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文:一息尚存 爱国爱教

一位中国天主教的主教与世长辞。连日来,从医院到教堂,从国家领导人到成千上万普通群众,都赶来为他送行。他,就是一生爱国爱教的傅铁山主教。 送别现场,回荡着低沉的哀乐,天主教的神长教友们在默诵一段《圣经》:“因为我已被祭奠,我离世的时期已经近了。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这信仰,我已保持。从今以后,正义的冠冕已为我预备下了。” 傅铁山主教的一生是爱国爱教的一生。作为一名天主教神职人员,他始终把个人的命运与祖国的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把捍卫祖国的荣誉和利益作为自己应尽的责任。哲人其萎,其言犹存。记得傅铁山主教说过:“中国天主教在信仰上是纯正的,我们强调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并不是要在宗教上标新立异,我们同世界各国天主教会一样同属基督奥体的一部分。中国天主教尊重世界各国天主教会对本国社会制度、政治体制和文化传统自由选择的权利;同时,广大神长教友也同全国人民一样,坚信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使中国走向富强。中国天主教不为外国势力所左右,坚定地选择了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中国天主教在政治上独立自主的最集中的体现。” 中国宪法明确规定,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支配。这是基于我国曾经长期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和掠夺、有的宗教被帝国主义控制和利用的历史事实,是基于我国信教群众作出的自主选择。服从国家利益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与社会主义祖国同呼吸共命运;适应中国社会的基本国情,做光做盐,荣主益人;融入中国的文化传统,使天主教成为中国文化所接纳、中国人民所欢迎的宗教,乃是中国天主教健康发展的康庄大道。五十多年来,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原则已经融入中国天主教的血脉之中,成为中国天主教安身立命之本。傅铁山主教正是始终不渝地坚守着这一原则。作为中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事业的一位杰出领袖、一位旗手,受到社会各界的欢迎,得到中国天主教广大神长教友的热爱,也得到世界许多国家宗教组织和人士的理解和尊重。连去年因病去世的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生前也明确表示,罗马教廷与中国天主教徒之间“具有宗教性质的纽带,不能损害中华民族的团结,哪怕损害只是微乎其微;也不能以任何形式削弱中国的独立和主权”。 傅铁山主教在最后的时刻所思考的问题是,中央提出和谐社会要共享共建,希望“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那么,首先宗教自身、宗教内部就要和谐。一个“和谐的宗教”而不是一个“冲突的宗教”,才是宗教发挥积极作用而不是释放消极作用的基础。今年春节,在他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他向全国宗教界发出了“发挥优势,共建中国和谐宗教;五教同光,共建和谐寺观教堂”的倡议。中国五大宗教的领袖纷纷签名响应。他把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中国天主教,进一步融入了中国人民共同建设和谐社会的伟业。 我理解了,天主教的神长教友们为什么深情地默诵那一段《圣经》为傅铁山主教送行。这里寄托着他们对傅主教爱国爱教一生浩然正气的无限敬仰,也寄托着他们必将继续高举中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这“正义的冠冕”的坚强决心。

马英林主教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主教团秘书长、昆明教区主教

傅铁山主教一生爱国爱教,在生命最后时刻与病魔进行顽强抗争,为了他所深爱的祖国和教会,含着热泪和深切爱念,走完了他生命的最后历程,用一生并以生命最后时刻那泪光的灿烂,为爱作证。

傅铁山主教的离去,不仅是北京教区的损失,也是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的损失。傅主教生前,作为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的领导者,带领广大教职人员为耶稣基督在中国的福传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老百姓通过傅主教逐渐认识了天主教,改变了天主教在中国老百姓心中的“洋教”形象,可以说,傅铁山主教就是中国天主教界的一面旗帜。 在担任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主要领导期间,傅主教以身作则,要求“一会一团”的全体教职人员认真学习、全面领会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坚决维护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坚决维护国家利益和祖国的统一。傅主教生前谆谆教导我们要做到爱国与爱教的统一,坚持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道路。他曾说: “中国天主教在信仰上是纯正的,我们强调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并不是要在宗教上标新立异,我们同世界各国天主教会一样同属基督奥体的一部分。中国天主教尊重世界各国天主教会对本国社会制度、政治体制和文化传统自由选择的权利;同时,广大神长教友也同全国人民一样,坚信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使中国走向富强。中国天主教不为外国势力所左右,坚定地选择了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中国天主教在政治上独立自主的最集中的体现。”中国天主教界就是在这样的理念下将爱国与爱教有机地统一起来,做到人神共喜。 在担任“一会一团”领导人期间,傅主教十分关心、关注天主教的团体建设和院校建设,高度重视提高年轻神职人员综合素质。首先,他为恢复建立北京天主教神哲学院和修女院费心操劳,神哲学院和修女院建立后,他又亲自给修生、修女们讲授多门课程。其次,他鼓励和支持年轻神甫、修女积极出国进修、培训,并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帮助。在傅主教多年的关心和培育下,一大批年轻有为的神甫、修女已经茁壮成长起来,相信他们将秉承傅主教的遗愿,肩负起天主教在中国传播和发展的重任。 傅主教生前还特别关心天主教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福传事业,并十分关心少数民族神长教友的工作和学习。2006年初,经云南天主教昆明教区全体神甫和修女、教友代表民主推荐和民主选举,我本人当选昆明教区主教。由于我是建国以来,云南天主教第二位自选自圣主教,也是云南天主教历史上300多年以来第一次由云南本省神长教友组织和在本省祝圣的主教,所以得到了傅主教的特别关注。在祝圣仪式期间,傅主教专门发来电报表示祝贺,并鼓励我善尽主教的职责,奉献毕生的力量,带领昆明教区全体神甫、修士、修女和教友,遵守国家宪法,维护国家的统一和社会安定团结,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贡献力量。 我们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的全体教职人员对傅主教的逝世感到十分悲痛。同时,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积极团结和带领全国广大神长教友为实现天主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为中国天主教的健康发展努力。愿主教安息,愿主教的英灵永远护佑中国天主教。

深夜,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预感到我那最可敬的傅铁山主教真的要走完他生命的最后里程了,匆匆赶到医院作最后的握别。 傅主教已重度昏迷。病床边几位护士正紧张地采取各种医疗措施,做最后的挽留。几位医生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测生命体征的显示屏,呼吸、血压、心跳、氧饱和度……,几条曲线在波动,一组数据在跳跃。病房里挤满了人,但安静得听得见每个人沉痛的心跳。 我满含热泪抬起头来,看到摆放在床头、与主教日夜相伴的那张照片。那是胡锦涛主席与傅主教的合影。共和国的主席与一位主教的手紧紧相握,四目相望,深情满怀。正是这张照片,鼓励着主教与病魔作最后的抗争。 奇迹发生了。当中央领导同志赶到病床边,俯身在傅主教耳边轻轻呼唤时,傅主教的手竟然从被子里伸出来,与中央领导的手紧紧相握。 奇迹发生了。当神甫、修女们纷纷赶到傅主教的床前,低声呼唤着主教的圣名----弥额尔主教、弥额尔主教,作最后的惜别时,一粒粒泪珠,竟悄然在傅主教的眼角滑落……。 护士说,“处于弥留之际的傅铁山主教,生命的体征已非常微弱,重度昏迷中对剧烈的疼痛已没有反应。”但弥留之际的他,却还在以尚存的最后一丝气息,向人们倾诉一位宗教领袖对自己的祖国、对中国的天主教会诚挚的热爱和无尽的眷恋。 医生说,“这是一位圣人”。是的,一位终生都在爱国爱教的圣人,一位一息尚存也要爱国爱教的圣人。 我与傅主教是忘年之交。他虽然担任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依然平易近人。我常去看望他,就宗教工作,特别是天主教工作中的一些大事和疑难问题向他请教。去年以来他身体一直不好,只能住在医院里。我几乎每周都要去看看,聆听他关于宗教工作,特别是天主教工作的重大思考。对他的逝世,我虽有心理准备,但当他真的离开我们了,仍然十分难受,不能接受,不敢正视。傅主教是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很多事让人感动、怀念。 2000年8月,傅主教率中国宗教代表团赴联合国出席“世界宗教领袖和平千年大会”。我是代表团顾问。他在大会上那洪亮声音依然萦绕于我的脑海:“现在,是行动起来,结束宗教被亵渎、被冒充、被扭曲、被利用的悲剧,还宗教以本来面目的时候了!也是发挥宗教领袖的道德和精神力量,推进世界和平的时候了!”他在大会上代表中国宗教界提出的两项主张依然为我们、为中国宗教界所牢记:“高扬和平旗帜,维护宗教的纯洁性;提倡宽容与和解,创造和睦共处的环境。”他向大会所作出的呼吁依然在世界回荡:“当新千年的曙光即将普照大地的时候,让我们一起为世界和平祈祷,愿我们的祈求带给这个世界一个新的开端,愿世界充满和平与欢乐不再是一个遥远的梦。”这次出席世界宗教领袖和平千年大会,傅主教时时牢记自己的祖国,维护祖国的利益。达赖喇嘛被大会拒绝参会引起关注,某国际知名电视台直播了对达赖的采访。中国宗教代表团向该电视台表示不满。为了弥补这一过错,电视台称也可以用一小时采访中国宗教代表团的团长,向全世界直播。怎么办?接受不接受采访?宗教问题十分敏感,该电视台的记者又是出了名的刁钻,我方没有时间做充分准备,只能即席作答,随机应变。采访时一言不慎,可是天下皆知啊。傅主教只说了两个字,我去。当晚直播,只见穿着大礼服的主教端坐正中,神态安祥。一个个问题对答如流,令人折服。爱国爱教一身浩然正气,亲切随和。一种人格魅力,不知不觉感染着每一个听众。中国宗教领袖的出色表现,受到与会者的广泛赞誉。 这两年,傅主教每次与我谈到中国天主教教会的发展问题,都要提到年轻神甫、年轻主教的培养、教育。他常跟我说的一段话是,“中国教会现在正处于新老交替、新老合作的发展阶段。我们要继续加大力度,培养一大批德才兼备,符合时代要求的优秀的中青年神职人员,要努力推进中国天主教自选自圣主教工作,务必使中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事业后继有人,把爱国爱教的伟大旗帜一直扛下去。”主教还以《圣经》的话----“因为人子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来服事人,并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来要求和勉励自己。主教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他为中国教会的发展,为年轻一代神职人员的成长呕心沥血,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把生命都献给了他所热爱的祖国和教会。 2006年圣诞节,傅铁山主教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医生要求他在医院静养,不同意他出席任何活动。但傅主教怀着对中国教会和神长教友深切的爱,与病魔做最顽强的抗争,在这特殊的时刻,执意要去教堂看望教友,降福他们、祝福他们,也嘱咐大家走好爱国爱教的路。平安夜的晚上,傅主教在人们的期盼中来到北京市宣武门主教座堂,与教友互祝圣诞快乐,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看兄弟们同居共处,多么快乐,多么幸福!我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大家都怀着一颗崇敬的心默默进入了平安之夜。我们现在提倡构建和谐社会,我们教会在过圣诞节,圣经上记载,牧童听到天使高唱‘天主在天受光荣,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相信今天聚在堂里的教友和教外朋友都是心地善良的人,都会分享天上的平安和人间的和谐。平安之夜是和平之夜,也是和谐之夜。祝福大家圣诞快乐,新年纳福。祝愿我们的教友家庭都成为和谐的家庭,祝愿大家蒙受天主的降福。”他强撑着病体,站在台上,缓缓地、深沉地讲完这段话。他的一言一行,都在彰显着生命的力量,彰显着爱的力量。在场的教友不禁热泪盈眶。 春节前,我再次到医院看望他,傅主教在病床上与我商议他的“五教同光、共致和谐”的理念。他说,中央提出和谐社会要共享共建,希望“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宗教要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发挥积极作用,首先宗教自身、宗教内部就要和谐。一个“和谐的宗教”而不是一个“冲突的宗教”,才是宗教发挥积极作用而不是释放消极作用的基础。春节团拜期间,贾庆林主席接见五大宗教团体负责人。傅主教不顾医院一再劝阻,在护士的搀扶下来到团拜会上发言,向全国宗教界发出了“发挥优势,共建中国和谐宗教;五教同光,共建和谐寺观教堂”的倡议,提出,“五教同光共致和谐,崇尚美德同铸文明,悯悲拔苦齐倡慈善,不忘国殇力促统一”。五大宗教领袖纷纷签名响应,贾庆林主席高度赞赏。 大年初一,我到医院看望傅主教,并给他老人家拜年,他拉着我的手说了很多知心话,畅谈他一生爱国爱教的历程,总觉得自己做得太少了、对自己的祖国做得太少了。他那对祖国、对教会的诚挚爱恋浸透于每一句话、浸透于每一个眼神。他一次一次深情地转眸回望摆放在床头的那张胡锦涛主席与他的合影。此情此景,始终令我难以释怀。 《圣经》说,“因为我已被祭奠,我离世的时期已经近了。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这信仰,我已保持。从今以后,正义的冠冕已为我预备下了”。傅主教以其对祖国、对人民、对教会无私的爱念,把一生都献给了伟大的祖国,献给了他所热爱的教会,完成了天主交给的使命。他那份对祖国、对教会的深切爱念,他那份睿智和勇气,留给我们无限思念。傅主教弥留之际,病房里的每一个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测生命体征的显示屏,呼吸、血压、心跳、氧饱和度……,几条曲线在波动,一组数据在跳跃。我突然感到,这一刻,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卫星即将发射,一个伟大的灵魂即将升腾,带着他对自己祖国无限的忠诚,带着他对中国教会无尽的爱念……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极速体育直播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叶小文:一息尚存 爱国爱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