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咏参悟诗三十四首 其六原版的书文[陈振家古诗

水布披肩不用缝,破烂留丢一口钟。倘能狭路逢和尚,定问同修何处宗。——近现代·陈振家《戏咏参悟诗三十四首 其六》

白雪堆三径,红泥砌一炉。棉帘遮劲冷,老酒爇寒躯。醉梦忘生死,等闲看有无。试将心落拓,盘点付操觚。——近现代·崔荣江《雪日爇酒》

夜来岭上万盏灯,幽绿暗红赤白橙。平等心视也一界,未知修到第几层?——近现代·陈振家《戏咏参悟诗三十四首 其二十五》

戏咏参悟诗三十四首 其六

近现代:陈振家

梦里曾经相约,与我共看梅萼。侬却早些时,不肯教人知觉。阡陌,阡陌。飞雪正如花落。——近现代·崔荣江《如梦令 其一 约雪》

如梦令 其一 约雪

讵忍评章墨不公,阊风一样久磨砻。无非烂漫言春事,老杜何由薄粉红。——近现代·崔荣江《桃花九咏 其一》

桃花九咏 其一

身自瑶台舞出,人间换就琼衣。春幻涓流婉啭,醒了花儿。谁听声情里,心乘一曲飞。清响堪应入梦,梦是莺啼。——近现代·崔荣江《雪花飞 为雪儿歌曲专辑所题》

雪花飞 为雪儿歌曲专辑所题

近现代:崔荣江

身自瑶台舞出,人间换就琼衣。春幻涓流婉啭,醒了花儿。

谁听声情里,心乘一曲飞。清响堪应入梦,梦是莺啼。

1

雪日爇酒

近现代:崔荣江

越影分缰朅不来,嘶空孤独剩嬴骀。生身恨未支佳骨,一绝参商两处哀。——近现代·崔荣江《骀之悲》

骀之悲

身自瑶台舞出,人间换就琼衣。春幻涓流婉啭,醒了花儿。谁听声情里,心乘一曲飞。清响堪应入梦,梦是莺啼。——近现代·崔荣江《雪花飞 为雪儿歌曲专辑所题》

雪花飞 为雪儿歌曲专辑所题

早起看天晓,推窗碰柳青。卖花音软数吴声。有女睫帘还眨,眉眼溢清灵。买朵栀白子,幽香鬓上生。学人深巷啭啼莺。许我挼衣,许我撷晨星,许我缀之红袖,添得几多情。——近现代·崔荣江《喝火令平韵十四部 其十一》

喝火令平韵十四部 其十一

近现代:崔荣江

早起看天晓,推窗碰柳青。卖花音软数吴声。有女睫帘还眨,眉眼溢清灵。

买朵栀白子,幽香鬓上生。学人深巷啭啼莺。许我挼衣,许我撷晨星,许我缀之红袖,添得几多情。

1

戏咏参悟诗三十四首 其二十五

近现代:陈振家

壮胆微酲小酒。跑到那人门口。欲诉梦中思,盼盼铁门来叩。难受,难受。答是汪汪小狗。——近现代·崔荣江《如梦令恋爱与结婚四首 其一 拜访》

如梦令恋爱与结婚四首 其一 拜访

东君始乱继相轻,也若尘怀几易更。自把香心斯片片,落花时候恨声声。——近现代·崔荣江《桃花九咏 其九》

桃花九咏 其九

杨柳青,藤萝紫。未漾明眸两秋水。便是芳菲著一园,哪朵花堪驻心底。——近现代·崔荣江《章台柳 其一 犹豫》

章台柳 其一 犹豫

近现代:崔荣江

杨柳青,藤萝紫。未漾明眸两秋水。便是芳菲著一园,哪朵花堪驻心底。

1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戏咏参悟诗三十四首 其六原版的书文[陈振家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