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瑞元的华阳之败:曾被Chen Geng背着撤退几里_军

广州国民政府岌岌可危蒋介石挥师东征

1925年10月14日,广东国民政府组织第二次东征讨伐陈炯明叛军,东征军经过30个小时的浴血奋战,攻克了号称“固若金汤”的惠州城,取得了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时期的第一个辉煌军事胜利。

1925年10月27日,进军途中的黄埔第二次东征军在华阳镇和陈炯明叛军激战,遭到了自讨伐陈炯明战斗以来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败绩。事后蒋介石曾说:“华阳一役,为成败大关键。”

1925年6-7月间,代行大元帅胡汉民在广州大本营召开中央政治委员会会议,制定政府组织法和组织方案。7月1日,国父孙中山创立的广州大元帅府正式改名为“中华民国政府”,规定“国民政府受中国国民党的指导监督,掌理全国政务”。7月6日,国民政府设立军事委员会为全国高军事决策与指挥机构,统一指挥全国陆海空军,并聘请苏联顾问加伦将军为高等军事顾问。

国民政府第二次东征军于1925年10月1日从广州向东江地区进发,主要以国民革命军第一、第二军为骨干,并将其编成三个纵队,总兵力3万多人。时任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兼任总指挥,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兼任东征军总政治部主任,苏联军事专家罗加觉夫、切列潘诺夫任顾问。

随着1925年10月惠州之战的胜利结束,蒋介石率领东征军总指挥部10月20日由惠州启程,于下午抵达平山。21日,平山农会及工商学界开会欢迎国民革命军。蒋介石十分感动,致谢辞说:“陈、杨残民以逞,惨无人道。革命军为人民除害,得力于人民相助。”

8月18日,军委会将统辖的各地方军统一组建为“国民革命军”,初总共5个军:黄埔军校学生军改为第一军,由黄埔军校校长、粤军总参谋长蒋中正任军长;建国湘军一部改为第二军,湘军总司令谭延恺任军长;建国滇军改为第三军,滇军总司令朱培德任军长;建国粤军大部分改为第四军,粤军第一师师长李济深晋升为军长;原大元帅府“福军”改为第五军,福军总司令李福林任军长。后来,建国湘军另一部改为第六军,由大元帅府陆军次长程潜任军长。蒋介石、谭延恺、朱培德同时也是军委会8位委员中的3人。

惠州城是东江重镇,更是陈炯明部扼守的一个重要据点,被当时的人称为“南方第一坚城”。在第一次东征时期,滇桂联军无法攻克此城。蒋介石采取中间突破,直捣惠州的作战方针,因此,惠州成为东征军打击的第一个目标。

正当黄埔东征军前进之际,盘踞海南的军阀邓本殷为策应陈炯明,竭尽全力向广州进攻。蒋介石与李济深商议后决定,由李济深率部分兵力回援广州,而蒋介石率领一个独立旅及两个补充团左右的兵力继续前进。蒋介石见东征军第一纵队、第三纵队进展顺利,调第一纵队第三师为自己所在的第二纵队的前锋。

7月中旬,陈炯明不甘心被蒋介石指挥的第一次东征打败,再次卷土重来,占领了东江地区,其主力杨坤如部攻占了惠州。9月27日,叛军先头部队攻占距广州仅有150公里的平山,而邓本殷叛军则在广东南部地区盘踞捣乱,广州国民政府岌岌可危。

叛军在惠州的指挥官名叫杨坤如,为了对付东征军,他将部众分为四个旅,其中两个旅2000多人用于固守惠州城,其余一个旅留守惠阳,另外一个旅驻守惠州与惠阳之间。另有叛军3000人配合,驻守在东门外水井街一带。杨坤如命令部下将各城门用大石封死,只留一个东门开放,并在水上架设了浮桥,作为将来逃跑的退路。

奉命而来的第三师原属于粤军许济旅,1925年8月26日,广州国民政府将所属部队一律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其中以黄埔军校为骨干的党军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由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兼任军长。9月20日,由原来的建国粤军第二军整编成立第三师,编入第一军,由谭曙卿任代理师长。

9月28日,国民政府决定第二次东征,讨伐叛逆陈炯明,任命蒋介石为东征军总指挥,何应钦、李济深、程潜分别担任一、二、三纵队队长,首先攻打惠州。

在进军途中,蒋介石曾给杨坤如发去一电,劝他“审时度势,所部即刻退出惠州城,允暂驻白芒花一带,许以自新,免得兵戎相见”。但杨坤如不仅不降,反而贴出一张“蒋贼中正,谋国不忠,实行共产,扰乱广东”的四言韵语布告,誓与东征军对抗。

虽然新成立的第三师训练时间不过一个月,但在东征的战斗中确有上佳表现。如在惠州之战时,第八团的敢死队员奋勇进攻,付出了巨大伤亡。10月20日,国民政府发出命令说,第三师代理师长谭曙卿、副师长兼第八团团长陆瑞荣“身先士卒、摧坚破敌,诚不愧忠勇军人之模范,交军事委员会从优议奖,以昭激励”。

惠州天险易守难攻叛军头领拒绝劝降

10月11日,东征军中路攻城军进入惠州城郊,扫荡了外围守敌,形成对惠州的包围,同时占领了可以俯瞰惠州城的制高点飞鹅岭。为了摸清敌情,第一纵队指挥官何应钦与第二师第四团团长刘尧宸及苏俄顾问切列潘诺夫等人还到距惠州城300米之外的下角阵地侦察地形。指挥部遂决定将总攻时间定在10月13日上午9时30分。为尽快攻克惠州城,总指挥部还组织了一支650人的攻城奋勇队,大部分队员是共产党员。

布置妥当后,蒋介石遂跟随谭曙卿的第三师推进。27日下午,东征军指挥部到达羊高圩,此地距华阳约20余里,忽然接到前方谭曙卿派通信兵送来一份急报,内称第三师被敌军包围于距华阳10余里的塘湖地区,形势危急。

广东惠州攻城战是关系此次东征成败的关键,蒋介石亲任总指挥,以何应钦指挥的第一纵队为主力攻城,李济深第二纵队以粤系第四军为主,配合黄埔系何应钦第一纵队作战。惠州三面环水,墙高水深,加之城南又有飞鹅岭作屏障,易守难攻,素称“南中国第一天险”,并由陈炯明手下有名的骁将杨坤如任城防司令。东征军只有先攻下惠州,才能彻底打跨陈炯明叛军的嚣张气焰。

针对惠州城墙非常坚固险要的实际,蒋介石决定炮火集中攻打北城门,待炮火奏效以后,步兵再迅速爬城。炮击的主要目标是城内敌人的炮兵阵地、敌军司令部、东门桥、北门城上的敌人军棚、北门、南门和西门。

总指挥蒋介石在惠州城郊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先向惠州守敌展开政治攻势,争取杨坤如投诚并让出惠州;同时由何应钦对周边地形做进一步侦察,选定攻城方向和设置炮兵阵地,并制定具体攻城计划。何应钦派人侦查敌情后,跟指挥部高级军官进行反复研究,决定以便于隐蔽和前进的惠州城北门为主攻方向,南门和西门为助攻方向。

13日9时30分,东征军准时开始炮击,从广州起飞的国民政府飞机也飞临惠州上空散发宣传品。至午后1时许,北门城楼已被摧毁,城墙也被轰开缺口十数处。下午2时,何应钦见状,便下达重点攻击北门的命令,以第一纵队第二师刘尧宸的第四团担任主攻。二师四团在距城墙2000米以外的地方开始冲锋,遭到未被炮火摧毁的敌机枪扫射,死伤惨重,至下午3时,攻击西、北门的前线步兵才冲到城下。下午4时许,敌方城上火力为东征军炮火所压制,射击开始减弱。何应钦下令刘尧宸说:“现在天将傍晚,野炮炮弹所存无几。若不于此时登城,则无登城之机会矣。”刘尧宸当即指挥部队爬城,但五次冲锋皆未奏效,刘尧宸等牺牲。下午5时30分,何应钦见伤亡过重,只好下令停止进攻。刘尧宸的遗体被四团连长陈明仁背下战场。

陈炯明麾下军长杨坤如,是地地道道的惠州人,出身于广东东江一带的绿林土匪。收到东征军的劝降书,杨坤如自恃惠州有坚固的城防工事,自己也率军打过许多仗,此次又有居高临下的火力优势,并不把初出茅庐的黄埔学生军放在眼里,因此拒绝向蒋介石投降。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步炮协同飞机助阵重炮猛轰克敌制胜

  • 安哥拉罗安达:堪称世界上最贵的城市2014-03-31 16:12

10月13日上午,东征军总指挥部下达攻城命令,同时炮轰惠州城北门和西门,坚固的北门城墙被炸开一个大缺口,东征军士兵扛着登城云梯,潮水般冲上前去。等东征军冲近,杨坤如才命城上居高临下的轻重机枪手疯狂扫射,东征军士兵不断倒下,但勇士们前赴后继,不断冲锋攀登。一直战到晚上,何应钦再一次组织冲锋,4团团长刘震宸亲率敢死队冲锋牺牲,几个副营长也负了伤,还是被敌军击退。

蒋介石在城外临时指挥部听取了何应钦的战斗汇报后,决定加强炮击,跟手下众将重新制定了一个“步炮协攻”的作战方案。14日下午3时,蒋介石下令再次总攻。东征军2架飞机飞临惠州城上空,轰炸敌军阵地,投下促降传单,并炸断了合江口上的浮桥铁锁。

炮兵营营长陈诚指挥山炮连近距离炮轰,惠州全城炮声隆隆,震天动地。有一颗炮弹,恰好飞到惠州公园杨坤如的指挥所旁爆炸,弹片削去了杨坤如的半边耳朵,副官和几个侍卫当场丧命。这时,参谋跑过来惊慌报告说,北门、西门均遭到重炮轰炸,南门也遭炮击,几处机枪阵地被摧毁,北门城墙被炸开一个大口子。杨坤如吓得面如土色,惊慌失措。

东征军的猛烈炮火刚停,隐蔽在北门附近四周围的敢死队队员扛着云梯冲出,倒下一批,又一批冲上前去,纷纷奋勇架梯攀登。激战中,黄埔学生陈明仁运气好,举着军旗,第一个登上惠州城头。此时,惠州敌军得知杨坤如丢弃全军,自己一人先逃跑了,怨声四起,心无斗志。东征军迅速冲入城内,将杨坤如叛军全部消灭,俘虏6000余人,克复惠州城,东征军伤亡400余人。

蒋介石运筹帷幄肃清叛逆广东统一

克复惠州城后,蒋介石把总指挥部迁入汕头,并指挥东征军直捣陈炯明老巢兴宁,接着一鼓作气收复东江。11月6日,蒋介石向广州国民政府发出《收复东江通电》。国民政府和军事委员会以及各国府委员纷纷发来贺电,嘉奖蒋介石和东征军的功绩。

蒋介石再下令粤系第四军陈济棠第11师继续向汤坑、高陂、饶平方向追击陈炯明叛军。11月7日,陈济棠率军克复叛军占据的后一个城市饶平,陈炯明残部逃入福建境内。

此时,陈炯明叛军虽被消灭,邓本殷叛军还在广东南部骚乱。11月初,蒋介石委任第四军军长李济深为南征军总指挥,追剿邓本殷叛军。南征困难重重,南部属于广东广西两省的交叉地带,地形复杂,有山有海,岛屿众多,便于匪军潜藏;而且攻打海南岛须进行渡海作战,盘踞在岛上的军阀不只邓本殷一人。李济深亲自请广西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派来新桂军,在南部密切配合协同第四军剿匪作战。李济深又委任属下的旅长张发奎为渡海司令,命张发奎做好各项渡海准备。12月4日,李济深率南征军一举攻下雷州。

1926年1月17日,旅长张发奎率领朱晖日、云瀛桥两个团,以木帆船渡琼州海峡,直捣邓本殷老巢。22日,南征军胜利克复海南琼州。至此,在蒋介石的领导和总指挥下,在粤叛逆全部被肃清,广东省获得统一。消息传出,举国振奋。

本文由极速体育发布于古文语录,转载请注明出处:蒋瑞元的华阳之败:曾被Chen Geng背着撤退几里_军