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涂叔良朱仲雅二博士原作[黄哲古诗]

君好春芍药,妾好夏池莲。芍药多艳色,春风迷少年。不如莲有实,可以寿君筵。——元代·黄清老《古乐府三首 其二》

耻学山人赴辟书,勇随使者驾轺车。横经久合居高座,上冢应须过旧庐。黑夜文星南斗外,青冥鹏路北风初。来期莫落梅花后,待诏先生席正虚。——元代·黄溍《送傅汝砺广州教授》

贞士多苦节,考槃依涧陲。丛兰佩芳洁,悦怿遂幽期。至德无终逸,明扬膺盛时。兹焉华东阁,俊乂相追随。列宿呈光彩,翔飙清羽仪。皇谟敷禹训,风雅泛周诗。幸俾纤蒙器,叨承陪绛帷。何因永斯好,介尔崇明禧。——元代·黄哲《简涂叔良朱仲雅二博士》

古乐府三首 其二

元代:黄清老

(1290—1348)元邵武人,字子肃。笃志励学,泰定帝泰定四年进士,除翰林国史院典籍官,迁应奉翰林文字兼国史院编修。出为湖广儒学提举。时人重其学行,称樵水先生。有《春秋经旨》、《四书一贯》。

黄清老

吴僧戏笔点生绡,袅袅幽花欲动摇。梦断楚江烟雨外,秋风滦水暮潇潇。——元代·黄溍《题明公画兰》

题明公画兰

湛露晨未晞,秋华被原隰。征途夙已戒,承命履遐邑。桂水寒悠悠,扬帆望不及。川鳞想同泳,羁羽尚云戢。维楫乖素期,临流重于邑。眷然沮溺耦,讵洒杨朱泣。惆怅芳菲情,日暮空伫立。——元代·黄哲《寓官窑候邝雄飞使回不至》

寓官窑候邝雄飞使回不至

凿地通泉入,冰轮隐半规。水涵光澹澹,云度影迟迟。坐引流杯称,书添洗砚宜。蛟龙得风雨,终去跃天池。——元代·黄镇成《三华吴宜甫桃溪十咏 其三 半月池》

三华吴宜甫桃溪十咏 其三 半月池

元代:黄镇成

凿地通泉入,冰轮隐半规。水涵光澹澹,云度影迟迟。

坐引流杯称,书添洗砚宜。蛟龙得风雨,终去跃天池。

1

送傅汝砺广州教授

元代:黄溍

黄溍(1277年11月27日—1357年10月18日),字晋卿,一字文潜,婺州路义乌人,元代著名史官、文学家、书法家、画家。他文思敏捷,才华横溢,史识丰厚。一生著作颇丰,诗、词、文、赋及书法、绘画无所不精,与浦江的柳贯、临川的虞集、豫章的揭徯斯,被称为元代“儒林四杰”。他的门人宋濂、王袆、金涓、傅藻等皆有名于世。

黄溍

湛露晨未晞,秋华被原隰。征途夙已戒,承命履遐邑。桂水寒悠悠,扬帆望不及。川鳞想同泳,羁羽尚云戢。维楫乖素期,临流重于邑。眷然沮溺耦,讵洒杨朱泣。惆怅芳菲情,日暮空伫立。——元代·黄哲《寓官窑候邝雄飞使回不至》

寓官窑候邝雄飞使回不至

荆楚三年客,风尘七尺躯。青蝇点白璧,赤水得玄珠。息谤能无辨,酬恩正勉图。忧勤生逸乐,鱼稻老江湖。——元代·杨弘道《荆楚》

荆楚

山城二月媚晴晖,破暖轻风试裌衣。雨后杏花浑放尽,社前燕子尚来稀。孤怀不奈千愁积,往事真成一梦非。却羡西桥桥畔柳,年年翠色自依依。——元代·杨云鹏《春日西城》

春日西城

元代:杨云鹏

山城二月媚晴晖,破暖轻风试裌衣。雨后杏花浑放尽,社前燕子尚来稀。

孤怀不奈千愁积,往事真成一梦非。却羡西桥桥畔柳,年年翠色自依依。

1

简涂叔良朱仲雅二博士

元代:黄哲

元末明初广东番禺人,字庸之。元末,何真据岭南,开府辟士,哲与孙蕡、王佐、赵介、李德并受礼遇,称五先生。朱元璋建吴国,招徕名儒,拜翰林待制。明洪武初出知东阿县,剖决如流,案牍无滞。后判东平,以诖误得罪,得释归。后仍追治,被杀。尝构轩名听雪蓬,学者称雪蓬先生。工诗,有《雪蓬集》。

黄哲

湛露晨未晞,秋华被原隰。征途夙已戒,承命履遐邑。桂水寒悠悠,扬帆望不及。川鳞想同泳,羁羽尚云戢。维楫乖素期,临流重于邑。眷然沮溺耦,讵洒杨朱泣。惆怅芳菲情,日暮空伫立。——元代·黄哲《寓官窑候邝雄飞使回不至》

寓官窑候邝雄飞使回不至

击柝者谁子,夜天星正繁。绛纱明燕寝,黄耳警豪门。雀鼠耗仓粟,豺狼踰塞垣。客窗求睡稳,嗟尔漫喧喧。——元代·杨弘道《击柝》

击柝

星滩分得小双台,不染东华半点埃。爽气时从仙掌出,青天忽见岳莲开。云根远带桐江水,夜雨新生海眼苔。九朵峰前成屡忆,不随霜鹤寄诗来。——元代·杨维桢《追和鲜于公寄山斋先生钓石诗》

追和鲜于公寄山斋先生钓石诗

元代:杨维桢

星滩分得小双台,不染东华半点埃。爽气时从仙掌出,青天忽见岳莲开。

云根远带桐江水,夜雨新生海眼苔。九朵峰前成屡忆,不随霜鹤寄诗来。

1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简涂叔良朱仲雅二博士原作[黄哲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