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 萧泰来《霜天晓角》唐诗鉴赏

霜天晓角

  毕生简单介绍

●霜天晓角·梅

  梅  

  「萧泰来」字则阳,一说字阳山,号小山,临江(今新疆忠县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人。绍定二年(1229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举人。宝祐元年(1253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自起居郎出守隆兴府。又曾为都督。著有《小山集》。存词二首。

萧泰来

  萧泰来  

  ●霜天晓角·梅

千霜万雪。受尽寒磨折。

  千霜万雪。受尽寒磨折。赖是生来瘦硬,浑不怕、角吹彻。 清绝。影也别。知心唯有月。原没春风情性,怎么着共、木丹说。

  萧泰来

赖是从小瘦硬,浑不怕、角吹彻。

  春梅是生龙活虎种品格高贵,极有性格的奇花,与松、竹并称“松竹梅”,所以骚人书生竞相题诗赞颂,自六朝以致赵宋,咏梅篇什成千上万,而爱不释手者则相当的少见。萧氏那篇《梅》词,能脱去“匠气”,写出团结的个性,实属来之不易。

  千霜万雪。受尽寒磨折。

清绝。影也别。

  首句即入韵。“千霜万雪”四字就烘衬出春梅生活的举世无双情况。“千”“万”二字极写霜雪降次之多,范围之广,分量之重,来势之猛,既一时间感、空间感,又有形象感、数量感。“受尽寒磨折”一句以“寒”字承上,点出所咏对象:梅。说梅受尽了“千霜万雪”的“磨折”,可以预知诗人所咏,绝非日常的一枝春,而是人格化了的木母,咏物正是写人,梅与人相契相生。“赖是”三句,另赋新笔,极写红绿梅不为恶势力所屈的高贵品格。“赖是”即幸亏,幸是,得亏是。得亏是那副天生的铮铮铁骨,经得住霜欺雪压的百般“磨折”,即即是那“大角曲”中的《春梅落》曲子吹到最终三次(彻卡塔尔,它也全无惧色,坚挺依旧,因为它“欲传春新闻,不怕雪埋藏”(陈亮《红绿梅》诗卡塔尔国呵!“浑不怕”即“全不怕”,写得铿然价响,见解透彻,以锋棱语传出红绿梅之自恃、自信、自矜的神态,而“瘦硬”之词,则是从红绿梅的形象着笔。因为寒梅吐艳时,绿叶未萌,疏枝斜放,故用“瘦”字摄其形;严霜铺地,白露漫天,而梅独巍然屹立,生气蓬勃,故以“硬”字表其质,二字可与林和靖咏梅诗中的“疏影横斜”相伯仲。“疏影”乃虚写,美其气韵;“瘦硬”则实绘,赞其风格,二者齐驱并驾,而传神妙趣实同。

  赖是从小瘦硬,浑不怕、角吹彻。

知心只有月。

  过片以“清绝”二字独立成韵,从总体上把握春梅的特点,意蕴无穷,耐人寻味。“清绝”之“清”有清白、清丽、清俏、清奇、清狂、清高种种含义,但都不外是与“浊”相背之意。“清”而关于“绝”,可知其超脱凡俗的秉性。“影也别”,翻进生机勃勃层,说梅花不仅仅具有“瘦硬”、“清绝”与“众芳摇落独鲜妍”的人头,就连影儿也特别,意味着不相同流俗,超逸出尘,知音难得,自然勾出“知心只有月”一句。得一知己足矣,有月相伴就能够!黄昏月下,万籁俱寂,唯生龙活虎轮朦胧素月与冲寒独放的梅花互相信赖,素月赠梅以疏影,寒梅报月以暗香,诗人虽以淡语出之,但其含蕴之深,画面之美,境界之高,煞是远大。最终二句写红绿梅自命清高、不一样流俗的秉性。花之荣枯,各依其时,人之穷达,各适其性。本来不是春荣的梅花,一腔幽素怎可以向川红诉说呢?又何须让好事者拿去和以美丽取宠的越桃攀亲结缘呢!这里借前人“欲令梅聘木丹”(见《云仙杂记》引《金城记》的故事反其意而用之,不唯有表现了春梅不屑与凡卉争胜的骄贵,诗人借梅自喻的心曲也就不语自明了。

  清绝。影也别。

原没春风情性,怎样共、木丹说。

  《庶斋老学丛谈》说:“此作与王瓦全梅词命意措词略相通。”王瓦全即王澡,其《霜天晓角·梅》云:

  知心唯有月。

萧泰来词作者鉴赏

  疏明瘦直,不受东皇识。留与伴春应肯,千红底、怎著得?夜色。何地笛?晓寒无耐力。飞入寿阳宫里,一丝丝、有人惜。

  原没春风情性,怎样共、越桃说。

那是生机勃勃首写梅的佳作。

  此词上片写红绿梅“疏明瘦直”,不受“东皇”(即花神卡塔尔国赏识,不与百花争胜的好形象,品格确与萧词“略相同”,惟下片则转写落梅之哪处笛,“晓寒无耐力”,虽不讨东皇欢娱,然自有患难与共之人惜其飞坠。那与萧词的“浑不怕角吹彻”及羞与木丹为伍的含意又自有别,两个相较,王词不免要逊一筹了。

  萧泰来词作者鉴赏

萧泰来,字则陽,号小山。临江(军治在今福建清江县临江镇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人。著有《小山集》。《霜天晓角。梅》是她自况之作。春梅是大器晚成种极有特性的花,与松、竹并称;岁寒三友;,长久以来,诵咏者多矣,而手不释卷者则非常的少见。萧氏那篇《梅》词,能脱去;匠气;,写出团结的秉性,谈何轻易。

  总来说之,那首咏梅词是诗人有感而发借物寄兴之作。上下片分写梅的风骨与傲气。傲骨能肩负霜雪侵陵,傲气羞与凡卉争胜。

  那是风姿洒脱首写梅的名篇。

首句即入韵。;千霜万雪;四字烘衬出春梅生活的天下无双意况。;千;;万;二字极写霜雪降次之多,范围之广,分量之重,来势之猛,写出了时间感、空间感,形象感,数量感。;受尽寒磨折;一句以;寒;字承上,点出所咏对象:梅。说梅受尽了;千霜万雪;的;磨折;,可以知道诗人所咏是人格化了的红绿梅,咏物就是写人,梅与人相契相生。;赖是;三句,极写红绿梅不为恶势力所屈的华贵品格。;赖是;即幸而,幸是,亏是。亏是那副天生的铮铮铁汉,经得起霜欺雪压的百般;磨折;。;浑不怕;即;全不怕;,写得铿然价响,见解深刻,表现出红绿梅之自恃、自信、自矜的态度。而;瘦硬;之词,则是从梅花的形象着笔。因为寒梅吐艳时,绿叶未萌,故用;瘦;字报其形;严霜铺地,谷雨漫天,而梅独巍然屹立,生气蓬勃,故以;硬;字表其质,;疏影;乃虚写,美其气韵:;瘦硬;则实绘,赞共品格,二者各具神韵,而传神妙趣实同。

  古代人总计写诗方法有赋比兴两种,但神跡因难点和味道的需求能够在写法上结缘使用,如那首咏梅词就是赋而兼比的。因为在写法上它是以梅喻人。梅的瘦硬清高,实象征人大巴气贞刚,质量高洁,Meg与人格溶成一片,二者切合若神,由此显出无穷意蕴,耐人玩味。观其出语之侃切健劲(如“受尽”、“浑不怕”,“独有”、“原没”、“如何共”等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既不相同于动荡通畅之语,也与和平轻柔之词迥异,故其意思既非飘逸,也非婉转,而是深沉思重,于是便产生这首词沉著明快的明显特点。而霜雪堆放,月华流照,疏影横斜的词境,又发泄超脱凡俗脱俗、清丽精彩的韵致和格调。由此本词在沉著明快中,又略带几分清美俊逸,但那只如多历忧患的勇者眉宇间不时表露的自然俊秀,它与风骚高雅的贵公子浑身的侠气英俊之气是不要相类的。(郑临川 丁稚鸿卡塔尔

  萧泰来,字则阳,号小山。临江(军治在今江苏清江县临江镇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人。著有《小山集》。《霜天晓角。梅》是他自况之作。梅花是生机勃勃种极有本性的花,与松、竹并称“松竹梅”,一直以来,诵咏者多矣,而爱不释手者则非常少见。萧氏这篇《梅》词,能脱去“匠气”,写出自个儿的特性,谈何轻便。

下片以;清绝;二字独立成韵,从总体上把握春梅的性状,意蕴无穷,令人心得。;清绝;之;清;有清白、清丽、清俏、清奇、清狂、清高档各个含义。;清;而至于;绝;,可以看到其超凡的特性。;影也别;说春梅不仅唯有着;瘦硬;、;清绝;与;众芳摇落独鲜妍;的质感,就连影儿别具一格,意味着差别流俗,知音难得,自然引出;知心唯有月;一句。黄昏月下,万马齐喑,唯黄金时代轮朦胧素月与冲寒独放的红绿梅相互注重,素月赠梅以疏影,寒梅报月以暗香,由是,其含蕴之深,画面之美,境界之高自然化出,煞是远大。最终二句写春梅自命清高、分歧流俗的本性。

  首句即入韵。“千霜万雪”四字烘衬出春梅生活的卓绝遭遇。“千”“万”二字极写霜雪降次之多,范围之广,分量之重,来势之猛,写出了时间感、空间感,形象感,数量感。“受尽寒磨折”一句以“寒”字承上,点出所咏对象:梅。说梅受尽了“千霜万雪”的“磨折”,可以知道诗人所咏是人格化了的小黄香,咏物便是写人,梅与人相契相生。“赖是”三句,极写梅花不为恶势力所屈的圣洁品格。“赖是”即幸而,幸是,亏是。亏是那副天生的铮铮铁骨,经得起霜欺雪压的百般“磨折”。“浑不怕”即“全不怕”,写得铿然价响,一语道破,表现出红绿梅之自恃、自信、自矜的千姿百态。而“瘦硬”之词,则是从春梅的印象着笔。因为寒梅吐艳时,绿叶未萌,故用“瘦”字报其形;严霜铺地,大暑漫天,而梅独傲然挺立,生气蓬勃,故以“硬”字表其质,“疏影”乃虚写,美其气韵:“瘦硬”则实绘,赞共品格,二者各具神韵,而传神妙趣实同。

自然不是春荣的梅花,一腔幽素怎么能向海棠诉说呢?又何苦让好事者拿去和以人才取宠的木丹攀亲结缘呢!这里借前人;欲令梅聘木丹;之说反其意而用之,表现了梅花不屑与凡卉争胜的骄贵,词人借梅自喻的情绪也不言而谕。总的来说,那首咏梅词是作家有感而发之作。上下片分写梅的骨气与傲气。傲骨能顶住霜雪侵陵,傲气羞与凡卉争胜。

  下片以“清绝”二字独立成韵,从总体上把握红绿梅的特征,意蕴无穷,令人认识。“清绝”之“清”有清白、清丽、清俏、清奇、清狂、清高级样样含义。“清”而至于“绝”,可以预知其超凡的本性。“影也别”说春梅不止抱有“瘦硬”、“清绝”与“众芳摇落独鲜妍”的人头,就连影儿面目一新,意味着差别流俗,知音难得,自然引出“知心唯有月”一句。黄昏月下,寂然无声,唯生龙活虎轮朦胧素月与冲寒独放的黄红绿梅相互依赖性,素月赠梅以疏影,寒梅报月以暗香,由是,其含蕴之深,画面之美,境界之高自然化出,煞是余音回旋不绝。最后二句写红绿梅顾影自怜、差别流俗的性格。

古代人总计写诗方法有赋比兴三种,但因主题材料和味道的急需,有的时候能够在写法上整合使用。那首词正是赋与比三种写法综合应用的。因为在写法上它是以梅喻人。梅的瘦硬清高,实象征人地铁气贞刚,性能高洁,Meg与人格溶成一片,二者相符若神,因而显出无穷意蕴,耐人玩味。

  本来不是春荣的红绿梅,一腔幽素怎么可以向木丹诉说呢?又何苦让好事者拿去和以美观取宠的木丹攀亲结缘呢!这里借前人“欲令梅聘川红”之说反其意而用之,表现了春梅不屑与凡卉争胜的骄贵,诗人借梅自喻的心怀也可想而知。综上可得,这首咏梅词是作家有感而发之作。上下片分写梅的风骨与傲气。傲骨能担当霜雪侵陵,傲气羞与凡卉争胜。

  古代人总括写诗方法有赋比兴三种,但因主题素材和味道的须求,不常能够在写法上结缘使用。那首词正是赋与比三种写法综合使用的。因为在写法上它是以梅喻人。梅的瘦硬清高,实象征人的斗志贞刚,品质高洁,Meg与人格溶成一片,二者切合若神,因此显出无穷意蕴,耐人玩味。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诗鉴赏: 萧泰来《霜天晓角》唐诗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