你父亲会同意你和他交往吗?” 海薇微微一笑,眼神里是势在必得的光芒,“我不管以后,我只知道我现在想得到他。” 海森气急败坏的大吼,“海薇,别这么任性”耳边却传来海薇挂断电话的声音。 与此同时,小栖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妈妈的家,前往深海大学报道。 小柔送小栖出门的时候,在她的耳边低语说,“我已经按照主人的吩咐,给你妈妈下了同命蛊。我死的话,你的妈妈也会死哦。”虽然无忧姬无法来到这个世界,却利用小柔这个傀儡掌控着她的生活。 妈妈即将和家庭医生结婚,小栖唯一能做的就是忍受小柔。 深海大学的背后是连绵起伏的森林公园。学校建筑风格是新古典风,在绿树的掩映下袅娜旖旎,如同山野美人。 小栖报道结束后,心事重重的走在校园里漫步。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女孩子的声音,“海峰,你真的要和我分手?!” 在小栖的左侧,树林的空地,穿着深海校服的长腿美女学姐正死死的抓着一个男生的衣袖。 海峰俊美邪气,身材修长,校服衬衣扣子有好几颗没扣,性感而慵懒。他的模样居然和暗王有几分相似,令小栖觉得心悸。海峰的语气微微有些不耐烦,“我对你的感情已经消失了。” 长腿学姐凝望着海峰,“海峰,我们明明昨天还在一起庆祝我的生日。你对我那么好,还送了我钻石手链。” 海峰唇边是讽刺的笑意,“还不明白吗?那是分手礼物。” 长腿学姐哭了,“海峰,他们都说你的女朋友的保鲜期不超过一个月,我本来还不信……。”原来,一切都是真的。深海大学的纨绔贵公子从来不会为女人停留更多的时间。 小栖不想涉入到别人的私事中,她转身想离开,却在不经意中踩到了地上的枯枝。“谁?!”海峰的眼中闪过一道光,他动作很快,闪身拉住了小栖的手腕。 小栖回过头。带着淡淡的歉意和不知所措,“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海峰没有放开小栖的手腕,反而对小栖眼中的漠然和厌恶很感兴趣。可爱的女孩子似乎很不喜欢他呢。那种厌恶被她藏的很好,却逃不过海峰的眼睛。 “没什么。反正到了明天,全校都会知道我换女朋友了。你是深海大学的学生?”海峰问。 小栖挣了挣,无法挣脱海峰的手,“我是深海大学的学生,学长,你可以放开我吗?”海峰唇角微勾,笑容魅人,“做我女朋友吧。”长腿学姐无法面对海峰的残忍,瞪了小栖一眼,啜泣着离开,手腕上的钻石手链闪闪发光。 怒气从小栖心底升起,“我没兴趣做保鲜期一个月的女朋友。”眼前的学长真够恶劣,当着刚刚分手的前女友追求别的女孩子。 海峰深思的看着小栖,眸子多情而专注,天生就能迷惑人心,“也许你不止一个月。”小栖微微一笑,轻柔美好,“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没有换男友的打算。” 海峰的眸色更深,他的手指能感觉到小栖细滑娇嫩的皮肤,他有些不舍的放开小栖,凝视着她,“你在仔细考虑看看。”小栖倒退几步,“我很喜欢我的男友。学长,我们还是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了。”把钻石手链当分手礼物的学长看起来很有钱,这样的人通常代表着幼稚和麻烦。 海峰笃定的笑着。他相信他很快就会和小栖再见面。在深海大学,没有他找不到的女孩子,也没有他搞不定的女孩子。

第八章:怦然心动 1、不定时炸弹 看着喜欢的人吃着自己做的早餐,那样的甜蜜仿佛心都在融化。 小栖托着下巴,看着对面吃着她做的三明治的月倾城,眼眶里是无法藏匿的喜悦。 阿守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报纸,他是在看不下去小栖发花痴的样子。 月倾城微笑,“很好吃。”他根本吃不出“三明治”的味道。 这具身体没有味觉。 这具身体只渴望人血里的精气。 小栖放下心来,:“你喜欢就好。”爷爷很喜欢她做的菜,所以她花了很多心思在厨艺上。看着月倾城那么喜欢她做的早餐,小栖觉得很开心。上一次放了太多盐是因为她做菜时候居然走神了。她当时脑海里全是月倾城在水晶棺材里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刹那即是永恒。 阿守带着怀疑的眼神看了小栖一眼,迟疑的拿起一个三明治,咬了一口。煎蛋、火腿以及黄瓜融合着沙拉的味道,在面包的包裹下,那样舒爽适口。这可比小栖上次做的好吃太多了。难道小栖其实厨艺不错,上一次只是偶然失手? 月倾城站了起来,“我要去上培训课了。” 小栖点点头,跟着站起来,为月倾城整理衬衣衣领,“等会儿,我要去妈妈那里看看她。”爸爸和妈妈离婚了,爸爸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而妈妈大概已经有好事将近。 爸爸和妈妈已经彼此不再相爱。 月倾城和小栖在公交站牌前,周围的女孩子的视线根本无法自月倾城身上移开。 月光一样温柔高贵的美少年呢! 仿佛小说里的少年居然在现实生活也存在着! 小栖知道月倾城的魅力。站在月倾城的身边,知道他还活着,那样的心情大概就是幸福。所以,即使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月倾城也是没关系的。 “下次不用送我了,我知道怎么坐车。”月倾城不忍心小栖被夏季热力十足的阳光晒黑。虽然。在这陌生的额世界里,小栖站在塔塔的身边,令他心中安稳。 小栖侧头仰望着月倾城,“好啊,月倾城很努力的适应这个新的世界呢。他本来是阴月王朝的王,却答应海森的请求成为模特儿。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为一个能照顾她的好男人。这样耳朵月倾城,令她忍不住想更喜欢,令她心动心酸。 看着和月倾城独自走上到站的巴士,看着他在车窗处露出的温柔的笑颜,小其唇边是同样温暖的微笑, 她是那样的幸福,幸福到他都害怕的地步。 寂静的别处,美丽的花园里蔷薇孤独热烈的绽放。妈妈住在家里,而爸爸已经搬出去了。 小栖看着自己的家,心中隐隐作痛。 她努力打起精神,按响了门铃。们很快被打开,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门边,微笑可爱,“小栖姐姐,我等你很久了。”小柔望着小栖,仿佛她们是十三多年的姐妹。她已经得到了无忧主人的指令,密切监视小栖的一切。 “你怎么会在我家?”小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戒备的瞪着小柔,“你吧我妈妈怎么了?!” 小柔可人爱的笑着,眼里冰冷无情,:“小栖姐姐,无忧主人让我告诉你,只要你不回阴月王朝去,你的爸爸妈妈就会很安全。如果你违背对有司许下的诺言” 小柔眼里是嗜血的杀机。 小栖握紧了双拳。 就在这个小栖的妈妈的声音传来。“是小栖吗?快进来!” 一个多月不见女儿,小栖妈妈很是想念。 她唠叨的说着小栖瘦了,吩咐王妈一定要炖燕窝给小栖补补。 她笑孩子一般的得意的笑着说,“小栖,你看到小柔一定很惊喜吧?” 小栖勉强的笑着,看了小柔一眼,“我的确是非常惊喜。妈妈。你怎么会认识小柔?” 小栖的妈妈看起来很喜欢聪明伶俐的小柔,”是方景观带着小柔过来的,小柔说她认识你,还得到了你不少的照顾。” 小柔天真无邪的小子熬着,“小柔记不得爸爸妈妈在哪里,小柔只记得认识小栖姐姐。” 小栖忍耐的握紧拳头,"那小柔之前在哪里?” 小柔乖巧可爱的回答,“在福利院里,哪里有很多和小柔一样的小朋友。不过,福利院里有一个老师杀死了,好可怕。” 小栖过呢否看到小柔眼底那得以的光芒。她打了个寒战,那个死掉的老师该不会是被小柔杀死的吧? 小柔扑进小栖妈妈的怀里,“阿姨,我真的好害怕。”她的手搂着小栖妈妈的脖子,唇边是诡异的微笑。 小栖知道,小柔是在告诉他,她随时可以杀掉她的妈妈。 她好不容易逃离了暗王的控制,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却没想到小柔也到了这个世界,甚至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仿佛一颗不定时炸弹。 无忧姬和有司的爱都是那么独占。 无忧姬一直喜欢月紫希,她当然不会允许小栖回到阴月王朝。 有司爱着暗王,不惜将巫力催生出的身体送给小栖,让月倾城的魂魄在这身体里复活。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令小栖离开暗王。 闭了闭眼,小栖的心中浮现出月倾城的脸。 月倾城,我该怎么办? 好想你此刻就在我的身边.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小说日志,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八章 怦然心动(2) 九幽、阴月 彭柳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