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他们的故事

摘要: 我见过一个很漂亮的男生,说漂亮是因为他很女生,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偷偷画了他的肖像,到现在还夹在我的书本里。其实,那个时候是在公园里看见他的,他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一只手夹着 ...

   如果你很漂亮,从不缺提款机,那这篇文章你不用看了。

团委活动我们区队看了一个李昌奎的案子讨论,是邻里之间矛盾引起的凶杀案,他爬进受害人的屋里先奸后杀了一个19岁的少女杀害了三岁的小孩,两家还是亲戚关系,法院判的是死缓。公众把此案与药家鑫的案子联系起来,解释是药家鑫针对的是不特定对象,社会危害大;李昌奎是对特定人的犯罪。我觉得这样的解释很牵强,如果单纯杀害没有强奸死缓我可以接受,但是“邻里纠纷”这样的说法就有待商榷。

我见过一个很漂亮的男生,说漂亮是因为他很女生,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偷偷画了他的肖像,到现在还夹在我的书本里。其实,那个时候是在公园里看见他的,他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一只手夹着后脑勺靠在椅上,还有一本不知名的书盖在他脸上睡觉,觉得模样还蛮可爱的,所以才拿出明信片将他画了下来,书掉了下来,他醒了,我也刚好画完,赶紧收拾,望了一下他的脸,我糟,那个人是女人吗?他站了起来拿起书离开,那身影,有一米八高的女生吗?应该稀少吧!

 某次刷最右,有个印像很深刻的视频。大意是说一个女的在菜馆喝肉粥,发现她那碗没肉,便叫老板过来对质,老板说煮化了。那个女的越说越激动居然哭起来了,老板被吓住了说给她免单,那女的说我不是为这个哭,我难过的是我才二十多岁,还因为一碗粥跟别人斤斤计较吵起来了。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啊。

现在对自首的案件有很多,人们对自首的宽大处理也有不同理解,我个人觉得自首应该设定一个期限,如果知道全世界的人都在找罪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保护犯罪人的同时我们是不是也要想到受害人家属的心情。

七夕情人节,那是我的发财日子。当然还有2.14那天。

  第一次看这视频时,我就觉得这和我的人生好像啊。准确的来说,和我们大部分人的人生都好像啊。

法律彰显公平正义,让多数人内心得到平衡,减少不满情绪。

特意拖同学关系从花圃里批了一大堆玫瑰花,包了我整整一个晚上,手都破了,我可怜的那白嫩嫩的小手啊,就此遭殃了。我已经算好了,一朵玫瑰卖十元,包装好看的就十五元,这一天下来起码也能挣个半月生活费吧,但是,千万别让我遇到城管啊!

  每天我们都在喝各种各样的鸡汤,大多数就是女孩子的青春短暂,应该过潇洒,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应该怎么怎么样,还有女孩要投资自己,舍得为自己花钱别人才能为你花钱,各种各样的鸡汤。  

晚上回去时候比平常时间早些,赵芸和丁香正在说什么话,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

穿了件适合这节日的复古连衣裙,不过,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像个七八十年代的大妈,好歹我也是个花季少女。挎着篮子,推个大桶走在大街上开始我的生意,然后随时准备已经练习好的,甜甜的声音,甜甜的笑容说道:“帅哥,给身边这位女盆女买朵花吧!”要是对方买的花,就说一句“买一束更不错哦!”哈哈哈哈……我简直就是奇才!

极速体育直播网,    后来我在外面吃饭,某一天的时候看见对情侣发生了争执,那男生应该是高富帅,那个女生长得也漂亮,身材也蛮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男的甩袖而去,那女的伏在桌子上哭,因为动静有点大,所以餐馆的人基本都看向了那边,女生哭完以后,拿起手机给打了个电话,后来那男生又返回来了,买完单之后带着女生走了。他们走了之后听见餐馆的人议论纷纷,大意就是说那个女生好可怜,是啊,因为他们吵架以后,那个女生连买单的钱都没有,只能等着那个男生来买单。

“谁喜欢丁香了啊?但是她有男朋友得嘛,直接拒绝好了。”

一天到晚,从东街窜到西街,从南门走到北门,哎,这日子没法比,还要处处躲着城管,现在我才懂得那些摆摊的小贩了。我呢,只要看到一男一女走在一起我就会凑上去要求男的买一朵,这个我是知道男生一定会买的,因为面子,男生都爱面子为了面子是不不得不买哈,我见到一个小男孩也卖花,是十岁左右的孩子,不过,他买花的技术够有一套,居然直接抱着大人的腿甜甜地叫着哥哥姐姐买一朵,那人也铁定是看场合不得不买,可是小家伙变卦,要求对方直接买一束了,不然又是抱着对方的腿不放,我靠,这哪个屌丝的孩子,这么牛叉!

       没钱多憋屈啊。

“丁香,告诉小妹吗?”

望着便利店门口站着一男一女不知在干什么,我好死不活凑上去,递了好看的玫瑰要求男的为他身边这位女盆友买一朵时,齐刷刷,两双眼睛转过来瞪着我,我吓了一跳干笑表示无辜,那男的丢了一句说旁边这位女的不是他女盆友时,哇伊卡~这位女的跳了起来叫道也说不是她男友,然后与男的夹着我瞪着对视,敢情的这小两口吵架了。于是我耐心将女盆友改为蓝颜要求男的买一朵时,真是,那两个又瞪着我,我吃蹩地撇撇嘴离开,却被男的叫住了,我马上跑回去兴奋地问道是要买吗?果真买了一朵,当我以为他是要送给他旁边这位女的时,没想到那男的居然送给我,那女的表情简直要把他吃掉,因为他对我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生,情人节却在买花,肯定是没有男朋友的,也没收到玫瑰花吧,来请收下这朵,一定要记住我啊,我叫……”他还没说完就被那女的给揪着耳朵拖走了,名字他说了,我没听到。2013年的七夕节,我第一次收到玫瑰花,还是一个陌生人给的,可花还是我自己的,有点可笑。

   其实这社会对男女的要求挺不一样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每个月能三四千,有份稳定的工作,模样过得去,条子过得去,大家就觉得,这妹子挺不错啊。

丁香看了我一眼。

妈一见到我在画画就很生气的把我那些画全扔了,她不想我画画,我跟她说过画画只是我的一种情趣,没想过当什么画家,可不知为什么她就讨厌,不,应该说恨透了。所幸,夹在书本里那张明信片妈没发现。再次拿出来看看,画面依旧回到当初那个公园,那个睡在椅子上的男生,还有那一本书。

   男人就不同了二十多岁的男人,一个月几千块,除非家底不错,稍微好点的女孩子都嫌弃的。因为二十多岁要考虑结婚买房这些事,你一个男人几千块,啥时候攒得其首付噢,以后买房后还房贷呢,养孩子呢,几千块再升工资能升到哪儿去噢。

“最好不要告诉我,让我慢慢想,说出来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

暑假过去了,迎来的又是九月份开学。听说又调配了宿舍,还好我还是原来待的宿舍。室友换了一个,天杀的,我的自卑又来了,她真的长得很漂亮,是一个打着波浪长卷发的女生,娃娃脸,模样娇/小玲珑令人疼惜,我都一米六五了,个子还算不错了,居然还比我高,我该嫉妒的要命了。

  可家底不错的,又怎么会让孩子去做一个月几千块的工作。

丁香犹豫了一下,估计怕我觉得她们孤立了我:“还是说吧。”

我学得是农业系,这是妈妈的要求,没办法,我得听她的,在我还没确定我的人生之前是应该要听她的,但这不代表我不叛逆,不过我做乖孩子好多年了,这是我的原则。农业系没几个女生,不过也是,因为很少有女生对这行业感兴趣,当然也包括我,

  大家普遍觉得,女孩子挣的是零花钱,男孩子是养家钱。

“是董事长。”

在校外的一间奶茶店里,我放着光良唱的童话坐在里面听着,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还是听得到,这我不管场合。这时我对面坐着的一男一女似乎要吵架了,丫,那女的是我那漂亮的室友,男的看不见面孔

   自从我有危机意识后,我就开始想办法挣钱了。

“我以为董事长喜欢的是赵芸。”我很惊讶。

我听到他们的对话。

我多懒的一个人啊,我学的学前教育专业,刚开始工资不高,只有二千多块钱,但我从开始有了危机意识后,我就开始想办法赚钱了。

“怎么可能是我啊。”

男:把孩子打掉!

  包括我找的兼职,嗯,钱不多,一小时十块钱的样子。

我们没再说这个话题了,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好奇心不强了,我也不关注八卦了,好奇心的下降让我有些失望,对于这种感情的事我是说不得也不能说,因为我只会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

女:不要。

第一,不会很忙,我有时间写东西。

世上我不知道的事太多了,隐藏起来不让我发现,时候到了自然都知道了,对于所谓的往事才能妄加评定,倘若在现今发生的事只叫你动弹不得。往事就是好,可以随便用“如果”、“我觉得”这些虚拟词,又不会有什么歧义,面对当下的,我只能说:“哦,我不懂。”

男:不然想怎么样,把孩子生下来?

第二,有趣,接触不同的人能给我灵感。

周末我们煮了鱼火锅,很开心,调料有些简单但是吃得很幸福。

女:是。

第三,能学到一些新东西,不说有多精通,但能尝试接触。

是因为我太累了吗,闹钟响了也没有起来,上课时候昏昏沉沉,准备考试让我头脑发晕,我的记忆力下降了,或许我就应该多跑几圈。

男:你疯了,你现在还是学生,怎么能把孩子生下来!

现在每个月工资加上做兼职的和爸妈给的生活费,每个月花的几千。我不存钱,我觉得存钱不如花在自己身上来得开心,女孩子不需要存钱啊,存钱干嘛?当嫁妆啊?

给二玲看了写给她的文章,很奇怪的感觉,我放佛看到了那样的一幅画:她很幸福。是稳稳的幸福,就是这样的感觉。然后有些害怕感觉只是感觉,与现实差距太大,害怕听到失望的结果。

女:我可以休学!

  之前有个阿姨说有个男孩子看了你照片,想和你聊聊。我和他微信聊了会儿。读了个211985的高校就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诶,语气满满一副‘我这个高材生看上你这个专科的是你的福气,还不来跪舔我’。

计算机考试上级操作和教师资格证的下午考试冲突了,监考老师人很好,我说明了自己的理由就去考了操作,考试什么的就这样过了,感觉不是很好,这段忙碌的日子终于熬过了,身心疲惫。

男:有病啊,去医院打掉,不然我们分手!

我问他实习工资多少,他说两千。

天气开始转凉了,在这样繁忙的时候钟文在百忙之中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天气冷了,注意加衣,不要感冒了。”

女:说来说去,你还是介意。

我说噢还不错啊。

我笑着回了她两个字:假打。

男:是,我很介意,从一开始就介意!

他说那肯定了,像你们专科女的,以后能拿几个钱,都是靠男人。

选择贫困名单的时候是没有写申请的人去选,我也知道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我不想选大王,一学期的相处我并不觉得她家里贫困,江东大力支持她,理由是她现在在做家教,前几天还生病了,然后提出她给廖队发短信了。

女:那我们分手吧!

我说噢可我赚的比你多。

“你的意思是任何给廖队发短信的我们都要选?那廖队让我们选什么,他自己都可以决定的事。”

男:打掉再分。

然后拉黑了他。

江东后来又说了什么我没听,娜姐说他讲起来大王家真的很惨吧。

女:你没资格让我打掉!

这感觉真爽。

楚浩和郑雨朦争论李米的问题,楚浩提出的理由是李米向他借钱,郑雨朦说李米买的洗发水都是一百多的,然后不便说什么,那时候我觉得郑雨朦也胆大,说这话,楚浩和李米的关系很好,都不怕和李米之间有隔阂,于是我觉得郑雨朦这人挺不错的。

男:那好,分就分!你说的!

 哪怕是现在,在我兼职刷碗刷得手酸时,在别人找我写软文为千字100还是千字80讨价还价时,我也想放弃算了。

大王这段神神秘秘的事原来就是在做兼职,看见她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差点遗忘了她的存在,她应该还是只吃中午那顿饭,中午在寝室外面剧烈运动,下午又接着跑操。二玲说其实大王很介意大家说她胖,所以才一直那么想瘦下来,我说很多东西都是附和品,比如外貌,很多男生长得不高不帅,依然有很多女生崇拜,比如马云,当然也不是因为他有钱,他有钱的基础上是因为他有人格魅力。经过我的洗脑,二玲也觉得外貌不是那么重要,她一直叫嚷着她很黑,我让她看着我心里就平衡了,这点好像没有多大的作用。

周围安静极了,我的手机还飘出光良那生动的浅唱“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故事展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然后笑一下,继续该干嘛干嘛。

娜姐偷偷告诉我我媳妇(蔡桯)的事,她也没有写申请,我觉得这样也好,何必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家里事,为了几千元争来争去,实在没有意思。

那声音还真好听啊,可是因为这首歌,那两个吵架的人转头瞪着我,我知道刚要分手的人听到这首歌是该有点反应,可是,它要放这首歌我能怎么办。不过,我发现新大陆了,那个男的居然是上次公园里遇见的那个很漂亮的男生,亏我昨晚还拿出那张明信片想念他呢!居然把人家的肚子给搞大了,还瞪我,啧啧啧,亏他长了张漂亮的脸蛋,居然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靠不住。而我正纠结着要不要上去将那男的骂一顿,好歹那女生也是我室友,刚想着,那男的起身走了,随后室友也站了起来对我尴尬地笑笑也走了,额,我那个才尴尬呢!

  自己买花戴的感觉其实挺好的。

真真假假没有那么重要了。

那天下起了大雨,我撑着伞走回宿舍时,一道黑影从我身边跑过,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男生,活该你淋雨,刚诅咒完,上帝一定是惩罚那些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所以才让我摔了一跤狗吃屎的姿态,丢死人了,真该趴在地上装晕,我知道那个人折了回来将我扶起,还问我有没有事,我尴尬地摇头,他也没再过问,然后继续他的路。那天,我淋着雨跑回宿舍,不为啥,就为我那套脏湿的校服,我可不想一身脏的撑个雨伞回宿舍,要脏就彻底,可是却害了我感冒一个星期,我要诅咒上帝!

我呢,其实挺矫情的,还有一层想法,就是希望在我遇到喜欢的男生时,周围的人不会觉得我是图他的钱。

中国官僚中的诟病不是只存在官场中,它是遍布在社会中的方方面面,也是人们希望的而且人们自己还不承认。

那天室友回来了,窝在被窝里哭了,我跑过去抽了纸巾递给她,她倒好,哭的更凶了。可怜我那校服啊!然后她说孩子打掉了,怀孕这事她主动跟我说了,她还向我咨询怀孕期间该注意什么,我靠,我又没怀过孕,我咋知道。但我还是细心的上网查了些资料跟她说了番,如今她说孩子打掉了,我抚慰她说那种不负责的男人最好不要了。然后她说,孩子不是她现在男朋友的,是别人。我倒吸了一口气,怪不得上次听到那个人说介意,哪有哪个男人不会介意自己女朋友肚子的种居然是别人的,我开始有些同情那个男人了,不过纳闷既然和前男友分手了,为何还把孩子留下,她没说,我也不会去没问。

有时候也会想想,假如,我是说假如,这辈子我嫁不出去了呢,那我只有靠自己过得好一点。

男女有别。女生会把自己的秘密和男生分享,但是女生之间是相互保密的,女生自认为自己很了解一切,但往往都是受骗的,怪不得统治地球的是男生。

当他出现我面前时,我吓了一跳,当他拿着一本书对我说那是我书时,我更吓了一跳,没错,是我的,正奇怪着,他突然递上一张明信片说这里面的人跟他好像哦,我赶紧抽回来说了声谢谢夹着尾巴逃走,要是知道这里面画的人就是他,他会怎么想,他会自恋,说我暗恋他;还是告我,说我侵犯他的肖像权?烦死了!

哪怕现在不够好,只要努力就好了呀。

我的个性显得太刚毅,我不懂得如何去谦逊,老是自己把自己往刀口上推,长久下来,我让别人也习惯了,了解我的人不必解释,不了解的人更没有理由解释。

室友退了宿舍,她说在校外找了间房子住。其实这段时间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我知道她在外面兼了家教的工作,每天貌似很晚才回来,压根赶不上宿舍管理员关吉大门的速度,所以那家人便请她到家里住,说真的,哪有这么好的便宜,免费住还照旧发工资,幸好是个女主人,如果是个男的,一定不好的名声传来了。真好,这家教不错,改天我也去当家教干干!

有钱就能选择让你真正心动的那个人而不是能给你高质量生活的人。

寝室里赵芸讲二大队的一个女生怀孕了,我们讨论了一番,燕子惊奇到:

农业系啊农业系,我天天刨土挖坑的,弄的我一身黄里,怎么不让我捡个古文呢?还真捡到了,在草坪里,不过不是古文,是钻戒哈,发了发了,一克拉的钻戒,这得花多少钱?这时那位漂亮的男生似乎在草地翻找什么东西,别跟我说是找这个戒指

有钱就能选择你喜欢的工作而不是某个高薪工作。

“那她以后怎么办啊?”

果然真是,他跑过来问我有没有看到一枚戒指,我犹豫了一下,赶紧把手中的戒指藏起来使劲遥头说没看到,然后溜之灰极。

有钱就能买你喜欢的衣服而不是考虑吊牌。

“那男的也太不是东西了吧。”

我懊恼后悔这样的行为,感觉像是做了贼。

努力赚钱,为的是能买下爸妈舍不得买的那些东西,为的是不管喜欢一个富甲一方还是一无所有的人,你都能坦然张开手拥抱他。

“不是师姐她们也讲过实习吗,难道是因为实习时候吗?”

五点,他还在草地上找,看来戒指对他很重要,我走了过去,戒指要还给他,但我不能直接,不然,我就成小偷了。假装陪他一起找,他到也没拒绝,于是在草地上摸索着半个小时,这才冲他大喊说找到了,他跑了过来,一脸兴奋从我手中接过,那感激的模样简直就是伪娘,伪娘这两个字千万不能说出口,不然他铁定揍我。他说请我吃饭代表谢谢,我说不了,我那可是做贼心虚,可是硬他拉去了。

其实深层原因还是我爹告诉我的一句话,你有钱,你就知道诱惑是怎样的,你没钱时,只能心虚的说你经得起诱惑。

“小妹,是和我们一届的,还没有实习,外面开房呗。”

事后才知道,那枚戒指是他那过世的妈留给他,戴在脖子上,被扯掉了。

你看电视上那些非诚勿扰的漂亮姑娘,那一场场等价交换的相亲征婚。

“学校居然都知道了,这么隐秘的事学校怎么知道啊。”

第一次,我亲耳听到他说有多爱她,那个她就是我那搬出去做家教的室友,他说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自己喜欢的女人肚子怀的是别人的种。我说他不够爱她,因为爱一个人什么都不会介意她的曾经。结果马上换来他的瞪眼,真是,又瞪我,这还正不是个好习惯。

不想买名牌的只有两种人,不知道名牌的和买得起名牌的。

“也许同学告密呗,这种事一传十十传百,想让老师知道也很简单,人嘛都是这样,警校也没有不透风的墙。”

听到她出车祸送进医院时,他疯了般赶去,而我也紧紧跟在后,医生说命保住了,但孩子没了,原来她没打掉孩子。

我朋友圈有很多男朋友很有钱的女生,也有很漂亮却当微商当代购的女生。

“各位,我们就此打住,丁香你是有男朋友的人,小心点。”

他天天跑去看她,偶尔我也会带着水果去看看,她出院那天,我看到她那纤细的脖子上带着那枚钻戒,想想也该知道了,这多像电影情节,男主角拿着信物与女主角来个终身。

其实都很辛苦,我不会屏蔽任何一个这种女生,她们都在自己选择的路上杀戮奋勇。

“赵晓芸,你什么意思……”丁香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从此,校园多了他们一道牵手的彩虹,我把这画面深深记下来,第一次,没有看着实物我就能画出来了。

高中的时候,每天披着校服叼着辣条早读的青春洋溢的脸。

“丁香,赵芸也是为了你好嘛,我们那里的老年人说第一个孩子打掉了不孕的风险很高。”

人生在此我也决定了,我要画画,因为喜欢,因为是一种情趣一种爱好,人生很难得能遇到一个知道自己要干嘛的人,依旧还是那个想法,我没想过当画家,只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人,我相信他的人生不会迷茫。

大学后,满校园穿着潮牌的男生和精致妆容的女生,大家真是都长大了。

“丁香,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你有这么关心你的室友应该感到荣幸。”

我也羡慕那些漂亮的,从不缺提款机的女生,可惜我不是。

我们不理丁香额头上的黑线,还在拿这事教育她,她听不下去只好洗漱去了。

我也很想高枕无忧拿张男朋友的副卡刷刷刷,可惜我没有。

很多时候出了这样的事,很多人都是指责女生不自重,太轻浮,忽略了女生在整个过程中的弱势地位,以及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我也很想有人披星戴月屠龙染血来吻我,可惜没有。

《白鹿原》里白嘉轩的母亲说女人就是糊在窗户上的纸,想想还真的是这样,坏了一层扯下来又换上新的。鹿兆谦冲破了婚姻的枷锁,虽然贫困但是幸福;鹿兆鹏的媳妇很可怜,那个时候女人的命运就是如此,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的本分;鹿兆鹏和白灵在一起了,因为彼此信仰不同又分开了,鹿兆海和白灵因为革命牺牲了。大概每本小说里都有一个人们口中的红颜祸水,田小娥即是如此。

那也无妨,别人给自己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收回,只有自己给自己的才能永久。

学校盘查很严,我想与那件事有关,只是出丑的事学校封杀了。

木琼因为和我们不在一个寝室,除了睡觉的时间外,我们都在一起,当然每个周末的时间她热衷于和德珍拉姆一起逛街。

大队微电影比赛,每个区队都要有一个,青春向上的主题,我负责写剧本,倒功负责拍摄和视频剪辑。

我想的很复杂,估计也不敢拍,第一个以性为线索,人的成长伴随着生理发育,这方面的教育在我们的学习中很缺乏,当然很多人的了解除了看书外就是室友之间的脑补;第二寝室的感情,因为有些无聊提出随便打电话,问候别人,居然有一些陌生人愿意倾诉自己的不愉快……在这个人潮拥挤的时代每个人都很孤独,而一个人的浪漫是送给这座城市最温暖的礼物。

微电影比赛忙碌了一段时间,基本上都是倒功和燕子的任务,我们的硬件设施就是手机,自然没有摄影机的强大,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最少的人力物力完成了一个十几分钟的片子,有些还是不错的,有一个是关于爱情的,剧情就是大众化小说,我觉得女主角挺好看的,她们把注意力放在男主上面,熊阿姨问旁边的人那个男主的情况,听到后我吓了一跳。

我开始失眠了,大概是因为夜太安静了吧。

《四手联弹》里说:眼睛里有黑和白,为什么可以看见的部分是黑色呢?

���U�x�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台词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短篇小说:他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