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致世纪病孩

断壁残垣的老屋,像一页页泛黄的日历

  在令人窒息的空气中,如果你

打开尘封记忆。

  还这样苍白,

老屋是爷爷的爷爷留下的

  当我看见你步入我命运的阴影,

如今看不到他们的足迹

  我已朽,你是小孩;

历经了沧桑老屋已经上了年纪

  如果发现我们岁月之链铰在一起,

看着令人揪心苍白的墙壁

  我将跪拜,

几百年前的风,早已吹散了往昔。

  注视你,让死神走向我,

老屋是我婴儿时的襁褓

  让窥视你的幽灵远远离开;

是他温暖了我的第一声啼哭声。

  如果你的手这样苍白弱小,

我默默看着老屋,摸着千疮百孔的木柱

  当你在摇篮

满是感慨

  颤抖,仿佛在等待生长的翼,

我问堂上飞燕为啥老屋不语

  犹如小鸟;

我又问长眠于对面山坡上的爷爷

  如果我看不到你的红润、强壮和欢笑,

爷爷告诉我:你为啥二十年才回来看我一次。

  如果你沉入忧伤的梦境,

图片 1

  如果你不随手关掉

图片 2

  身后那扇门;

图片 3

  如果我看不到你像美女一样

图片 4

  健康、欢笑、矫捷而行,

图片 5

  如果你像

图片 6

  不愿留下的弱小精灵,

  我会认为在这个世界,裹尸布有时

  与襁褓同道,

  你来为了离去,你是带我远离

  的襁褓。

  杜青钢译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