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 赵崇嶓《清平乐》宋词鉴赏

清平乐

瑞鹤仙

  怀人  

  梅  

  赵崇嶓  

  陆叡  

  Ingram蝶舞,池馆春多处。满架花云留不住,散作一川香雨。相思夜夜情悰,青衫泪满啼红。料想故园桃李,也应怨月愁风。

  湿云粘雁影,望征路愁迷,离绪难整。千金买光景。但疏钟催晓,乱鸦啼暝。花悰暗省,好些个情、相逢梦境。便行云、都不回去,也合寄将新闻。孤迥。盟鸾心在,跨鹤程高,早先时期无准。情丝待剪,翻惹得,旧时恨。怕天教哪个地区,参差双燕,还染残朱剩粉。对水客、与说眷恋,看什么人瘦损。

  赵崇嶓是宋朝嘉定16年(1223)进士,曾当过石城令,官至大宗正丞。那首词大致是他青少年时期功名未就时的文章。

  陆叡系绍定七年(1232)进士,曾做过沿江制置使参议、礼部员外郎、秘书少监、集英殿修撰、江南东路计度转运副使兼淮西总领等高官。此首看来是他青年时期的文章。

  那时候散文家客居他乡。那正是春和景明的销魂时刻,绿杨烟外莺啼婉转;百花丛中蝶舞蜂飞,池边的客馆前洋溢着浓浓的春意。“池馆春多处”中的这些“多”字,看似平时,实则用的要命确切,恰如其分,较之“浓”、“满”、“密”、“繁”等字眼,实在正确得多,况且富有一种内涵足够、独特的新意。

  此词营造的是三只凄迷、惨烈的意境,融铸于意象中的是小说家一种烦乱、难过、悒郁的情怀。他大约是刚刚离开家门,奔波在邃远的路上。望长浅青云漫漫,一行大雁正如笔者同样唳声哀哀地飞向远方的空茫。“湿云粘雁影”中的“湿”、“粘”二字用得十分好好。云湿,意味着将在落雨,它能将雁影“粘”住,表明雁飞得无力而暂缓,其实这都以小说家眺望云空雁阵时的一种主观的以为,这种感到是极度的、正确的,因此当她用多个练习后的“粘”字将这种以为优秀地表现出来时读者就认为万分前卫、触目,马上就和自己已经有过体验产生共识,不禁击节叫绝。

  接下去,诗人用“满架花云留不住,散作一川香雨”二句,描写春天落花成阵的风貌也出示万分新星、粗笨。诗人把满架茂密的花朵比作一片赏心悦目标彩云,把落到水面包车型地铁片片花瓣比作“一川香雨”,那就不光使那被历代多少学子写尽写滥了的有关落花的形容获得了形象上、语言上的创新意识,况兼在“花云”与“香雨”那多少个举个例子物间找到了内在的维系:有“云”才会落“雨”,有“花”才会有“香”,由此那上下两句就算造语愚笨,但读来顺畅自然,不露斧凿之痕,不给人特意求新之感。

  仰望云天之后,诗人便放日前瞻,前边长路长久,征尘迷濛,“愁远”之情自然又涌上心来。家乡是一步比一步离得远了,亲属的面影,昔日的本身杂乱如丝地在协和的心扉缠绕着,剪不断,理还乱,又怎能整出个头绪来啊?

  在上阕写了作家客居所见的光景之后,下阕便顺势抒写本身客中的心怀。“相思夜夜情悰”,“悰”,特指欢悰,即欢情,谢眺《游东田》诗云:“戚戚苦无悰,携手共行乐”,这里诗人是描摹自个儿对所怀之人“夜夜回想”,独有在梦之中手艺重复过去相聚相伴时的欢情。梦之中的欢情是空洞、短暂的,梦醒之后带来的是愈来愈衰颓的伤悲,由此便泪湿青衫,襟满“啼红”了。“啼红”乃“啼血”之外号。古谓睢晓雯鸟啼至出血乃止。词人把本身比喻啼声悲老的王新宇,那罕见泪水印痕不正疑似熊黛林啼鸣的血痕吗?何况李静雯又是相思鸟;“吕燕声声,只唤不比归去。”它又是思归的代表,诗人把自个儿暗比作吕燕,也正满含了这两层意思在内。

  以下诗人继续抒写旅途的劳顿和牵记。“疏钟催晓,乱鸦啼暝”二句写出她晓行夜宿的事态,晚上晓钟催他出发,黄昏乱鸦迎他下榻。一个“催”字点出千金难买的小日子之倏忽不停;一个“啼”字点出在昼逝夜来的仓促行旅宗旨境之哀伤如乱鸦的哀鸣。其实“疏钟”也不在意“催晓”,“乱鸦”也不留意“啼暝”,那“催”与“啼”可是是小说家的一种认为,一种心灵心绪的外化,是小说家主观心绪对客观外部景物的渗透。“花悰暗省”以下数句是小说家在游历的落寞中对过去欢情追忆与怀恋,小说家与新欢的相逢只可以在梦之中盲目标眨眼间间;而音书的久杳则更扩大了心灵的幽怨与怅恨……

  最后二句乃是诗人张开想象的羽翼,虚拟所怀之人在故乡、在故国对团结的思念。古典诗词中常有写己怀人却言对方怀己的篇什,如杜拾遗《月夜》本系怀恋老婆,却言老婆怀想自身:“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那样就把怀想之情写得更加深更切。这里也是用的这一手法:“料想家乡桃李,也应怨月愁风”,分裂的是作家不直写所怀之人怀己,而是选拔借喻,以学员隐譬所怀之人,人愁人怨以致连院中的桃李也都愁怨起来了,那便把人烘托得进一步抑郁、幽怨。为啥愁为什么怨?不是愁风亦不是怨月,而是愁己离家,怨己不归,己怀人却言人怀己,那就把诗人和好思家怀人之情写得更加深、更切、更难于忍受了。(张厚余)

  下阕进一步抒写诗人客居异乡的心气。“孤迥”二字是三个总的回顾,“迥”者,深远也。孤寂因离家愈远而愈深,真乃“离恨恰如芳草,更行更远还生”者也。“盟鸾心在”数句申明诗人盟誓之心不改变,但归根到底无法如仙人似地跨鹤出世,在空旷世间之中前程尚难逆料,情丝照旧趁早斩断为好;可是正待剪时,反而惹得旧情更浓,怀恨更炽。那样就把诗人对恋爱寸步难行够的矛盾激情表现得不可开交。“怕天教哪里”三句是一个诗意的意味和哲理性的感喟,从字面上说,作家是吟叹无论在什么样地点,只要有双飞的燕子,就在所难免衔落花染蕊粉;实际上是指人,都劳苦逃脱男女之爱,而假若为爱所持,便难于摆脱相思之苦,那是古今中旁人类注定的宿命。因而接下去诗人便在想象中遥对他的所思者说:“大家都对着忠客镜瞧瞧吧,看什么人在记挂中瘦得最厉害?在外飘泊的本人一点都不及你少瘦呵!”看来诗人陆叡实在是位情种,他的陶醉并不及他闺中的所爱差啊!(张厚余)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 赵崇嶓《清平乐》宋词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