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阔宋词情如海,当中莫过九张仲景

九张机

九张仲景,大曲,在《乐府雅词》中有两词,并收音和录音入《钦点词谱》,有据可依的独有此两词。

  (九首)  

此体有二种格式,风流罗曼蒂克种为上下有口号,整曲共十意气风发首。生机勃勃种为前后无口号整曲有九首。有口号者,为正格。

  无名氏  

后人多卓有作用仿,而过多格律不端,因《乐府雅词》仅收音和录音两首,故格律无别所效。

  一

《织女》

  一张仲景,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桃乌鲗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醉留客者,乐府之旧名;九张长沙者,才子之新调。凭戛玉之清歌,写掷梭之春怨。章章寄恨,句句言情。恭对华筵,敢陈口号。

  二

一掷梭心风度翩翩缕丝,连连织就九张仲景。

  两张长沙,行人立马意迟迟。深心未忍轻分付。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向来巧思知多少,苦恨春风久不归。

  三

一张仲景,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

  三张仲景,吴蚕已老燕雏飞。东风宴罢长洲苑,轻绡催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

桃黑鱼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四

两张仲景,行人立马意迟迟,深心未忍轻分付,

  四张长沙,咿哑声里暗颦眉。回梭织朵垂莲子。盘花易绾,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

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五

三张仲景,吴蚕已老燕雏飞,东风宴罢长洲苑,

  五张长沙,横纹织就沈郎诗。主旨一句无人会。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

轻绡催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

  六

四张仲景,吚哑声里暗颦眉,回梭织朵垂莲子,

  六张长沙,行行都以耍花儿,花间更有双蝴蝶。停梭生龙活虎晌,闲窗影里,独自看多时。

盘花易绾,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

  七

五张仲景,横纹织就沈郎诗,中央一句无人会,

  七张长沙,鸳鸯织就又迟疑。只恐被人轻裁剪,分飞两处,一场离恨,何计再相随。

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凭寄相思。

  八

六张仲景,行行都是耍花儿,花间更有双胡蝶,

  八张长沙,回纹知是阿哪个人诗?织成一片凄凉意。行行读遍。厌厌无可奈何,不忍更寻思。

停梭意气风发晌,闲窗影里,独自看多时。

  九

七张长沙,鸳鸯织就又迟疑,只恐被人轻裁剪,

  九张长沙,双花双叶又双枝。薄情自古多告辞。从头到底,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

分飞两处,一场离恨,何计再相随。

  那意气风发组《九张长沙》是织妇、织女相思之词,有追表白情和甜蜜的生存热情和惦念不见的烦懑。那后生可畏组从试春衣写起,由户外写到房间里。有被思念的男人出场。又有“轻绡催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可以见到劳动妇女为须求统治阶级享乐而赶织“轻绡”的被剥削生活。

八张仲景,回纹知是阿什么人诗,织成一片凄凉意,

  第生龙活虎首,年轻妇女新著春衣,到陌上采桑,春光那么的明媚、温暖,“桃乌鲗上,啼莺言语”,明明是人被神奇的春色和黄鹂的啼唱迷住了,却说是“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授予啼莺以人的情愫,更优秀了女主人公热爱青春、热爱生活的心绪。

行行读遍,厌厌无助,不忍更寻思。

  第二首,出现年轻妇女与意中人汇合包车型大巴排场,分明是承载陌上采桑而来。侧重心理描写:男方是“立马意迟迟,”留连不忍离去;女方是“深心未忍轻分付”,深情蜜意糟糕意思表达,“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突显出初恋时风情的忐忑。写得活灵活现传神,笔触细腻。

九张仲景,双花双叶又双枝,薄情自古多辞别,

  第三首,由采桑过渡到织锦。“吴蚕已老燕雏飞”,形象体现时序的推迟和季节更变。“东风宴罢”以下,写宫廷用诺难缬魏ɡ郑为了馆娃宫女换舞衣而倒逼寒女们一马当先织锦,丰盛了词的社会内容。

从头到底,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

  第四首以下,承继“轻绡催趁”写织锦,展开相思之情。在织机的咿呀声中,颦眉暗锁,女主人公心事沉沉。“回梭织朵垂莲子”,垂莲子,是锦上之纹,用“莲”与“怜”的谐音,寄托对爱人的爱惜。接着用“盘花易绾”反衬“愁心难整”,深远写心理活动。就近取譬,用“脉脉乱如丝”表不见心上人时心意之乱。

又一首

  第五首比较含蓄。“沈郎”,指南朝·梁沈约,沈约《寄范安仁诗》云:“梦之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与徐勉书》云:“……百日数旬,革带常应移孔,以手握臂,率计月小半分,以此推算,焉能支久?”言因思念而消瘦。这里的“横纹织就沈郎诗”和“不言憔悴”二句,是借沈约工夫生发出来的。又,汉代苏伯玉妻作《盘中句寄夫》诗,结尾云:“与其书,不能够读,当从当中心周一角”,暗意爱情要从心里产生的意思。“中央一句无人会”借用这一个意思,显出内心孤寂之情。“不言憔悴”二句打点“沈郎诗”,优良用织锦文字寄托相思。波折深沉。

一张仲景,采桑陌上试春衣。

  第六首,仍就所织锦纹抒情。用“花间更有双蝴蝶”,反衬内心孤戚苦恼。“闲窗影里”指阳光悄悄从窗户照进来,于是“停梭意气风发晌”留心望着“双胡蝶”,用行动显示心理。

风晴日暖慵无力,桃乌鲗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第七首,“鸳鸯”也是所织锦纹。成双作对的鸳鸯寄寓美好的情意,是织女心中风度翩翩种对甜蜜的追求的呈现。面临着“织就”了的“鸳鸯”心中产生朝气蓬勃种恐怖。惊恐成衣的时候,将锦上的鸳鸯裁剪分飞,表达对夫妻离散不得团圆的烦懑。

两张长沙,行人立马意迟迟。

  第八首,是就织成“回纹锦字”深意,显得深沉凄清。

深心未忍轻分付, 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第九首,仍从锦纹伸出。“双花双叶又双枝”反衬红尘拜别,总结到“薄情自古多告别”,发出怨思,照料《二张长沙》,收束全篇。“从头到底,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收束全体织锦进程,把相思宗旨言尽,突显出爱情的执著执着,语意诚挚,感染力强。

三张长沙,吴蚕已老燕雏飞。

  以上九首,组成一气贯通的完全。前三首从采桑、送别写到织锦;第四首起,从分裂的锦纹翻出相思之情。心理翻来复去,节奏婉转回环。情真意执,深沉感人。既有民歌之清新自然,富有生活气息,又文彩俊逸,格律精工。比《子夜吴歌》高雅,比《风》、《骚》精晓畅达。是生龙活虎组美观的词章。(陶先淮)

东风宴罢长洲苑, 轻绡催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

四张长沙,咿哑声里暗颦眉。

回梭织朵垂莲子,盘花易绾,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

五张长沙,横纹织就沈郎诗。

中央一句无人会, 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

六张长沙,行行都以耍花儿。

花间更有双蝴蝶,停梭生龙活虎晌,闲窗影里,独自看多时。

七张长沙,鸳鸯织就又迟疑。

只恐被人轻裁剪,分飞两处,一场离恨,何计再相随?

八张仲景,回纹知是阿何人诗?

织成一片凄凉意,行行读遍,恹恹无助,不忍更寻思。

九张仲景,双花双叶又双枝。

朝秦暮楚自古多辞行,原原本本,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

解评:

《九张长沙》最先载于《乐府雅词》共两组,四十首,均为精英之新调,凭戛玉之清歌,写掷梭之春怨,章章寄恨,句句含情。此词富有短小凝炼,含蓄深沉。借物景以言情。同有的时候候摄取民间文艺果胶,使语言清新工丽,词风别有有趣,谌称词界之丰碑。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辽阔宋词情如海,当中莫过九张仲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