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词鉴赏: 吴潜《满江红》唐诗鉴赏

满江红

寥寥大块洪炉里,何物不寒灰。古今微微,荒烟废垒,老树遗台。太行如砺,密西西比河如带,等是尘土。不须更叹,花开花落,春去春来。——后唐·刘因《人月圆·茫茫大块洪炉里》

写旧游,换新愁,婆妇草寒酒醒江上楼。黄鹤矶头,白鹭汀洲,烟水共悠悠。人何在七国春秋,浪淘尽千古风骚。隋堤犹翠柳,汉土自鸿沟。休!来往愧沙鸥。——吴国·罗永世《寨儿令·次韵怀古》

  齐山绣春台  

极速体育,人月圆·茫茫大块洪炉里

元代:刘因

刘因(1249~1293) 南宋资深农学家、小说家。字梦吉,号静修。初名骃,字梦骥。雄州容城人。3 岁识字,6岁能诗,10岁能文,落笔惊人。年刚20,才华精粹,性不苟合。家贫教授生徒,都有成功。因爱诸葛武侯“静以修身”之语,题所居为“静修”。孛儿只斤·元世祖至元十五年应召入朝,为宿州郎、右赞善大夫。不久借口母病辞官归。母死后居丧在家。至元八十七年,元世祖再一次遣使召刘因为官,他以疾辞。死后追赠翰林博士、资政大夫、上护军、追封“容城郡公”,谥“文靖”。大顺,县官乡绅为刘因建祠堂。

刘因

临高台以轩,下有清澈的凉水清且寒。江有香草目以兰,黄鹄高飞离哉翻。关弓射鹄,令作者主寿万年。——两汉·无名《临高台》

临高台

空旷大块洪炉里,何物不寒灰。古今某个,荒烟废垒,老树遗台。太行如砺,恒河如带,等是灰尘。不须更叹,花开花落,春去春来。——清朝·刘因《人月圆·茫茫大块洪炉里》

人月圆·茫茫大块洪炉里

十七年前,曾上到、绣春台顶。双腿健、不烦筇杖,透岩穿岭。老去渐消狂气习,重来仍然佳风景。想牧之、千载尚神游,空山冷。 山以下,江流永。江之外,淮山暝。望中原哪个地方,虎狼犹梗。勾蠡规模非浅近,石苻工作真俄顷。问古今、宇宙竟如何,无人省。——北宋·吴潜《满江红·齐山绣春台》

满江红·齐山绣春台

宋代:吴潜

十五年前,曾上到、绣春台顶。两只脚健、不烦筇杖,透岩穿岭。老去渐消狂气习,重来仍旧佳风景。想牧之、千载尚神游,空山冷。 山以下,江流永。江之外,淮山暝。望中原哪里,虎狼犹梗。勾蠡规模非浅近,石苻职业真俄顷。问古今、宇宙竟如何,无人省。14登高,咏史怀古,抒怀

寨儿令·次韵怀古

元代:张可久

阿不都外力·阿布来提久(约1270~1348随后)字小山(一说名伯远,字可久,号小山);一说名潘嘉俊久肖像可久,字伯远,号小山;又一说字仲远,号小山(《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庆元(治所在今新疆利亚鄞县)人,后汉首要散曲家,剧小说家,与乔吉并称“双壁”,与张养浩合为“二张”。

张可久

扔掉新乡为主忧,北征东讨尽良筹。时来世界皆同力,运去好善乐施不自由。千里山河轻孺子,两朝冠剑恨谯周。唯余岩下多情水,犹解年年傍驿流。——东晋·罗隐《筹笔驿》

筹笔驿

景阳钟动宫莺转,露凉金殿。轻飙吹起韦陀花绽,玉叶如剪。晚来高阁上,珠帘卷,见坠香千片。修蛾慢脸陪雕辇,后庭新宴。——五代·孙光宪《后庭花·景阳钟动宫莺转》

后庭花·景阳钟动宫莺转

十一年前,曾上到、绣春台顶。双脚健、不烦筇杖,透岩穿岭。老去渐消狂气习,重来依然佳风景。想牧之、千载尚神游,空山冷。 山以下,江流永。江之外,淮山暝。望中原何地,虎狼犹梗。勾蠡规模非浅近,石苻职业真俄顷。问古今、宇宙竟怎样,无人省。——北魏·吴潜《满江红·齐山绣春台》

满江红·齐山绣春台

宋代:吴潜

十三年前,曾上到、绣春台顶。两只脚健、不烦筇杖,透岩穿岭。老去渐消狂气习,重来照旧佳风景。想牧之、千载尚神游,空山冷。 山以下,江流永。江之外,淮山暝。望中原何处,虎狼犹梗。勾蠡规模非浅近,石苻职业真俄顷。问古今、宇宙竟怎么样,无人省。14登高,咏史怀古,抒怀

  吴潜  

  十三年前,曾上到、绣春台顶。双腿健、不烦筇杖,透岩穿岭。老去渐消狂气习,重来照旧佳风景。想牧之、千载尚神游,空山冷。山之下,江流永。江之外,淮山暝。望中原哪儿,虎狼犹梗。勾蠡规模非浅近,石苻职业真俄顷。问古今,宇宙竟如何,无人省。

  那是生机勃勃首登临抒怀之作。小编登上云浮城(今安微贵池)西南的齐山绣春台,遥望祖国山川,风光照旧,可是河山原来就有破例之感,从而挑起“故国之思”。

  齐山,位于吉林贵池县(宋属巴中)西南,据《齐山岩洞志》称:此山高虽不逾八十仞,相近不过十里,然有盖黄华之秀,可与武夷、雁荡比类,故有“江南名山之胜”的夸赞。绣春台,在齐山顶上。历代名家,至此多有题咏。汉代抗金老将岳武穆,出师此前,屯兵固原,曾乘月夜登齐山爱晚亭,并留下充满爱国Haoqing的诗文:“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好水好山看不足,马啼催趁月明归。”吴潜昔日曾游此山。此番寻着本人未来的游踪,再登此山,谈古论今,胡思乱想。

  词的上片写登临齐山的今昔之感。词起笔“十五年前,曾上到、绣春台顶。”从现在登此山写起,表达这一次是故地重游。昔日登山的气象如何呢?“两只脚健、不烦筇(qióng)杖,透岩穿岭。”“筇杖”即竹杖。“透岩穿岭”,即抗尘走俗。即十两年前作家凭着一股少年锐气,迈开轻健的两腿,不需依附竹杖,千里迢迢,直接奔着台顶,是如何的跌宕、豪放。那是小说家对昔日云游的深情厚谊回想。看得出作家这时是助人为乐年少,男耕女织,颇为得意的。目前呢?“老去渐消狂气习,重来依旧佳风景。”十三年后,故地重游,风景仍旧美好,而自个儿当初的狂放之气却渐渐灭亡了。当然“渐消”,还从未完全消失。但轻便看出,作家此时的心境是相比较悲戚的。那样,又由眼下程而联想到曾登临此山赋诗抒怀的长辈:“想牧之、千载尚神游,空山冷。”唐杜牧(803─853),字牧之,京兆万年(今黑龙江省杜阿拉市)人。二16虚岁中举人后,曾作过几任御史,官终中书舍人。他早年曾以经邦济世自负,在政治上有相比进步的力主。但仕途不很得意,始终无法抒展抱负。到晚年便纵情声色,为封建上卿中轻狂放荡的第一名。杜牧在钦州上大夫(今广东贵池县)任上(844-846),曾有《八日齐山登高》诗:“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红尘难逢开口笑,黄华须插满头归。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恨落晖。古今中外只那样,牛山何苦独沾衣!”杜牧在此首诗中,由本身登山,联想到了春秋时姜贷费旅游于牛山,北望国都临淄而悲哀落泪、惊叹年华不可能永驻之事。但杜牧要脱身得多,他以为“中外古今只那样,牛山何须独沾衣!”即人生无常,古今中外尽皆如此,大家何苦要像齐成公这样独自感伤落泪呢?但作家吴潜看见前边破碎的版图,严苛的现实性,心思是凄惨得叫人不忍心看的,再未有年轻时的“狂气”了;何况也远非杜牧那么超脱,所以当她想到就算杜牧在千载之下,还来神游故地,将只见到寂寞空山。“空山冷”,是对国事日非的波折反映,是作家主观心理的感想,展现了大器晚成种深沉的消沉感。

  换头处紧承上片“空山冷”而来,写其居山而望。山下江水长流,山北淮山暝暝,中原意气风发带依然被冤家攻下。“淮山”,指淮水两岸的山,宋、金以淮水为界。以江北淮山笼罩在夜色之中,暗喻中原沦陷区乌黑,看出小说家对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父老的深厚同情。“望中原哪个地方”,即哪个地点望中原?作生机勃勃提顿,引人注目。作家站在绣春台上往西方金兵据有区一望,河山原来就有异乎平常之感,毕竟中原在何地吗?弦外之音,中原土地,已非小编有。“虎狼犹梗”,即中夏族民共和国前后敌人还侵夺着,以“虎狼”喻仇人,可以预知作家对异族统治者为害中原的刻骨痛恨。一个“犹”字,注明对深远丧失国土的然则惋惜。面前碰着最近“虎狼犹梗”的切实处境,作家援古证今,提议本人的力主:“勾蠡规模非浅近,石苻工作真俄顷。”“勾蠡”,指越王越王和她的大臣范少伯。越王曾完胜于吴,屈服请和。从此他牛角挂书,并用范少伯、文少禽等整治朝政,十年教训,十年训诲,终于攻灭汉朝。越王复国灭吴,皆因有久远安插,故曰“非浅近”。“石苻”,指五胡十九国时的后赵石勒和前秦苻坚。他们在位时间都相当的短,故曰“真俄顷”。这里暗以石苻喻金国,以为金的当家不会持久。小说家在此大器晚成派提议恢复生机中夏族民共和国须作短时间努力;另一方面也认证只要努力,收复失地是截然能产生的。这展示出诗人对国事的关切和她优秀的政治观念。担心痛的是作家晚年受谗被贬,只可以发出济时忧国的惊讶:“问古今,宇宙竟怎么样,无人省。”古往今来,世间万物兴亡盛衰的道理,又有何人能理解吧?全词以“无人省”作结,颇经久不息。

  吴潜那位西魏爱国小说家,和辛弃疾、文云孙等后生可畏律,平昔主见抗金,收复中原。但其时局都以遭谗受逐,空老毕生。这样,当她深谋远虑,方今光景所引起的感触也就必然和她一生的胸中垒块有关了。那首词就显现了他对国事的关爱,对收复中原的见识。全词平平道来,无“粉泽之工”,给人以豪壮苍凉的方法美感。(葛汝桐)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歌词鉴赏: 吴潜《满江红》唐诗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